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2018.02】对外政策话语建构的语料库驱动分析方法——以美国奥巴马政府的对外政策话语为例
2018-05-31 13:17:19 来源: 作者:曾亚敏 【 】 浏览:751次 评论:0

对外政策话语建构的语料库驱动分析方法——以美国奥巴马政府的对外政策话语为例

曾亚敏

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中南民族大学外语学院

    要:

话语建构是对外政策研究的重要视角之一。近年来, 对外政策的话语建构研究呈现出跨学科的特点, 本文采用语言学领域的语料库驱动方法, 以美国奥巴马政府的对外政策话语为例, 对对外政策话语建构现象进行研究。结果显示, 该时期美国对外政策话语体现了建构国家身份, 重塑国家形象;界定敌对身份, 建构共同威胁;突出美国主导, 推崇多边合作三个方面的特征。语料库驱动的对外政策话语分析方法具有客观性、准确性、全面性、操作性强等特点。该方法的应用需遵循以大型外交语料库或大规模真实语料为依据, 搭配词计算与索引行分析相结合以及言内语境和言外语境相结合的原则。

作者简介:曾亚敏 (1981—) , 女, 湖北石首人, 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 中南民族大学外语学院讲师, 主要从事国际政治话语研究。

基金:2014年度中央高校基金项目“美国对外政策话语研究—以奥巴马政府的亚太战略为例” (CSQ14032)


一、对外政策研究的话语建构视角

对外政策是国家决策者为实现特定目标而制定的处理与他国或其他国际行为体关系的战略和行动方针。对外政策研究围绕着国家的决策进程和对外行为而展开, 主要探讨决策进程的国内性质和对外行为的国际反应, 是国际关系研究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 也是我们理解和解释国际关系的核心。对外政策研究有着诸多不同的视角和解释对象, 传统的研究视角认为国家对外政策主要是一种物质实践活动, 强调以现实的国际政治及经济体系为基础, 对国家行为体的物质利益、军事权力、决策过程等方面展开研究。语言通常作为外交上的一种辅助因素而被低估或忽略。1然而随着国际关系的语言转向, 语言的行事功能和建构功能逐渐得到认可和重视, 从语言角度对国际关系展开的研究开始增多, 2话语建构视角更是成为建构主义及后结构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重要研究方法之一, 对外政策的相关表述与言论也日益得到关注。有研究者指出, 除了国家对外行为之外, 对外政策制订者经常利用自身的口才和演讲技巧去影响和劝导国内外舆论和民意对某项对外政策的看法和态度, 尽管不能排除国家对外政策的书面陈述或决策者的口头声明会带有欺骗性和包装性, 但是它们可以建构一种国际政治“现实”, 并引导人们的行为选择。因此, 从事对外政策分析时, 应重视采取对文本进行话语分析和探究对外政策语言及修辞的方法。1

对外政策的话语建构研究呈现出跨学科的特点, 近年来, 国内外学者从语言学、社会学、政治学、传播学等不同学科的理论视角入手, 结合不同的研究方法和工具, 针对各国对外政策的语言表述展开了相关研究, 主要有批评性话语分析视角2、社会身份理论视角3、话语权分析视角4、议程设置和舆论导向视角5等。这些研究在重视语言本体研究的同时, 探索了语言在建构国际政治现实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拓展了对外政策分析的视角, 丰富了对外政策的研究。然而, 大多数研究采用了定性分析的方法, 语料素材在数量上比较有限, 且选择上也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小部分研究采用了基于语料库的定量分析方法, 但仅仅只局限于对词频的统计分析上, 不足以全面、真实地反映出对外政策话语的特点和建构特征。运用语料库数据驱动的方法, 以大量真实的语料为基础, 对大于单个词的意义单位进行研究, 运用这种自上而下的分析过程及归纳式的分析方法, 对一个国家对外政策的表述和言论进行研究, 将会使语言建构的相关定性分析更具坚实的基础, 同时也有助于我们更加客观、科学地观察该行为体的决策意图及对外行为, 从而理解和把握其对外政策的实质。

二、语料库驱动的分析方法

语料库驱动的分析方法是语料库语言学领域最重要的研究范式之一。该方法主张从语料库中建构理论, 从观察词汇入手对语言进行全新的描写, 主要采用“词项-环境法”, 即利用语料库索引技术 (KWIC) , 对词项及其左右语境进行逐个分析和归纳。6“语料库驱动”的核心思想源自Firth的“语境论”。Firth认为语言是一种社会行为, 语言研究的主要目的就是分析其意义, 而意义由语境决定, “每个词使用在一个新的语境中, 就会成为一个新词” (each word when used in a new context is a new word) 7, 因此意义的研究不能脱离语境。针对意义的具体分析方法, Firth提出了“通过搭配研究语义”的方法, 即从词汇的搭配入手来考察意义。所谓搭配是指词与词的“习惯性结伴使用” (actual words in habitual company) 8, 体现了词项之间的组合关系。搭配词彼此之间具有相互期待, 相互预见的关系, 呈现出一定的规律制约。9

