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2018.04】突尼斯左翼政党的发展演变探析
2018-10-15 10:14:16 来源: 作者:余维海 高云 【 】 浏览:586次 评论:0

突尼斯左翼政治和政党具有悠久的历史。自1957年突尼斯共和国成立后, 社会主义宪政党长期执政, 一党独大。其他左翼政党数量少, 长期受到政府的压制和排挤, 民众支持率低, 政治上并不活跃。本·阿里政权被推翻后, 突尼斯国内政党图谱发生了巨大变化, 左翼政党呈现出许多新特征, 数量增多, 派系分化较为普遍。而2014年后, 传统左翼政党开始衰落, 新兴左翼政党异军突起, 左翼政党联盟频频出现。突尼斯左翼政党在国内政治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 在国内选举中也有不俗的表现, 在北非左翼政治图谱中较为抢眼。然而, 从整体上看, 突尼斯左翼政党也面临着来自国内外和党内外的一系列挑战。

一、突尼斯左翼政党的兴起与发展

左翼政党在突尼斯具有悠久的历史, 在促进突尼斯的民族解放和社会变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突尼斯共和国成立后, 在历史的纵向维度上虽然突尼斯各左翼政党的差异和变化较大。然而, 突尼斯左翼政党整体上一直是政治参与的主要力量, 甚至是主体力量。

(一) 突尼斯左翼政党的兴起

突尼斯位于非洲北部, 扼地中海东西航运的要冲, 这一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它成为列强的必争之地。1881年法国吞并突尼斯, 法国殖民者对突尼斯实行了长达75年的统治。一战前夕, 法国殖民者占有大量土地并雇用了很多农业工人, 战后法国资本家又在农业、工矿业和交通运输业方面扩大投资。由此, 一支数量庞大的工人阶级队伍形成。另一方面, 法国殖民政府统治突尼斯期间推行教育改革, 培养了一大批亲西方化的知识分子, 作为他们施行殖民统治的工具。20世纪初以来, 接受了现代思想的突尼斯知识分子逐渐觉醒, 为了维护民族尊严、争取民族独立, 他们组成党派, 并开始活跃于突尼斯社会。随着反殖民斗争的发展和民族独立意识的觉醒, 早期的突尼斯左翼组织纷纷成立。1907年, 爱国知识分子建立了青年突尼斯人党, 并创办了《突尼斯人报》。它是突尼斯最早的左翼政治组织之一。1920年, 青年突尼斯人党被改组为自由宪政党。1931年, 党内在对法国殖民当局态度问题上出现分歧, 并形成传统派和现代派, 传统派主张实行感化政策, 现代派主张开展群众斗争, 迫使法国当局实行改革。1934年3月, 以布尔吉巴为首的现代派与传统派决裂, 成立新宪政党1, 新宪政党带领突尼斯人民实现了民族独立。同年, 穆罕默德·哈马尔 (Mohamed Harmel) 创建了突尼斯共产党 (PCT) 。突尼斯共产党最初是法国社会党的突尼斯分部, 后被改组为法国共产党支部, 直至1936年才脱离法国共产党, 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

(二) 突尼斯左翼政党的发展历程

在政治转型过程中, 突尼斯经历了由一党制向多党制的过渡, 新宪政党包括后来的社会主义宪政党、宪政民主联盟始终处于执政党的地位。哈比卜·布尔吉巴政府和之后的本·阿里政府所实行的多党制实质上仍然是一党独大, 其他政党包括左翼政党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发展空间。茉莉花革命之后, 本·阿里政权被推翻, 反对党纷纷获得合法地位, 左翼政党逐渐发展成为突尼斯政坛最重要的政治力量之一。

1. 社会主义宪政党的一党专政时期 (1957-1981年)

突尼斯自1957年共和国建立至1981年的20多年时间内, 执政党社会主义宪政党一党独大, 布尔吉巴政府对政治反动派采取高压手段。在很长一段时期内突尼斯国内都没有出现右翼政党, 但除了执政的社会主义宪政党以外的其他左翼政党的发展情况也极其艰难。20世纪50年代, 突尼斯共产党指责布尔吉巴政府缺乏政治多元主义和大众阶级的边缘化。1962年年底, 在反对布尔吉巴政权的政变失败之后, 突尼斯共产党被禁止公开活动, 其报纸被关闭。1981年7月19日突尼斯共产党才得以恢复, 3个月后开始出版报纸《新路》。

