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2020.05】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整体性逻辑
2020-11-11 15:53:06 来源:《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5期 作者:孙倩倩 岳伟 【 】 浏览:124次 评论:0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对国家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发表了重要讲话,进行了战略性思考,为中国发展勾勒出美好而完整的蓝图,形成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一、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的现状述评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被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后,国内外学术界围绕这一创新理论进行了多维度、多层次的研究,目前学者们的代表性成果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关于时代背景的研究。任何思想都是生成于特定时代情境与历史条件的,而不是凭空产生,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形成背景的探求是首要前提。齐卫平从国内环境出发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我国改革开放实践的产物。田克勤则基于国内外两个局面,指出新的世情、国情、党情和中国共产党面临的现实挑战是提出的时代背景。江波同样从内部和外部两个方面出发,提出把握新时代的特点是形成的现实基础,把握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是重要依据,把握世界发展的主题是外部条件。(2)关于生成渊源的研究。在这一方面,学者们基本达成共识,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的具体实践、世界文明成果这三个方面共同构成了来源。林建华从历史渊源的角度指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生发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历史、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历史与党的发展历史。郭云泽、刘同舫以理论渊源的角度着重从立场、观点、方法三个方面探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继承与发展。美国学者蒂莫西·奇克(Timothy Cheek)和加拿大学者王大为(David Ownby)也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习近平新思想的关键元素。何毅亭进一步指出,在创新性的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同时,也创造性的继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3)关于主要内容的研究。随着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内涵逐步深入的研究,学者对主要内容的挖掘不仅局限于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八个明确”和“十四个坚持”。张传鹤、韩庆祥分别指出其核心内涵是论指导思想、论新时代、论军队和国防建设、论外交、论党的建设等“九论”和历史方位论、人民中心论、两大布局论、强军战略论、深化改革论、强大政党论等“十论”。国外学者多是结合自身研究领域,从经济、政治、政党、外交等具体方面阐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内容。比如格里·格罗特(Gerry Groot)、罗吉尔·克里默斯(Rogier Creemers)分别就习近平强调的协商民主、网络政治参与展开热议。苏珊·特雷克斯(Susan Trevaskes)和戴杰(Jacques DeLisle)等针对习近平时代的依法治国举措、法治发展模式进行了探讨。(4)关于逻辑结构的研究。有些学者跳出概括式的研究视角,尝试从内在层次和逻辑进路进行研究。魏一明、张占仓从理论逻辑出发,阐述了理论渊源、理论内涵及其内在逻辑关系。包心鉴阐释了理论逻辑和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王天民等则认为时间逻辑、科学逻辑、民本逻辑、空间逻辑构成了特有的有机协调。总的来看,现有的研究成果为深刻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提供了多维角度和多元方法,但尽管有一些国内学者关注到其内在逻辑,专门就逻辑整体性展开的研究仍有待厚实,国外学者更没有以“大历史”的视野进行全面把握,甚至出现片面、割裂的误读,故而,基于整体性视域的研究存在可延拓的空间。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从总结历史经验、解决现实问题、锚定发展趋向的时间整体性和治国理政全领域、全方位的空间整体性出发审时度势,所形成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科学体系宛如“一块整钢”,既是一个综合性的体系,其内在又是环环相扣、逻辑鲜明的,彰显出集成性与系统性的特质。“逻辑的方式是唯一适用的方式”,对事物的认知应在精准把握外显客观情况的同时,又自觉遵循内在矛盾演化规律及逻辑理路,厘清时代逻辑、内容逻辑、价值逻辑及其形成的逻辑结构整体性,对于深刻领会思想的历史底蕴、理论精髓和价值指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时代课题的整体性:历史、现实与未来相链接
       恩格斯指出:“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马克思主义理论注重在历史溯源中把握事物发展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从而挖掘事物的内在本质和前进方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也是党的时代课题目标的集中指向。围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时代课题目标,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基于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历史进程中的艰辛探索,沿着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脉络进行演绎,体现了时代课题转变与接续的有机整体性。
       (一)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延续
       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由衰转盛的170多年历史、中国共产党领导伟大社会革命的近100年历史、建国以来的70多年历史和改革开放以来的40多年历史铺垫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基底,建党、建国、改革开放等一个个大事件讲述着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凝神聚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奋斗故事。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就积极投入到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中,其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将散乱的旧中国组织起来,使中国面貌焕然一新,从根本上扭转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命运,成为民族伟大复兴的开端。继而,三大改造的完成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正式确立等又为我国改革开放奠定了重要的经济基础、政治基础和制度前提。改革开放之所以被习近平称为“一场伟大的社会革命”,正是基于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的承继关系和辩证统一,“革命”和“建设”为在改革开放这一新的历史时期所开创的中国道路提供了物质基础和宝贵经验,同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课题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得以接续,彰显了历史逻辑相承性、制度探索一贯性、文化文明延续性。总起来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党带领人民不断把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推向前进的历史,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进程中凝练而成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历史和时代发展的必然规律,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必然选择,并继续在改革开放新征程上不断得以锻造。