以Sinclair为代表的一批学者不断发展了Firth有关搭配的理论, 尝试采用大型语料库来研究搭配, 并提出了更具操作性的“扩展意义单位” (extended unit of meaning) 分析模式1, 即将词项与它们所在的结构结合在一起分析。扩展意义单位由节点词、搭配、类联接、语义选择趋向、语义韵五个要素组成。节点词是位于节点位置的关键词项, 它可以是任何的单个词语或短语, 由研究者根据其研究内容和目的而选定;搭配是语篇中与节点词共同出现的词, 是意义表达的基本单位;类联接是与节点词共现的语法结构, 体现语法层面的搭配关系;语义选择趋向是搭配词所显示的语义特征或所从属的语义领域;2语义韵是节点词与某一类具有相同语义特征的搭配词在文本中高频出现, 其语义互相感染, 互相渗透, 在语境内形成的一种或积极或消极或中性的语义氛围。一定的节点词会习惯性吸引具有某类语义趋向的词项形成搭配, 组成符合语法规则的类连接, 呈现出特定的语义韵。语义韵体现了说话者的立场、态度倾向和情感取向, 决定了扩展意义单位的意义与语用功能, 在建构意义方面处于核心地位。3

Sinclair主张摆脱现有的语言分类体系和研究框架, 倡导使用语料库, 从大量真实的语言数据出发, 以扩展意义单位为基本单位来研究语言的形式、意义和功能, 实现“最大路径” (maximal approach) 4地对语言进行全新的界定与描述。Tognini-Bonelli将这一思想概括为“语料库驱动视角”5

语料库驱动的分析方法为语言或话语研究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方法和思路。研究者避开先入为主观点的干扰, 以来自真实语言交际活动的自然数据为研究对象, 以实证和统计测量为主要手段, 通过语料库软件的统计、计算功能得到数据, 在此基础上对语言特征进行分析归纳, 寻找语言使用的真实特点和规律。当今社会, 信息技术的发展使计算机大批量处理文本特征成为可能, 语料库驱动的研究范式已被普遍应用于语言或话语研究中。同时, 其分析所涉及的词语搭配的典型型式及语义韵兼具有语义性质和语用性质, 将语言的形式、意义和交际目的结合为一体, 有助于发掘出话语背后的态度倾向和建构意义, 这为我们分析专门领域里的话语, 如政治话语、新闻话语等提供了新的视角和途径。

三、本文对语料库驱动分析方法的运用

本文以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的对外政策话语语料为例, 采用语料库数据驱动的方法对该时期美国对外政策中的话语建构现象进行研究。由于数据驱动的方法较少考虑语法结构, 并不建立类联接, 6所以本文主要考察节点词的搭配模式, 对其语义选择趋向和呈现出的语义韵进行概括和归类, 进而探讨整个扩展意义单位传达出的涵义和态度倾向及建构功能, 研究步骤为:1.选取特定的节点词, 对其进行语义分类;2.提取各类节点词的显著搭配词或词丛, 概括其典型的搭配模式;3.考察节点词的显著搭配词或词丛的语义特征, 进而识别其语义选择趋向;4.概括扩展意义单位营造的语义韵, 探讨其话语对国家身份、国际社会现实及国际关系的建构特征及意义。

本文将文本的关键主题词设定为研究的节点词。主题词是指与某一标准 (参照语料库) 相比, 在一定文本中出现频率显著偏高的词。主题词体现了文本的话语特点和主题特征。关键主题词是指那些在多篇相关主题文本中以主题词形式重复出现的词, 复现次数越多, 关键性越强。对外政策话语具有适应国际社会变化和国家战略调整的时代性特征, 不同阶段的对外政策话语有着不同强调的重点, 并不断发展变化。本文的关键主题词是在每一年的美国对外政策话语主题词表中具有较高复现率的词, 是其对外政策的焦点词。将关键主题词作为节点词进行统计和分析不仅可以体现美国对外政策话语相对于其他类型话语的语言特点, 同时还可以反映一定时期内美国对外政策话语的共性, 呈现出美国对外政策话语整体上的建构方式和政策取向。

提取节点词的显著搭配词时, 本文使用计算Z值 (Z-score) 的统计方法来确定搭配词共现的显著程度。Z值测量偏重于搭配词与节点词共现频率的计算, 能过滤掉绝大部分的偶然搭配词, 获得所有有意义的搭配, 有效检验节点词和搭配词的相互预见或相互吸引的程度, 当其达到一定数值, 搭配词即可视为显著搭配词。1本文参照一般研究者的做法, 取Z=2.0为显著值, 数值越大, 搭配显著程度越高。鉴于本文主要研究目的是通过搭配词对话语进行内容分析, 提取显著搭配词时作者手动删去了一些不具有实际意义的功能词。