另一方面, 在执政党内部, 由于不堪忍受布尔吉巴的专制统治, 部分突尼斯领导人脱离社会主义宪政党, 创立左翼政党, 但它们始终被社会主义宪政党压制。19 73年5月, 前计划和经济部长艾哈迈德·本·萨利赫 (Ahmed Ben Saleh) 创立人民团结运动 (MUP) 。1977年, 出版了《民主和人民自由宪章》, 在突尼斯掀起了一场政治大辩论。该党抨击布尔吉巴的政治纲领, 反对终身制, 主张建立一个公正、民主的社会, 要求对国家政治生活进行根本性改革。1971年艾哈迈德·梅斯蒂里 (Ahmed Mestiri) (曾于1966年任国防部长, 1970年任内政部长) 因反对布尔吉巴专制而辞职, 1972年在呼吁民主改革和多元化之后被开除出社会主义宪政党, 1978年6月14日创建了社会民主运动 (MDS) 。该党建立初期的纲领是建立一个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主义制度, 经济发展为社会公众服务。

2. 多党制下的曲折前进期 (1981年至今)

(1) 1981-2010年底:左翼政党获得合法地位, 独裁政权压制政治参与

20世纪七十年代末, 布尔吉巴政府决定对政治制度进行调整, 结束社会主义宪政党的一党制统治。1981年4月, 布尔吉巴在党的代表大会上正式宣布:突尼斯开始实行多党制。随后, 突尼斯共产党、社会民主运动和人民团结党等3个左翼政党获得合法地位。1981年11月, 突尼斯举行了第一次有反对党候选人参加的议会选举, 表明突尼斯的政治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但是由于布尔吉巴政府对反对派压制太甚, 合法的反对党不能正常活动, 连报刊也被查封。这一时期布尔吉巴虽然致力于非洲民主社会主义的建设, 并提出突尼斯实行多元化政治, 然而在实践过程中却存在着差异性。如:允许反对党存在, 但限制公开活动;提倡党内民主, 实际上布尔吉巴“一人说了算”。2布尔吉巴所谓的民主实际上是在分析国内外形势之后, 为了维护其专制统治而迷惑民众的一种说法而已。

1987年11月7日, 本·阿里发动政变, 以总统健康状况恶化为由, 宣布哈比卜·布尔吉巴不再适合留任, 由他自己出任总统。为了尽快稳定局势, 本·阿里在突尼斯实行民主化改革, 政治改革的主要内容是“由单一集权化向多元民主化转变”1, 将布尔吉巴时期的多党制民主推广到党内外和社会生活中。本·阿里与反对派实行和解政策, 对于在布尔吉巴时期受到极大压制的3个反对党给予更多的自由, 允许他们的刊物公开发行。1988年, 新增了3个合法的左翼政党, 它们是社会进步联盟 (后改名为民主进步联盟) 、自由社会党和统一民主联盟。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 本·阿里在确保宪政民主联盟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前提下, 引导反对党参政、议政, 逐步扩大新闻自由, 以减轻西方国家在民主、人权方面的压力。1994年大选, 上述6个左翼政党作为反对党进入议会。

本·阿里执政后到茉莉花革命之前的这段时期, 一些新的左翼政党出现, 它们开始参加政治生活, 在反对专制、争取民主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例如, 1988年11月30日, 为了聚集阿拉伯民族主义者, 阿卜杜拉·马尼·塔利里 (Abderrahmane Tlili) 创立了统一民主联盟 (UDU) 。1994年, 新选举法出台后, 统一民主联盟在议会选举中获得了163个席位中的3个席位, 在1999年和2004年的选举中分别获得了7个席位, 2009年增加到了9个席位。1994年4月9日, 穆斯塔法·本·贾法尔 (Mustapha Ben Jafar) 创建了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 (FDTL) , 2002年10月25日获得合法地位。在本·阿里统治期间, 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一直处于边缘地位。茉莉花革命后, 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成为中左翼世俗阵营的主要代表。2001年7月, 蒙塞夫·马祖基 (Moncef Marzouki) 创立了保卫共和大会党 (CPR) 。2002年, 保卫共和大会党被本·阿里政府禁止, 领导人流亡巴黎, 然而该党事实上仍然存在。保卫共和大会党的目的是在突尼斯建立一个共和政体, 其主打口号除了结社自由、言论自由之外, 便是性别平等、保障人权。其领导及成员大多是医生、学者以及人权律师。

(2) 2011年底至今:传统左翼政党开始衰弱, 新兴左翼政党异军突起

2010年年底茉莉花革命爆发, 随后本·阿里政权垮台, 突尼斯进入政治重建时期, 突尼斯政坛出现了新景观。原执政党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被取缔, 党禁全面解除, 旧政权时期的反对党纷纷取得合法地位, 各种新党大批涌现。突尼斯左翼政党迎来了发展契机, 并呈现出新的特点。