       (二)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使命接力
       伟大飞跃植根于伟大探索,伟大探索接力迈向伟大新征程。“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使命接力,同样是时代课题的传递和延续,体现了习近平对“中国梦”的伟大坚守,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飞跃的殷切期望。
       坚持艰苦斗争顽强站起来。民族独立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根本前提条件,因而,让中华民族站起来成为中国共产党的首要历史使命。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经过28年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夺取了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起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从此站立起来,继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经济、军事、外交上的地位同政治地位一道得到了根本扭转。
       开启改革开放逐步富起来。人民翻身解放后就要解决温饱问题,中华民族富起来成为中国共产党面临的第二大历史任务。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历史积累,中国摆脱了积贫积弱的落后国家形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中国奇迹”,发出一次又一次的“中国震撼”,这昭示着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使中华民族从贫困到温饱、从温饱到小康、从总体小康到决胜全面小康,一步步达致“富起来”的目标。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脱贫攻坚、城乡统筹、区域协调发展等方面取得了新成就,在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构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体系的同时,更加强调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接续时代使命渐次强起来。“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关键是推动中国由大变强。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确立了“四个现代化”的建设任务,党的十三大将邓小平同志关于“温饱、小康、基本实现现代化”的构想正式确定为“三步走”战略。基于“站起来”和“富起来”为“强起来”所积蓄的力量,新时代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仅是历史的延续,更是在惠及人群、覆盖领域方面有了更大的跃升。习近平以辩证唯物主义的深厚理论和大历史观的深邃眼光分析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重点把握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着眼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对现代化强国的实现进行了“两步走”的新战略规划,在新时代践行着使中华民族不断强起来的使命担当。
       (三)时代课题目标的同向与统一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发展形态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逐步成熟和发展提供了历史场域,并布置了不同的时代任务。革命、建设、改革的过程延续性意味着中华民族经历了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主体性身份重建,承载着几代中国共产党人“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探索出具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推翻“三座大山”,实现国家独立和人民当家作主,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从中提炼和总结出的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个理论形态,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库的“伟大武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在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同志为代表的几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接力奋斗中继续发展,结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大理论成果。在中华民族由富转强的关键时期,习近平立足“站起来”“富起来”之基、回答“强起来”之问,接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接力棒,围绕这一光荣梦想在新的历史跑道上全方位勾勒出新时代的伟大蓝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更具战略性、全局性、前瞻性的思想,指引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完成重大时代课题上不断前进,在历史文明之轴上绘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接力的光明图景。
       从时代课题目标的同向与统一来看,中国共产党坚持的所有理论、实践和制度创新都是依据如何更好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宏阔愿景展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由我们党的几代中央领导集体团结带领全党全国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接力探索取得的”,从属于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在中国的整体性发展历史,符合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扎根于中国深厚的历史沃土,生发于当今时代,聚力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宏远目标,在新的历史阶段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理论深处和实践深处,呈现出巨大的现实超越性,蕴含着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时间延续性,成为新时代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经过历史积淀和实践检验,适应于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需求,必然指向富于生命力的未来。
       三、内容体系的整体性:理论积淀与实践指向相契合
       任何一种理论都应有自己特有的研究对象和相对独立、自成体系、层次严密的范畴体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实践总结和理论创新的过程中形成了“八个明确”“十四个坚持”的模块内容和范畴体系,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目标、布局、方向等基本问题,在理论积淀与实践指向的契合中彰显出内容体系的整体性。
       (一)中国共产党思想谱系的相承与创新
       内容体系的综合性和整体性首先体现在思想的延续和发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守并汲取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精华,同时“赓续”了几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思想精髓,体现了中国共产党指导思想这一“思想谱系”的一脉相承和与时俱进。