本文采用语料库分析的权威软件Wordsmith tools 7.0为研究工具。从美国白宫官网、美国国务院官网收集了奥巴马政府时期 (20 09-2016年) 美国总统、副总统及国务卿等政府重要官员在各种正式场合代表其国家就国际关系形势、各种国际问题及美国的态度和政策所发表的讲话、答记者问等, 2整理删去了对外政策表述以外的不必要的信息, 自建美国对外政策话语语料库 (共计7, 410, 767词, 按照时间分为8个不同年份的子库) , 并以此作为观察语料库。选用开放的美国国家语料库OANC (1500万词) 为提取主题词和关键主题词的参照语料库。

四、结果分析与讨论

本文首先利用Wordsmith tools7.0的主题词功能, 提取不同年份语料子库的主题词, 在不同年份的主题词列表基础上统计出关键主题词。限于篇幅, 按复现率由高到低选取前十个实义关键主题词 (见表1) , 以此作为研究的节点词。

表1: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对外政策话语的部分关键主题词表     下载原表

表1: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对外政策话语的部分关键主题词表

美国对外政策话语的关键主题词与国际形势及其对外政策密切相关, 涉及其对外政策的方方面面。结合以上关键主题词的索引行及国际关系现实背景分析, 表1中的十个关键主题词根据语义主要可以划分为以下三类:1.和美国国家身份相关的词汇, 如:we (我们) 、our (我们的) 、the United States (美利坚合众国) ;2.和国际安全相关的词汇, 如:security (安全) 、Syria (叙利亚) 、Iran (伊朗) 、ISIL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 ;3.和整个国际社会包括世界各国及各国人民相关的词汇, 如:people (人民) 、countries (国家) 、world (世界) 。由此可见, 这三个方面的表述与建构构成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对外政策话语的主题, 是该时期美国政府最为关注的内容。结合对以上各类主题相关词汇的搭配模式、语义选择趋向及语义韵的考察分析, 我们可以发现这一时期美国对外政策的话语建构的主要内容和特征, 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 建构国家身份, 重塑国家形象

根据后结构主义的观点, 对外政策离不开身份, 身份的表述在对外政策话语中非常重要。在具体的语言运用中, 通常人们会建构一个“我”或是“我们”的身份, 同时建构一个“他”或“他们”的身份, 以此作为表述政策的基础。1系统功能语言学也指出, 语篇是具有功能的语言。人称代词的选择使用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人际功能。发话者通过人称选择可以标识自己和他者的存在, 同时还可以标识自己与他者之间的关系。2

第一人称代词复数“we” (我们) 及其属格“our” (我们的) 在美国对外政策的表述中, 和“T he United States” (美利坚合众国) 一样都指代美国国家自身, 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国家身份和社会关系建构的意义。这里选择了关键主题词“we”及其属格“our”和“The United States”作为节点词, 制作出其搭配词表。首先利用Wordsmith中的Concordance功能, 在-5/+5的跨距范围内提取上述词汇的搭配词 (Collocates) , 然后按照搭配强度Z值由高到低列出其显著搭配词 (见表2) 。显著搭配词基本上反映了典型的词语行为, 可以勾画出节点词的搭配范围。3

表2:国家身份相关词汇的显著搭配词表 (括号内为搭配强度Z值)     下载原表

表2:国家身份相关词汇的显著搭配词表 (括号内为搭配强度Z值)

参照Biber等4对英语词类的语义分类, 结合具体索引行及语境分析, 表2中该组节点词的显著搭配词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别:

1.价值立场认知类及情感类词汇, 如:values, stands, need, can, believe, will, want, hope, expect, intend, agr eed, congratulate, welcomes, condemns, delighted, remains, proud, wishes等。该类词汇表达了美国在与世界各国的外交互动中所持有的价值观及其对客观事务的立场, 情感态度及意愿。该类搭配词中除condemns (谴责) 一词带有明显的消极情感色彩外, 其余均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agreed (同意) , congratulate (祝贺) , welcomes (欢迎) , delighted (高兴) , proud (自豪) , wishes (祝愿) 等带有鲜明的积极情感色彩, 表达了对客观事物肯定与接受的态度, stands (站立) , need (需要) , can (能够) , believe (相信) , will (将要) , want (想要) , hope (希望) , expect (期望) , intend (打算) , remains (保持) , 等词的字面意思本身不含明显的情感色彩, 但结合这些词的索引行分析, 可以发现在美国对外政策话语语境中该类词汇大多表示美国所持的坚定的立场、信念、意愿及对理想状态的期盼与追求, 例如:the United States和stands搭配使用时多表达了美国在国际事务中所持有的立场和态度倾向 (见表3) 。此类词汇在语境中形成了积极的语义韵, 有助于增强其政策表述的说服力与感染力。

表3:the United States与stands搭配的部分索引行     下载原表

表3:the United States与stands搭配的部分索引行

2.国际事务交流性及动作性词汇, 如:discussed, talked, continue, work, committed, supports, joins, efforts, commitment, cooperation等。通过对索引行的观察与分析, 我们发现该类搭配词表达了美国参与处理国际事务的姿态和方式。discussed (讨论) , talked (谈论) , cooperation (合作) 等词反映出美国友好协商与合作解决国际事务的姿态, continue (继续) , work (致力于) , committed/commitment (承担义务) , supports (支持) , efforts (努力) , joins (参与) 等词表达了美国积极参与各种国际事务, 对世界的发展与进步承担的责任和所做出的努力与贡献, 如表4所示 (限于篇幅, 表4例举了随机抽取的the United States和committed搭配使用的部分索引行, 以说明问题) 。该类搭配词有助于建构美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国家身份, 增强了其对外政策的权威性及可信性。