传统左翼政党开始走向衰弱或转型。比如进步民主党转变为自由共和党, 在2012年3月的会议之后完全放弃了它的左翼传统, 在2011年的制宪议会选举中, 获得了16个席位, 但在2014年的选举中只获得1个席位。另外, 2011年制宪选举后, 保卫共和大会党 (获得29个席位) 和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 (获得20个席位) 与伊斯兰复兴运动党结盟, 组成联合政府。但在2014年的议会选举中, 保卫共和大会党只获得4个席位, 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甚至失去了所有席位。

这一时期, 由于突尼斯政局的不稳定, 左翼政党为挽救颓势, 频繁分裂和组合, 出现了多个左翼政党联盟, 新兴左翼政党异军突起。2012年10月, 为了更好地巩固分裂的突尼斯左翼, 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更有效地展开竞争, 左翼政党联盟——人民阵线 (Popular Front) 成立。

目前, 突尼斯的政治光谱仍然相当广泛, 既有一个激进的右派, 以伊斯兰复兴运动党为代表, 也有激进的左派, 以人民阵线中仍然坚持共产主义立场的小党为代表。突尼斯左翼政党尚未达到掌权的地步, 它们需要通过参加民主选举才能实现参政。

二、突尼斯议会选举中左翼政党的浮沉

自从1957年共和国建立之后, 突尼斯共召开了14次议会选举, 最近的一次是在2014年。在议会选举中, 突尼斯左翼政党经历了布尔吉巴执政时期 (1957年7月-1987年11月) 和本·阿里执政时期 (1987年11月-2011年1月) 的严重压制, 到转型时期积极参与突尼斯的政治活动, 最终在突尼斯政坛占据了重要地位。布尔吉巴执政时期共召开7次国民议会 (1959年、1964年、1969年、1974年、1979年、1983年、1986年) , 前六次的选举中, 由于实行一党制, 执政的社会主义宪政党均获得议会全部席位。1986年的第7次议会选举施行了独立后的第一次多党竞选, 除执政党之外的3个合法的左翼政党也参加了竞争, 社会主义宪政党依然获得全部议席。这个阶段的突尼斯左翼政党受制于布尔吉巴的威权统治及一党制的限制, 未能获得议会中的任何席位。然而, 从本·阿里进一步推行民主化改革之后, 这种情形发生了改变, 直至茉莉花革命之后, 在2011年和2014年的两次议会选举中, 左翼政党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一) 本·阿里执政时期

本·阿里上台之后, 共召开5次议会选举 (1989年、1994年、1999年、2004年、2009年) , 1989年宪政民主联盟 (原社会主义宪政党) 获得全部议席。1994年大选中反对党进入议会。在1994年的议会选举中, 宪政民主联盟获得了163个席位中的144个席位, 成为执政党。四个左翼政党——社会民主运动、突尼斯革新运动 (原突尼斯共产党) 、统一民主联盟、人民团结党分别以10席、4席、3席、2席位列宪政民主联盟之后, 总计19个席位, 见表1。2009年的议会大选中, 左翼政党进步绿党获得合法地位, 并获得6个议席。这一时期的反对党中, 左翼政党所占席位和得票率总体上呈增长的趋势, 见表2。

表1:1994年3月20日突尼斯众议院选举结果     下载原表

表1:1994年3月20日突尼斯众议院选举结果

资料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Tunisian_general_election, _1994。

表2:1994、1999、2004、2009年议会大选结果     下载原表

表2:1994、1999、2004、2009年议会大选结果

资料来源:作者根据维基百科上的数据, 做了进一步的整理和统计。

从表1可以看出, 在1994年的选举中, 虽然左翼政党进入了议会, 获得了议席, 但是左翼政党数量较少, 民众支持率低。四个左翼政党加起来只获得了163个席位中的19个席位, 得票率也只有2.1%。而作为其中赢得最多反对席位的左翼政党, 社会民主运动也只是获得了30660票, 1.1%的投票率, 表明在本·阿里政权的控制下, 就连存在时间最长的反对党也无法与执政党抗衡。

从表2来看, 虽然突尼斯左翼政党所占席位和得票率总体上呈增长的趋势, 但是它们政治参与并不活跃, 在进入议会之后的连续四次大选中, 四个左翼政党的得票率总和都没有超过15%。另一方面, 除突尼斯革新运动之外的其他几个左翼政党的发展状况较为平稳, 而突尼斯革新运动却开始有衰弱的征兆, 所占席位不仅偏少而且呈下降的趋势。这是因为苏东剧变后社会主义阵营崩溃, 各个国家共产党的发展普遍变得更加艰难。