       其一,体现在价值取向的共向。社会改革的出发点是人民的现实需要,基本动力是人民的实践,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对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关切,对执政为民的坚守始终贯穿于毛泽东思想中。邓小平理论同样将人民的意愿作为办事准则,体现出尊重人民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的理论品格。“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在实践中不断强化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价值理念。科学发展观则充分体现了“为谁执政,靠谁执政”的执政理念。习近平所秉承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生命至上的人民情怀将党的理论创新和人民的实践创新相统一,广泛吸纳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诉求,不断提炼人民的实践经验、概括人民的实践成果并指导人民实践,在新时代背景下满足人民更加多元的利益诉求和更高层次的美好愿望。从根本上讲,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人始终坚持的原初立场,体现了价值取向的共向性特征。
       其二,体现在对真理标准的坚守。中国共产党自成立初期就把实事求是写在自己的旗帜上,“实事求是”是蕴含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中的精髓要义,同样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攻坚克难的思想武器和真理标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没有改变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实情况,也没有改变由“需要”和“生产”两方面构成的内容结构。习近平发扬实事求是的优良作风,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时空境遇相链接,遵循以社会主要矛盾和历史条件变化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对我国社会存在的新情况进行精准定位,根据事物发展规律和趋势实事求是地谋划新方略、新布局。
       回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历程,思想、理论的演进遵循着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螺旋式上升的辩证逻辑。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四大成果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而渐次“出场”,保持了真理坚守和价值坚守。可以说,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理论立场、政治立场、价值立场相统一的思想,又在新时代的具体场景中进行演绎和丰富,形成了更加全面的内容体系。
       (二)行动纲领与话语体系的协同建构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内容体系的整体性既体现在党和国家指导思想的一脉相承和与时俱进,又体现在行动纲领的全面性和统一性,是涵盖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各领域的“百科全书”,相应地,其行动纲领关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法治、科技、民生、国家安全、外交、党的建设、制度建设等各方面,成为丰富内容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中国共产党不仅用深刻的理论、思想来洞悉事态规律,更始终坚持用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分析解决改革中出现的矛盾问题,从中逐步凝炼出符合中国发展实际的新的思想理论。习近平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本质规定性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但又并非单纯固守经典理论,而是以新的视野深入探索“三大规律”,坚持实践的先行性,以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为实践逻辑,而且坚持规划指导与行动指南相协调,近期目标和远景目标相统一,党和人民的行动目标相一致,体现了新时代进行现代化建设的行动自觉和实践指向。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内容体系还涉及到话语体系的建构,习近平从中国的实际出发,通过对“中国经验”的系统化总结,创设了内涵丰富、逻辑严密、系统完整的科学话语体系,其思想在对内阐释和对外推介相统一的话语表达中让行动纲领落地。一方面充分运用大众化时代化的语言和娓娓道来的语调来表达深刻的道理。思想的生命力来源于思想对人民的感召力,“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针眼大的窟窿能透过斗大的风”等具有平易近人的鲜明话语风格,让习近平经济思想、生态文明思想、外交思想等丰富内容入耳入脑入心,有利于马克思主义的大众化传播。另一方面不断增强思想的对外阐释力,讲好“中国故事”,争夺更多话语权,增进国际社会对“中国模式”的认知,彰显“中国方案”的魅力,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直面当代、走向世界,“变成改造世界的磅礴之力”。
       从内容整体性上来说,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科学社会主义实践与中国社会发展话语的辩证统一,集中体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概括表述的“八个明确”和“十四个坚持”。以便于理解的角度看,“八个明确”是世界观、顶层设计,“十四个坚持”是方法论、行动纲领,将“是什么”和“怎么办”有机结合起来,既有理论层面的科学指导,又有实践层面的具体谋划,全面阐释了“怎样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重大问题。重要的是,对“八个明确”与“十四个坚持”并不能完全割裂来分析,实质上二者都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成果,均彰显了话语体系与行动纲领的相互联系、相互贯通、内在统一,共同阐明了思想内容的丰富性和整体性。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新语境的开创
       内容体系的整体性不仅体现在思想谱系的延续性和行动纲领的协调性,还体现在开放包容的品格。“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开放性和包容性是理论彻底性的重要质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经典作家关于社会主义的基本理论设想在当代仍具合理性和生命力,正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在解决历史重大问题的理论探索中预留了进一步挖掘的空间。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既是对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基础的坚持,其包含的创新理论、提出的新概念新范畴等又都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发展,更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语境,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新飞跃。
       “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考虑生动的实际生活,必须考虑现实的确切事实,而不应当抱住昨天的理论不放。”在中国这样的东方大国建设社会主义、实现民族复兴,没有固定模式可照搬,必须随实践发展、时代变迁接力探索。习近平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立场、核心观点,并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法,提出的新概念越来越多,内容体系越来越完善,表征着马克思主义内在规定性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现实展开。这显然是对科学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的“续写”,而不是“重写”或“重复”,故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理论新高度。不是“重写”在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具有延展性,其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内在相通,将中国共产党指导思想的真理和价值、继承和创新的统一性一以贯之。与此同时,绝非“重复”在于其没有照搬照抄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而是针对思想上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实践中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理论上想表达而没有表达的话语等现实问题都予以了回应,形成了关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内政国防外交、治党治国治军等方方面面的严密内容体系,从而开辟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境界,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绘制了新图景。