表4:the United States和committed搭配的部分索引行     下载原表

表4:the United States和committed搭配的部分索引行

3.国际关系评价性及界定性词汇, 如:allies, partners, relationship, shared, interests, between, deepen, ties, friends, peoples, nations, together, China, Russia等。此类词汇反映了美国对其与国际社会成员间的互动关系的评价与界定。allies (盟友) , partners (伙伴) , friends (朋友) , China (中国) , Russia (俄罗斯) 等搭配词表达了奥巴马政府对其国际活动中不同的双边及多边关系包括与中国和俄罗斯等大国关系的界定。relationship (关系) , shared (共同的) , interests (利益) , between (之间) , deepen (深化) , ties (联系) , peoples (民族) , nations (国家) , together (共同) 等反映了该时期美国基于其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需求, 极力建构与国际社会各方良好的互动关系的意愿与姿态, 话语中营造出一种平等信任、休戚与共的感觉, 为其政策赢得配合及支持。

由以上显著搭配词的语义分析可见, 在其对外政策话语表述中, 奥巴马政府主要从其在外交活动中所持的价值观、立场、情感态度及意愿;参与处理国际事务的姿态和方式及与国际社会成员的互动关系三个层面着手建构自身的国家身份和形象。在词汇选择方面, 倾向于选择积极词汇, 在语境中形成浓厚的积极友好语义氛围, 意在建构美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国家身份和形象。小布什时期的单边主义作风和不受欢迎的外交政策使得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形象持续恶化, 奥巴马上台后, 在大幅度调整小布什政府的对外政策的同时, 极力通过各种方式提高美国声望, 建构正义的、良好的国家身份和形象, 从而有利于其在全球范围内推行美国政治制度及价值观, 同时主导国际舆论, 实现其对外政策目标。

(二) 界定敌对身份、建构共同威胁

如上文中提到, 通常情况下言语者有一个自身表述 (self-presentation) , 形成一个“我”的身份, 同时也会塑造一个“他”的身份, 赋予其特定的身份和角色, 即对方表述 (altercasting) 。1

言语者将他者身份视为自我的对立面, 强化“我”“他”身份的差异, 以烘托出自我身份的优点, 从而证明其对外政策的正当性及合理性。将表1中和国际安全有关的关键主题词作为节点词, 对其搭配模式进行统计分析 (见表5) , 可以呈现出奥巴马政府对不同敌对身份的界定以及对国际安全局势的评估与判断, 了解其话语建构的特点。

表5:国际安全相关词汇的显著搭配词表 (括号内为搭配强度Z值)     下载原表

表5:国际安全相关词汇的显著搭配词表 (括号内为搭配强度Z值)

表5:国际安全相关词汇的显著搭配词表 (括号内为搭配强度Z值)     下载原表

表5:国际安全相关词汇的显著搭配词表 (括号内为搭配强度Z值)

如表5所示, 此类节点词的显著搭配词中存在着大量负面的主观描述性词汇, 如:在谈论叙利亚时, 以奥巴马为代表的美国政要使用了egregious (极端恶劣的) , indiscriminate (任意的) , deadly (致命的) , menace (威胁) 等, 这些词汇围绕着叙利亚的化学武器 (chemical weapons) 袭击事件而展开, 意在突出叙利亚政府军和巴沙尔政权非正当的、非人道的行为。奥巴马在公开场合进行关于叙利亚化武事件方面的演说中反复强调美国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叙利亚政府军持有化学武器, 认为巴沙尔政权对此次化武危机应当承担主要责任。提到巴沙尔政权时, 更是使用了tyrant (暴君) , dictator (独裁者) 等词来形容。在提及ISIL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 时, 奥巴马政府使用了threat (威胁) , terrorists (恐怖分子) , brutality (残忍) , evil (邪恶的) , extremists (极端主义者) 等蕴含消极意义的词汇予以描述。这种词汇选择时的语义趋向在话语中形成了消极的语义韵, 赋予相关敌对势力负面的, 反派的角色与身份, 为美国接下来的有可能采取的军事打击作铺垫。

此外, 与以上节点词共现程度较高的还有大量的具有消极感情色彩的动作性词汇 (包括动词和动作名词) , 如与“Sy r ia”共现的有:prohibit ion (禁止) , remova l (清除) , deg rade (削弱) , elim inat ion (根除) , deprives (剥夺) , destroy (摧毁) , erase (清除) , deter (阻止) ;与“ISIL”共现的有:degrade (削弱) , destroy (摧毁) , counter (反对) , defeat (击败) , fight (战斗) , airstrikes (空袭) 等, 通过索引行的观察发现, 该类搭配词主要出现在节点词的左边距位上, 以节点词为施动对象, 如表6所示, degrade的谓语宾语均为Syria’s chemical weapons, 此类搭配词的出现被分别用来表达美国政府对叙利亚及ISIL采取行动的决心和力度, 凸显其政策的权威性及威慑力。