本·阿里执政时期, 宪政民主联盟始终主导着突尼斯议会选举的舞台, 这并不亚于布尔吉巴执政时期在一党制下的强大地位。本·阿里推行民主化改革, 但是20世纪九十年代开始, 他一步一步地控制了社会主义者、伊斯兰主义者、自由主义者等反对派势力, 有的被关进监狱, 有的被放逐国外。议会选举中的反对党只是本·阿里政权用来欺骗民众、模糊独裁政治体制的工具。

(二) 茉莉花革命之后

1.2011年制宪议会, 左翼政党与伊斯兰复兴运动势均力敌

2011年10月23日, 突尼斯举行制宪议会选举, 这是突尼斯现代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选举, 也是首次由独立选举机构组织和领导的全国大选。突尼斯制宪议会选举委员会27日公布最终结果:成立不久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在217个议会席位中获得89席 (37.04%) , 保卫共和大会党获得29席 (8.71%) , 人民请愿党获得26席 (6.74%) , 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获得20席 (7.03%) , 民主进步党获得16席 (3.94%) , 其他37个席位由22个小党或独立候选人获得。没有现任政权操纵这次选举, 没有促成一个有绝对优势政党的形成, 也没有出现一个新的有个人魅力的领导, 选举结果证实不存在占据主导地位的政治派别。1为了组成政府, 伊斯兰复兴运动党不得不寻求其他党派的支持, 获胜三大政党即伊斯兰复兴运动党、保卫共和大会和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一起结盟, 三大政党组成民族团结政府, 并担任三个领导职位, 即国家总统由保卫共和大会党主席蒙塞夫·马祖吉担任, 总理由伊斯兰复兴运动秘书长哈马迪·杰巴里担任, 制宪议会会长由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主席穆斯塔法·本·贾法尔担任。

在这次议会选举中, 就左翼政党内部的情况来看, 保卫共和大会党获得席位最多, 共29席;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获得20个席位位列第二;民主进步党获得16个席位位列第三;民主联盟获得5个席位位列第四;突尼斯工人共产党获得3个席位位列第五;剩下的6个左翼政党每个政党一个席位。总体上看, 11个左翼政党总共获得217个席位中的79个席位, 而伊斯兰复兴运动获得了89个席位, 二者之间的差距并不大, 左翼政党与政治伊斯兰势均力敌;但同时也能看出左翼政党派别众多、力量分散, 是左翼政党分裂的一种反映。与前几次的议会选举相比, 这一次左翼政党可以说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 虽然获得最多席位的是伊斯兰复兴运动, 但也可以看出, 左翼政党也得到了相当多的民众的支持, 为下一次选举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新政府组成之后, 开始处理国内一些最紧迫的问题, 但效果并不理想。旧政权倒台之后, 世俗党派和政治伊斯兰都获得了相对宽松的发展环境, 但二者之间的冲突也越来越激烈, 由于缺乏执政经验, 新政府无法控制冲突造成的社会不稳定。而在新政府内部, 保卫共和大会、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与伊斯兰复兴运动之间的斗争也使得新政府无法一心一意地解决民众最关心的问题。“尽管三个政党经常性地进行沟通, 但是依然无法改变现状, 而且外部还有来自反对党的施压。”2突尼斯的政治仍然由世俗政党主宰, 左翼政党对伊斯兰复兴运动的每一项关于伊斯兰的议案都提出质疑。另外, 突尼斯的经济形势持续恶化, 物价飞涨。虽然伊斯兰复兴运动的选民主要是由中产阶级组成, 但该党没有为青年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失业问题不断加重, 民众越来越怀疑伊斯兰复兴运动的政治理念。这一切都为左翼政党提供了机会。

2.2014年议会选举, 传统左翼政党衰退, 新兴左翼政党崛起

2014年10月30日, 由突尼斯制宪议会任命的全国最高独立选举委员会主席沙菲克·萨尔撒正式宣布2014年议会最终选举结果。突尼斯政党联盟突尼斯呼声党 (Nidaa Tounes) 获得议会217个席位中的85个席位, 从而最终赢得议会大选, 取代伊斯兰复兴运动成为政府的第一大执政党;伊斯兰复兴运动获得69个席位位列第二, 与2011年的选举相比失去了20席;由富商组成的鼓吹自由市场为主的自由爱国者联盟获得16个席位位列第三;左翼政党联盟人民阵线获得15个席位位列第四;右翼政党突尼斯希望党获得8个席位位列第五;中间偏左政党保卫共和大会党获得4个席位位列第六;剩下20席中的17席被10个其它政党瓜分, 最后3席留给了各类海外突尼斯人, 见表3。2014年12月22日, 突尼斯呼声党候选人贝吉·卡伊德·埃塞卜西当选总统。随后, 埃塞卜西提名哈比卜·埃西德负责筹建新政府。由于呼声党只占了85个席位, 而只有获得议会一半的票数 (109票) 才能通过新政府组建方案, 因此呼声党不得不与其他党派联合组阁以确保能达到109票的支持。2015年2月6日由突尼斯呼声党、伊斯兰复兴运动党、自由爱国者联盟和突尼斯希望党组成的新政府成立, 标志着中东剧变以来突尼斯历时四年的政治过渡进程基本完成。