       四、价值关照的整体性:国内关切与国际视野相关联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正经历历史上最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新的历史阶段,我国的各方面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直面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局势,用捍卫国家主权和维护民族利益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人民立场和家国情怀。同时强调中国梦与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表征着宏阔的全球视野和世界意义。
       (一)对国情、党情的研判彰显家国情怀
       从国情来看,党的十九大作出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重要研判,强调未来发展不能脱离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现实基点,在“变”与“不变”中总结当代中国思想观念、经济结构、利益格局等呈现出来的阶段性特点。不容忽视的是,我国产业结构不够均衡和合理,城乡区域发展和居民收入差距依然较大,社会矛盾日益多元化、复杂化。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凸显使得众多发展中国家曾陷入的“中等收入陷阱”盘横在中国面前。习近平坚持现实问题导向和人民利益导向相统一,对传统发展的种种弊端和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现实情况作出有力回应。“四个全面”“五位一体”的创新性阐发深化了对经济规律的实践探索,新发展理念强调增强发展动力、厚植发展优势的同时更加注重发展的可持续性和成果的共享性,为打破制约改革进一步深化的桎梏开出良方。同时深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以耦合人民对美好生活更全面、更高级的需求,从社会全面发展中给予人民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从党情来看,中国在对强大的国际资本力量进行外部阻滞的过程中,因体制机制不够完善、改革不够到位等因素叠加生成的顽瘴痼疾,会带来有碍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自信的“塔西佗陷阱”挑战,这向中国共产党人发出使命召唤,也亟需新思想武装全党。习近平充分认识到在新时代所要进行的伟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面临“四大危险”“四大考验”的现实困境。党的十八大以来,从严治党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扎实推进,伟大工程建设毫不懈怠,有力夯实了国家治理的信用根基。中国共产党以刮骨疗毒的勇气和壮士断腕的决心,先后开展群众路线、“三严三实”“两学一做”等主题教育,标注了中国共产党作为伟大使命型政党、善于学习型政党、自我革命型政党的价值坐标。
       党的十八大以来,“为人民谋幸福”“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人民是阅卷人”“民心是最大的政治”等观点深深嵌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执政理念中。实践证明,面对日益复杂化的社会矛盾和多元化的利益诉求,我国经受住了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经济发展受阻等各类挑战,并且经济基础更加雄厚,独特的政治和制度优势更加凸显,中国人民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信心更加坚定,国家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更加坚实,中国发展道路的影响力显著增强。党和人民群众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的同心力量正是家国情怀的生动诠释,所淬炼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仅是习近平“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精神境界的体现,更成为维系中华民族团结与发展的情感纽带。
       (二)对世情的关切彰显人类意识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涵育的家国情怀并不是盲目排外的民族主义,绝非仅基于中国国内的单一向度,而是同时对国际最新局势进行了研判,对人类的共同福祉进行了关照。
       从世情来看,中国的快速崛起打破了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美国垄断资本利益集团试图全面围堵崛起的中国,发起“修昔底德陷阱”挑战。面对世界经济政治乱象和人类社会面临的通约性问题,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在国际社会日益产生重大影响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有责任为世界和平发展贡献中国智慧和方案。随着国内外互动日益频繁,习近平高瞻远瞩,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高度、运用系统思维从整体上研判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互动机制和内在关联、从分析当今世界秩序的各种可能前景出发提出“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这一构想建立在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之上,包含“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全球合作理念,旨在解构由霸权主义引领的世界秩序,使中美关系超越“修昔底德陷阱”成为可能。“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不是仅停留在理论上的美好愿景,而是具有巨大的现实张力,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正以积极姿态和实际行动推进全球治理变革,在全球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我国更是为解决全球突发性公共卫生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体现了国际视野和人类意识。综观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世情的关切在历史逻辑上彰显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蕴含的“和合”魅力与价值,在理论逻辑上跳出“历史终结论”“文明冲突论”等认知误区,打破了“现代化就等于西方化”的话语垄断、“单线论”的现代化观点,在实践逻辑上成为弥合国际鸿沟、破解全球发展困境的现实指引,具有重大的世界意义。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以经过长期检验的时代逻辑、科学真理性的内容逻辑、国内外兼顾的价值逻辑和三重逻辑互构自恰的整体性出场,互构自洽的整体性不仅体现在时代课题的纵向贯穿与内容体系的横向覆盖相交织,同时体现在家国情怀和人类意识对时代课题和内容体系的价值浸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生成是应中国发展之需、世界之要的必然发展结果,是社会主义本真属性在中国历史发展历程中的具体展开,契合了中华民族发展的时代主题和中华儿女的共同意愿,在应对现实挑战和世界难题的过程中彰显出真理的力量,成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方向性规范、必然性准则和根本性思想。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科学社会主义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20.05】新时代高校党建:意义.. 下一篇【2020.05】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