表6:Syria与degrade搭配的部分索引行     下载原表

表6:Syria与degrade搭配的部分索引行

值得注意的是, 美国和伊朗也长期处于敌对关系, 伊朗核问题无疑也是奥巴马政府极其关注的重点问题, 在奥巴马政府的话语体系中, 与“Iran”共现程度较高的描述性搭配词主要有:armed (武装的) , ambitions (野心) , risk (风险) 等, 主要指涉伊朗拥有核武器的事实和进一步发展核武器的野心, 以及给国际安全造成的风险。动作性搭配词有:prevent (防止) , sanctions (制裁) , pressure (施压) , negotiations (谈判) 等, 对比建构叙利亚政府军和巴沙尔政权及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身份时所使用的大量的带有强烈消极感情色彩的词汇以及此前小布什政府的“邪恶轴心”提法, 奥巴马政府在建构伊朗的身份时用词较为温和客观, 形成非消极的语义韵, 呈现出一种友好和妥协的姿态, 希望与伊朗进行直接对话, 通过协商谈判等外交方式解决问题, 阻止伊朗的核计划。由此可见, 对外政策的制定需要身份, 对外政策走向不同, 对身份表述时选择词汇的语义趋向也会不同, 呈现出的感情倾向也不尽相同。对外政策的话语可以通过在身份和政策之间建构一种联系而使对外政策合法化。

除了对敌对身份的界定外, 奥巴马政府对外政策话语的建构特征还体现在建构共同威胁, 谋求共同安全上。如表3所示, security的显著搭配词包含一些分类性词汇, 如:food (食品) , maritime (海上的) 等等, 且结合Wordsmith中的Patterns功能可以发现, 这此词大多出现在节点词N-1的距位上, 即左边的第一个位置上, 对security进行直接修饰限定, 具体指代各个不同领域的安全问题, 如:food (食品) 安全、海上 (maritime) 安全、网络 (cyber) 安全、经济 (economic) 安全、全球 (global) 安全、能源 (energy) 安全、核 (nuclear) 安全等, 由此可见, 通过这些词汇的表述及与其他显著搭配词构成的语义网络, 奥巴马政府建构了一种更加丰富的安全观, 强调非传统安全威胁背景下美国与世界安全面临的问题范围广、影响大, 同时也认为当前的国际安全威胁具有跨国性, 任何国家都无法独自应对, 需要各国共同承担责任, 共同应对挑战 (challenges) , 建立广泛合作 (cooperation) 以维护共同安全利益 (interests) , 促进 (enhance) 全球的和平 (peace) 、稳定 (stability) 及繁荣 (prosperity) 。因此在话语表述中, 奥巴马政府极力地建构共同威胁, 将美国关注的外交安全问题塑造成国际社会乃至整个人类共同面对的威胁, 以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与重视。

(三) 突出美国主导, 推崇多边合作

随机抽取表1中关键主题词“countries” (国家) , “people” (人民) 的索引行可以发现, “国家”和“人民”在语料中不仅以“我们的国家” (our country) 、“我们的人民” (our people) 、“美国人民” (American people/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等形式出现, 很多时候也指代世界其他各地的国家及人民, 如表7所示:

表7:countries的部分索引行     下载原表

表7:countries的部分索引行

由此可见, 语料中的“国家”和“人民”不仅仅局限于“美国”和“美国人民”, 而是面向全世界, 指代世界各地的国家与人民, 表达了美国对整个国际社会的关注与认知及所实行的国际战略。结合表1中排名第6的“world”一词, 不难看出, 奥巴马政府延续了冷战后美国一贯的国际战略, 即面向世界, 建立以美国为主导的自由与民主的国际秩序, 以此来维护美国霸权。正如奥巴马在西点军校演讲时所说:“美国是不可或缺的国家,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如此, 未来一个世纪依然如此……毫无疑问, 在21世纪, 美国孤立主义绝对行不通。我们不可能对国境之外的事态坐视不理……美国必须在世界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1

本文以关键主题词“world”为节点词, 利用Wordsmithd的词丛功能 (cluster) 提取该词与其它词形组成的词丛。词丛, 即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词形构筑的连续词语序列。卫乃兴指出, 语言使用者主要是一次选择一个连续的词语搭配序列来表达意义, 2基于该观点, 本文采用提取词丛的方法来观察该词的常用搭配, 了解话语语义韵所呈现出的态度倾向, 探究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如何就其国际战略进行话语建构。词丛可长可短, Wordsmith可以提取二至八词的词丛, 本文选择提取五词词丛, 表8是从本文自建语料库中提取的“world”一词的五词词丛列表中删去一些没有实际意义的功能词结构及一些单纯地表示“世界各国”、“世界各国人民”的词丛后, 频数最高的10个词丛。