表3:2014年议会大选结果及与2011年比较     下载原表

表3:2014年议会大选结果及与2011年比较

资料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Tunisian_parliamentary_election, _2014#Results.

在这次议会选举中, 除了新生的突尼斯呼声党占据榜首, 排名靠前的其他几个政党, 大都是在上一次选举中几近垫底的几个政党, 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反对伊斯兰主义。1从表3可以看出左翼政党的两个变化。第一, 在上次大选中告捷的保卫共和大会和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是这次选举中最大的输家。保卫共和大会由原来的29个席位减到了4个席位, 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失去了原来的20个席位, 没有能够进入议会。这两个左翼政党“由于与复兴运动党的结盟失去了很多党员和追随者;这一结盟的选择在选举活动期间没有明确表达”2。第二, 出现了左翼政党联盟——人民阵线, 并且在议会大选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当左翼政党意识到自身的分裂会增加伊斯兰复兴运动的优势时, 它们试图形成更广泛的联盟, 人民阵线、突尼斯联盟都是制宪议会后形成的左翼联盟。

此次选举中获得席数最多的党派——突尼斯呼声党成立于2012年6月, “是一个由自由党派和左翼政党以及前执政党宪政民主联盟的成员组成的政党联盟, 它的成立是为了抵制复兴运动党, 并且将世俗党派和左翼政党的分散的选票聚集在一起。”1这个世俗党派得到中产阶层特别是企业家群体的支持。但呼声党没有与左翼的人民阵线结盟, 这对于突尼斯左翼阵营的团结是不利的。政局的复杂以及伊斯兰主义和世俗主义意识形态的两极分化给左翼政党带来了挑战。

三、突尼斯左翼政党的政治定位

为了巩固执政党的地位, 哈比卜·布尔吉巴与本·阿里政府一方面推行所谓的民主化改革, 另一方面又压制反对党、限制它们的公开活动, 突尼斯左翼政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登上突尼斯政治舞台的。当前, 左翼政党不仅是突尼斯政坛的重要一极, 更是突尼斯民主转型的推动者, 已经发展成为一股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

(一) 左翼政党是突尼斯政坛的重要一极

左翼政党自兴起后, 便开始影响进而主导着突尼斯的发展轨迹, 哈比卜·布尔吉巴领导的新宪政党在突尼斯独立和建设初期发挥了重要作用, 得到了突尼斯民众的认可。在将威胁突尼斯独立、主权完整的法国殖民主义势力彻底驱逐出本国领土后, 布尔吉巴带领突尼斯人民开展国内改革。1961年11月布尔吉巴提出了“新宪政党的社会主义”的概念, 1964年10月新宪政党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正式宣布突尼斯实行“社会主义”, 将新宪政党改名为“社会主义宪政党”。会议确定以“宪政社会主义”为国家建设总方针, 实行国有、个体和合作社三种经济成分并存的体制, 以调动一切积极因素, 实现全面发展, 建立一个各种力量相互适应和保持均衡的社会。2社会主义宪政党带领突尼斯进行“宪政社会主义”的实验, 之后本·阿里领导的宪政民主联盟在突尼斯推进民主化改革。当时, 除执政党以外的左翼政党受到专制政府的限制, 处境艰难。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尤其是茉莉花革命之后, 左翼政党拥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政治影响力不容忽视, 成为突尼斯极具竞争力的政治力量之一。

与欧洲国家的情况不同, 突尼斯左翼政党最大的敌人是政治伊斯兰, 而不是右翼政党, 这是由阿拉伯地区特殊的宗教背景决定的。世俗党派与伊斯兰党派之间的博弈将成为突尼斯政党政治的主要内容。左翼政党与伊斯兰党派之间的对抗在转型时期表现得尤其明显, 如呼声党的成立就是为了团结突尼斯的左翼力量, 反对伊斯兰复兴运动。另一方面, 虽然左翼政党与右翼政党之间没有出现相互抗衡的情况, 甚至有过多次基于共同政治利益上的合作, 如呼声党的内部既包含了左翼派系也包含了右翼派系, 政治光谱十分广泛。但必须认识到, 这种合作往往不会长久。作为突尼斯政坛的重要一极, 左翼政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突尼斯政党政治的发展。

(二) 左翼政党是突尼斯民主转型的推动者

突尼斯独立之后, 受西方民主观念的影响, 哈比卜·布尔吉巴确立了民主化改革的方向和目标, 并付诸了一些行动, 如废除了君主制, 实行总统共和制;制定宪法, 保障了国民的基本权利;实行多党制, 承认突尼斯共产党、社会民主运动、人民团结党等政党的合法性等等。本·阿里上台后进一步推进了民主化改革, 确定了“法制、民主和开放”的执政原则, 倡导“开放”和“变革”, 取得了明显成效。但哈比卜·布尔吉巴和本·阿里主导的政治改革都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民主化, 其最终目的是为了稳固执政党的地位。茉莉花革命之后, 突尼斯开始向民主政治过渡。与总统主导下的政治改革不同, 这种民主政治是自下而上的, 是围绕着实现民众诉求而进行的。

左翼政党作为突尼斯最重要的政治力量之一, 对突尼斯的民主转型至关重要。一方面, 左翼政党的民主理念丰富了突尼斯的民主转型的内容。茉莉花革命之后, 突尼斯左翼政党强调自己作为议会政党的政治身份, 为突尼斯的民主转型献计献策。如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主张“通过建立新的、由选举产生的地方和区域委员会及其他适当的沟通机制来建立参与性民主”3。另一方面, 左翼政党的民主实践推动了突尼斯民主转型的进程。在现实生活中, 左翼政党以实际行动推进突尼斯的政治转型。在台下严格遵循议会程序, 执政后则与伊斯兰复兴运动组成的联合政府一起推动着突尼斯议会民主制不断成熟和完善。

总之, 转型期的突尼斯左翼政党党派众多, 政治影响力较大, 它们谋求在议会选举中打败其他的政治力量, 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和纲领。

四、突尼斯左翼政党面临的挑战

总体上看, 突尼斯左翼政党的表现并没有让人失望, 相反, 这上百年的发展历程某种程度上算得上是一部励志史。当前, 阿拉伯左翼力量普遍陷入了“夹缝中求生存”的状态, 突尼斯左翼政党同样也面临着一系列来自国内外和党内外的现实挑战。

(一)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国家宣扬“人权高于主权”, 直接插手中东地区事务, 甚至发动战争, 阻碍了突尼斯左翼政党的发展

苏东剧变后, 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坠入了谷底, 带来了长达20多年的运动低潮。1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强国试图建立由它们主导的世界新秩序, 它们通过思想意识领域的渗透和侵蚀给中东国家施加压力, 在中东地区制造社会混乱、紧张局势及有利于自己国家利益的政权更替。此外, 为了美化资本主义制度, 极力掩盖资本主义剥削、压迫的本质, 想方设法地污蔑、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 甚至篡改历史, 把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混为一谈, 掀起了反共浪潮。由于资产阶级长期的反共宣传, 反共主义已经成为某些国家政治文化的一部分。加之历史上阿拉伯各国政府对左翼力量和共产党的压制, 使得这些政党的处境相当艰难。“回顾阿拉伯国家共产党发展的历史, 可以发现, 这些党在其存在过程中始终步履维艰, 即使有所发展也很有限, 更谈不上兴盛, 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党能获得足够力量将自己的政治纲领付诸实践, 更没有任何一个党能对本国政权构成威胁或成为执政党。”2过去几十年以来, 突尼斯共产党逐渐衰弱。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 突尼斯共产党意识到, 它需要改变形象。1993年4月, 突尼斯共产党抛弃了共产主义, 并更名为突尼斯革新运动, 仍然坚持社会主义信念。但它没有根据新的形势提出新的理论, 意识形态僵化, 在内外政策上仍然和苏联保持高度一致, 因此影响力渐渐减弱。在1994年的选举中获得4个席位, 1999年获得5个席位, 2004年获得3个席位, 2009年获得2个席位。在茉莉花革命后, 不得不加入其它左翼政党。