表8:关键主题词“world”的部分词丛     下载原表

表8:关键主题词“world”的部分词丛

表8:关键主题词“world”的部分词丛     下载原表

表8:关键主题词“world”的部分词丛

通过对表8中“world”词丛进行进一步的索引行和搭配词的分析可以发现:奥巴马政府反复强调美国是全球最民主的国家, 最大经济体和最大军事强国, 其强大的军事力量, 在全球无可匹敌, 是世界历史有史以来最强大、最具影响力的国家, 美国仍将以领导者的身份参与国际事务, 如以下部分词丛索引行检索的话语实例所示:

1.I’m confident because our countries are blessed with the most effective form of government the world has ever known:democracy. (我很有信心, 因为我们的国家拥有世界上最有效的政府形式:民主。)

2.We are still the 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We are a flexible, agile, incredibly dynamic economy. (我们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我们是一个灵活、充满活力的经济体。)

3.It has been the highest honor of my life to lead the greatest military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领导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军队, 是我此生最大的荣誉。)

然而根据国际环境的新特征, 其国际战略和外交政策有所调整, 他否认小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 倡导美国主导的多边合作机制。对外政策走向不同, 因此其言语表述与话语建构也有所变化。2 0 0 9年9月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时提出, 当前世界所面临的重大安全挑战, 如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气候变化、贫困、流行疾病等, 都具有跨国性, 要应对这些跨国威胁, 实现世界安全需要各国共同承担责任, 建立广泛合作。1在词丛列表中“partners around the world to”, “our partners around the world” (世界各地的伙伴) , “leaders from around the world” (世界各国的领导人) , “a world without nuclear weapons” (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 , “more peaceful and prosperous world” (更加和平繁荣的世界) 的出现频率较高, 这说明面对现实的国际环境, 奥巴马政府将促进世界安全、和平与繁荣建构成各国利益的基础, 倡导呼吁多边合作, 比如:奥巴马政府在语言表述中多次提到“growing economies in the world/fastest growing economies in the” (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 发出愿意与金砖五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加强沟通与合作的信号, 同时也希望这些新兴地区强国在诸多地区性或全球性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 承担更多责任, 以下为“growing economies”索引行检索中的部分话语实例:

1.We can update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so that growing economies like China play a greater role that matches their greater responsibility. (我们可以改进国际机制, 使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能发挥更大作用, 履行更大责任。)

2.But as I emphasized before I left the United States, one of the biggest priorities on this trip is to highlight the degree to which U.S.economic success, U.S.job creation, U.S.economic growth is going to be tied to our working with, cooperating with, establishing commercial ties with the fastest-growing economies

in the world. (但正如我在离开美国前强调的那样, 此行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强调美国经济上的成功, 就业机会的创造, 及经济增长将依赖于我们与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间的合作, 以及与之建立商业联系。)

3.When seven of the ten fastest-growing economies in the world are in Sub-Sahara Africa, the opportunities are obviously enormous.And rather than view our relationship with Africa as defined by the obstacles that we face, we literally are now able to define it by the opportunities that we can seize together. (世界上增长最快的10个经济体中, 有7个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 这带给我们的机会显然是巨大的。与其用我们所面临的障碍来定义我们与非洲的关系, 不如用我们可以共同抓住的机会来定义它。)

基于以上对“world”一词词丛的语义分析, 我们可以发现, 话语中主要形成的是积极的语义韵, 话语建构的特征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强调美国对世界的领导, 延续美国“领导世界”的战略目标, 另一方面呈现出一种友好合作的姿态, 极力地倡导多边合作来共同面对全球各种危机与挑战, 以实现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建构的真实目的实则是运用美国影响争取国际社会其他成员的支持来解决美国关注的外交安全议题, 其战略核心依然是维护美国的全球性霸权, 建立美国价值观主导的国际秩序。

五、语料库驱动方法的有效性和基本原则

通过上述研究可以发现, 语料库驱动方法应用于对外政策话语研究具有一定的有效性, 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 更具系统性和客观性。语料库数据驱动的方法以大量真实的语言数据为研究对象, 采用与自然科学中相同的计量和统计方法, 避免了国际关系和对外政策的话语分析中研究者就有限的微观语言进行研究分析, 或是依据个人理解和主观判断寻章摘句, 克服了研究方法的碎片化及主观性。

其二, 更具准确性和科学性。语料库驱动的方法凭借一定的统计测量方法和技术手段来提取信息、处理数据, 由数据驱动研究。其计量方法, 如搭配关系强弱的计算等基于一定参照标准的对比, 相比单纯地从频数或百分比的统计出发解读话语, 更能准确、科学地凸显对外政策话语在形式、意义和功能上的特征。

其三, 更具全面性和可操作性。基于大量对外政策话语语料, 从词汇入手, 以扩展意义模式为框架对一国对外政策话语进行观察与分析, 研究对象不局限于单个单词或短语, 而是所有围绕节点词展开的相关型式。这种最大路径研究语言的方式可以有效地避免一些语言中的歧义、变化、术语和不完整1等现象, 有助于我们全面了解该国对外政策话语的特征和意义, 以及字里行间传递出的评价和态度意义, 解读其对外政策实质。此外, 丰富的话语语料资源和先进成熟的语料库统计软件为研究的可操作性提供了保证。