(二) 突尼斯社会状况的不稳定和政治伊斯兰的存在, 是突尼斯左翼政党的绊脚石

第一, 突尼斯社会状况的不稳定, 无法给左翼政党提供一个好的发展环境。左翼政党代表的是社会中下层民众的利益, 但是在突尼斯民主转型的过程中, 社会结构也会产生相应的变化。社会中下层这一群体急剧地分化, 其利益诉求也在变化, 这样左翼政党的政策就没有了针对性。而且下层民众对于政治参与大多选择了以政治冷漠的方式对待, 左翼政党丢失了许多传统选民的支持。另外, 突尼斯的政党政治也一直处于变化之中, 这对于各个左翼政党来说, 既是机遇也是挑战。突尼斯左翼政党只有适应形势的变化, 并作出相应的战略和策略调整, 才可能在将来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第二, 政治伊斯兰的存在限制了突尼斯左翼政党的发展。在整个中东地区, 几乎所有国家的左翼政党都面临着如何与伊斯兰教相处的问题。在突尼斯, 左翼政党与政治伊斯兰之间的关系主要表现为左翼政党与伊斯兰复兴运动之间的关系。二者之间合作是出于政党利益的考虑, 是暂时的, 政治博弈才是主流。突尼斯革命之前, 独裁政权压制了伊斯兰复兴运动的发展。经过40多年的发展, 伊斯兰复兴运动积累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而左翼政党派别林立、力量分散、群众基础薄弱, 突尼斯革命的爆发为伊斯兰复兴运动登上历史舞台提供了机遇。2011年底, 两个世俗左翼政党——保卫共和大会党、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与伊斯兰复兴运动合作, 组建了联合政府。但由于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分歧, 这种合作注定了不可能长久, 不久各党派之间围绕一系列政治议题产生了争议, 矛盾不断加剧。2013年两起针对反对派政党领导人的政治暗杀事件让伊斯兰复兴运动党的处境更加不利1, 矛头直指伊斯兰复兴运动, 引发了包括突尼斯劳工组织在内的全国范围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左翼政党开始与右翼政党联合起来, 对抗伊斯兰复兴运动主导的过渡政府。在2014年10月26日举行的正式议会选举中, 伊斯兰复兴运动失去了议会第一大党地位, 继而在2014年12月底的总统选举中错失机遇, 这标志着其在中东剧变初期的相对优势地位出现了明显下降。但伊斯兰复兴运动在2011年和2014年的突尼斯议会选举中仍然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 这给左翼政党带来了压力。

(三) 突尼斯左翼政党内部存在诸多问题

第一, 如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左翼政党一样, 突尼斯左翼政党派别林立、力量分散、矛盾重重, 如何处理左翼政党各派别之间的关系, 加强彼此之间的团结, 是突尼斯左翼政党必须解决的问题。在突尼斯进入转型期之后, 左翼政党越来越多, 它们很快走到了一起, 组成联盟。但是每个政党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和政治倾向, 代表着不同的利益群体。各个左翼政党虽然同属于左翼阵营, 但是在具体问题上仍然会产生矛盾, 例如在突尼斯是否是阿拉伯民族的一部分, 巴勒斯坦问题和阿拉伯——犹太复国主义冲突, 以及两大社会主义力量——中国和苏联等问题上都曾存在不同的观点。2各政党能否求同存异, 将决定左翼政党在突尼斯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决定其主张、政策能否被落实。

第二, 突尼斯左翼政党的民主协商机制不完善, 领导人的长期专权造成了党内民主的缺失。一些左翼政党如保卫共和大会党、劳工与自由民主论坛的成员心甘情愿地接受领导人的决定, 只要他们认为这些决定是对党有利的, 即便不是民主的他们也能接受。3由于政党内部缺乏民主协商解决分歧的机制, 领导人倾向于采取威权主义的方式解决意见分歧, 当其他领导人无法通过该党实现其政治参与的愿望之后, 便倾向于脱离该党或者加入其他政党, 这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左翼政党的分裂。左翼政党的领导人应该考虑党内成员的意见, 从内部民主化, 促进党的团结, 而不仅仅听从一小群精英阶层的意见。

第三, 突尼斯左翼政党的群众基础较为薄弱。主要有以下原因:茉莉花革命之前, 由于威权政权的压制, 左翼政党没有机会与群众组织取得紧密联系。突尼斯独立之后, 突尼斯民众获得了一定的政治参与渠道, 它们成立了一些组织, 为工人、妇女、学生等群体争取利益, 比如突尼斯总工会、突尼斯妇女联合会、突尼斯学生总工会、突尼斯工商联合会、突尼斯农业联合会等等。但是, 随着突尼斯威权主义体制的发展, 这些组织逐渐发展成为政府控制民众的工具。同时, 威权政权也压制着左翼政党, 致使左翼政党无法参与国家政策的制定和实施, 无法利用媒体进行大规模的宣传, 因而得不到民众的支持。茉莉花革命之后, 一方面, 左翼政党的群众工作不到位。尽管妇女在突尼斯的斗争历史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但突尼斯左翼政党并没有重视妇女的地位, 妇女很难进入领导阶层。即使有妇女组织存在, 但大多数左翼政党例如工党和统一民主爱国者党, 通常都没有积极地和妇女组织联系。对于青年和学生, 左翼政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学生组织, 迫使他们服从自己的控制, 而不是争取青年和学生的支持。另一方面, 突尼斯革命后出现的新兴左翼政党没有执政经验, 领导人之间冲突不断, 为了在之后的选举中取得胜利, 左翼政党频繁分裂、组合, 派别林立、力量分散, 这种不稳定状态使得它们无法取得民众的信任, 不利于扩大群众基础。