不可否认, 该方法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语料库驱动的分析方法就其本质特征而言, 属于基于语言概率信息的定量研究, 主要关注话语中最频繁发生的, 亦即最典型、最显著的词语型式。由于语料库的容量和文本的代表性不够等问题, 一些重要的搭配特征可能未得到充分反映。其次, 定量分析虽为研究提供了坚实的数据基础, 但要透过这些数据看到话语的特征和本质, 还需结合一定的定性分析。将语料库驱动的方法运用到对外政策话语研究领域, 需遵循定量分析与定性分析相结合的原则, 同时在此基础上还应注意以下几点:

首先, 以大型外交语料库或大规模真实语料为依据。语料库驱动的方法以词语搭配为切入点, 小规模的语料库所能提供的词语共现证据有限, 使研究不够充分, 只有大规模的话语语料才能提供充足的词语共现证据, 充分反映词语搭配特征。因此不论是选用现有的语料库或自建语料库都应保证其语料容量足够大, 且文本类型广泛、全面, 具有充分的代表性。

其次, 搭配词计算与索引行分析相结合。基于搭配词计算的客观统计数据, 研究者能提取出关于节点词的大量显著搭配词, 进而分析其语义特征, 概括节点词在语境中的语义趋向和语义韵, 然而, 显著搭配词仅为一个个单一的词汇, 所呈现出的语义信息比较有限。索引行分析提供了较为直观的上下文语境信息和语言例证, 便于研究者采用定性的方法对搭配词的语义特征进行分类概括, 判断其语义趋向, 全面准确地把握其语义韵。

再次, 言内语境和言外语境相结合。语料库驱动的方法更多关注的是对外政策语言表述中的一些具体的语言符号及客观的话语现象, 要准确解读这些话语的内涵意义, 了解其话语背后的语用目的和建构功能及其与现实中国际关系的互动关系, 不仅要结合其言内语境, 即上下文信息, 还需进一步考察其言外语境, 如:相关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 所处的国际局势、环境以及现实中的国家对外行为等。

六、结语

作为国际政治主体间实现互动的主要媒介和手段, 语言具有建构功能, 对同一客观事物使用不同的语言进行描述和表达可以产生完全不同的力量和建构的效果。在研究具体国际关系问题时应对语言的建构作用进行更深层次的理论思考和实践探索。1本文尝试将语言学研究领域的语料库驱动分析方法应用到对外政策话语建构的研究中, 以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对外政策话语语料为例, 将文本语料中的关键主题词确定为节点词, 考察节点词的搭配情况, 对节点词的语义选择趋向和呈现出的语义韵进行概括和归类, 进而探讨整个扩展意义单位传达出的涵义和态度倾向及建构功能, 在此基础上揭示了该时期美国对外政策话语建构的主要内容和特征。结果显示, 该时期美国对外政策话语建构特征主要体现在建构国家身份, 重塑国家形象;界定敌对身份, 建构共同威胁;突出美国主导, 推崇多边合作三个方面。

语料库驱动的方法为对外政策话语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和途径, 该方法具有客观性、准确性、全面性、操作性强等特点, 采用该方法对对外政策话语进行定量和定性的分析需遵循以大型外交语料库或大规模真实语料为依据, 搭配词计算与索引行分析相结合以及言内语境和言外语境相结合的原则。

此外, 本文对语料库驱动方法的运用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 首先, 自建语料库的容量有限, 且文本类型比较单一, 只包括了领导人口头发表的讲话, 未来应进一步扩充语料容量, 收录一些和对外政策相关的国家组织机构话语及书面文件等, 使语料的代表性更充分。其次, 本文选择关键主题词为研究的节点词, 关键主题词突出了对外政策话语整体上的共性特征, 但未能反映其动态变化特征, 今后的研究可在结合历时语料库的基础上选取不同时间阶段的主题词作为节点词, 考察对外政策话语适应国际社会变化发展和国家战略调整的时代性和动态性特征。

注释

1 刘永涛:《试论美国对外政策分析领域的若干变化》, 载于《国际观察》1999年第1期。

2 主要作品有:Onuf, N.G., World of Our Making:Rules and Rule in the Social Theory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lumbia: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1989;Fierke, K.M., Changing Games, Changing Strategies:Critical Investigation in Security, Manchester: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1998;Mattern, J.B., Ordering International Politics:Identity, Crisis, and Representational Force, New York:Routledge Press, 2005;Hansen, L., Security as Practice:Discourse Analysis and the Bosnian War, 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 Press, 2006.

3 刘永涛:《试论美国对外政策分析领域的若干变化》, 载于《国际观察》1999年第1期。

4 参见Reyes, A., &quot;Strategies of legitimation in political discourse:From words to actions&quot;, Discourse and Society, Vol.22, 2011, pp.781-807;Aydin-Düzgit, S., &quot;Critical discourse analysis in analysing European Union foreign policy:Prospects and challenges&quot;, Cooperation and Conflict, Vol.49, No.3, 2014, pp.354–367;尤泽顺、陈建平:《话语秩序与对外政策构建:<政府工作报告>的词汇变化分析》, 载于《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09年第2期;尤泽顺:《话语、身份建构与中国东盟关系:<人民日报>新闻标题分析》载于《东南学术》2011年第5期。

5 参见Duncombe, C., &quot;Representation, recognition and foreign policy in the Iran–US relationship&quot;,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Vol.22, No.3, 2016, pp.622–645;Coe, K&Neumann, R., &quot;Finding Foreigners in American National Identity:Presidential Discourse, People,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quo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Vol.5, 2011, pp.819-840;刘永涛:《语言、身份建构和美国对外政策话语中的:“邪恶论”》, 载于《国际观察》, 2005年第5期。

6 参见Lee, Paul SN., &quot;The rise of China and its contest for discursive power&quot;, Global Media and China, Vol.1, 2016, pp.102–120;张志洲:《话语质量:提升国际话语权的关键》, 载于《红旗文稿》2010年第4期;叶淑兰:《中国战略性外交话语建议刍议》, 载于《外交评论》2012年第5期。

7 参见:吴瑛:《议程与框架:西方舆论中的我国外交话语》, 载于《国际政治经济评论》2008年第6期;吴瑛:《中国话语的议程设置效果研究—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为例》, 载于《世界政治》2011年第2期。

8 梁茂成:《语料库语言学研究的两种范式:渊源、分歧及前景》, 载于《外语教学与研究》2012年第5期。

9 参见Firth.J.R., &quot;Modes of Meaning, &quot;in J.Firth ed., Papers in Linguistics 1934-1951,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7, pp.190-215.

10 Firth.J.R., Papers in Linguistics 1934-1951,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7, p.14.

11 卫乃兴:《词语学要义》,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 第6页。

12 参见Sinclair, J.M., &quot;The search for units of meaning&quot;, Textus, Vol.9, No., 1996, pp.75-106.

13 卫乃兴:《词语学要义》,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 第308页。

14 张绪华:《语料库驱动的扩展意义单位研究——以最高程度强势语为例》, 载于《外语与外语教学》2010年第4期。

15 Sinclair, J.M., &quot;New evidence, new priorities, new attitudes, &quot;in Sinclair, J.M., ed., How to Use Corpora in Language Teaching, Amsterdam:Benjamins Press, 2004, pp.280.

16 Tognini-Bonelli, E., Corpus Lingusitics at Work, Amsterdam:John Benjamins Press, 2001, p.99.

17 卫乃兴:《基于语料库和语料库驱动的词语搭配研究》, 载于《当代语言学》2002年第4期。

18 参见:卫乃兴:《基于语料库和语料库驱动的词语搭配研究》, 载于《当代语言学》2002年第4期。

19 本文语料主要来源于以下网站:Speech and Remarks/whitehouse.gov. (http://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briefingroom/speeches-and-remarks) ;Secretary Kerry's Remarks (https://2009-2017.state.gov/secretary/remarks/index.htm) ;Secretary Clinton's Remarks (https://2009-2017.state.gov/secretary/20092013clinton/rm/index.htm.)

20 孙吉胜:《语言、意义与国际政治—伊拉克战争解析》,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第112页。

21 Halliday, M.A.K.,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London, Edward Arnold Press, 1994, p.312.

22 卫乃兴:《基于语料库和语料库驱动的词语搭配研究》, 载于《当代语言学》2002年第4期。

23 参见Biber, D., S.Johansson, G.Leech, S.Conrad&E.Finegan.Longman Grammar of Spoken and Written English, Cambridge:The MIT Press, 1999, pp.357-373, 508-509.

24 孙吉胜:《语言、意义与国际政治—伊拉克战争解析》,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第131页。

25 Barack Obama, &quot;Remarks by the President at the 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Commencement Ceremony&quot;, West Point, New York, May 28, 2014 (http://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4/05/28/remarks-president-uniteds-states-military-academy-commencement-ceremony)

26 卫乃兴:《基于语料库和语料库驱动的词语搭配研究》, 载于《当代语言学》2002年第4期。

27 Barack Obama, &quot;Remarks to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quot;, United Nations headquarters, September 23, 2009, (https://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the-press-office/2015/09/28/remarks-president-obama-united-nations-general-assembly.)

28 Sinclair, J.M., &quot;New evidence, new priorities, new attitudes, &quot;in Sinclair, J.M., ed., How to Use Corpora in Language Teaching, Amsterdam:Benjamins Press, 2004, pp.271-299.

29 尤泽顺:《话语、身份建构与中国东盟关系:<人民日报>新闻标题分析》, 载于《东南学术》2011年第5期。

对外政策; 话语建构; 语料库驱动;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18.03】民族主义思潮的两个来.. 下一篇【2018.02】中国北极治理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