五、结语

二十世纪初以来, 突尼斯左翼政党历经坎坷。在民族解放运动中虽然没有发挥领导作用, 但是它们与法国殖民者和封建势力的斗争唤醒了民众的民族意识。共和国建立之后, 左翼政党经历了社会主义宪政党的一党专政时期和多党制下的曲折前进期, 在执政党的打击、压制下前行。2011年茉莉花革命之后, 原执政党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 (RCD) 被取缔, 党禁全面解除, 突尼斯左翼政党迎来了发展契机。回顾突尼斯左翼政党的发展历程, 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首先, 突尼斯左翼政党的演变过程是以议会选举为背景的, 议会选举是突尼斯左翼政党参与政治生活、表达政治观点、开展政治活动、检验政治力量的重要场所。要想扩大政党的影响力, 加强左翼阵营的团结, 左翼政党必须重视这一平台, 积极参与竞选。

其次, 突尼斯左翼政党的发展受到国内外、党内外综合因素的影响。在国际上, 受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低潮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主义国家插手中东国家事务的影响;在国内, 受到有宗教背景的更有动员能力的伊斯兰复兴运动的限制。除此之外, 政党自身还存在着左翼政党派别林立、力量分散、矛盾重重, 政党制度建设不完善, 左翼政党群众基础薄弱等诸多问题, 这些挑战必将阻碍突尼斯左翼政党的发展。虽然存在种种不利因素, 但目前左翼政党仍然占据了突尼斯政坛的重要地位, 说明有相当多的突尼斯民众还是支持突尼斯左翼政党。

最后, 左翼政党的团结是解决当前问题的有效途径。突尼斯的现代史证明,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左翼分裂状态并不意味着意识形态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而是激进分子之间的冲突, 以及集中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托洛茨基主义和毛主义等问题上的争论。左翼政党的分裂削弱了左翼阵营的影响力, 它们在分裂的同时, 政党与政党之间又基于某些共同的利益而联合, 但是这种联合却持续时间较短。相反, 短暂联合后, 左翼政党的分裂变得更加严重。只有左翼政党内部团结一致, 才能与政治伊斯兰抗衡。正如在2016年初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举办的“万寿论坛”上, 突尼斯人民阵线政治局委员吉拉尼所言, 虽然2008年的金融危机暴露了资本主义的体制性危机, 但资本主义有自我调节和应对危机的能力, 而左翼力量大部分思想僵化、力量分散, 没有把握发展良机。左翼力量不能故步自封, 不能将马列主义神圣化、宗教化, 而应根据国际形势的新情况和各自国家的具体情况, 在旧的基础上建立新的原则。1

总而言之, 突尼斯左翼政党目前既面临机遇, 也充满挑战。它不仅是北非地区更是世界左翼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应该给予必要的重视, 从中汲取经验。

注释

1 新宪政党, 1934年由首任总统布尔吉巴创立, 1964年改为社会主义宪政党, 1988年改为宪政民主联盟, 2011年随本?阿里政权倒台而解散。

2 杨鲁萍、林庆春:《列国志?突尼斯》,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 第49页。

3 杨鲁萍、林庆春:《列国志?突尼斯》,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 第51页。

4 Marina Ottaway, "Learning Politics in Tunisia", No.26, April, 2013, p.1.

5 Transition at a Crossroads:Tunisia Three Years After the Revolution (http://docs.house.gov/meetings/FA/FA13/20150714/103741/HHRG-114-FA13-Wstate-CampbellL-20150714.)

6 殷之光:《经略:突尼斯选举, 民主的进步还是世俗派逆袭?》, 观察者 (http://www.guancha.cn/jinglue/2014_11_06_292256.shtml.)

7 Isabel Sch鋐er, The Tunisian Transition:Torn Between Democratic Consolidation and Neo-Conservatism in an Insecure Regional Context, European Institute of the Mediterranean, 2015, p.20.

8 Tunisia’s Struggle for Political Pluralism After Ennahda (https://www.americanprogress.org/issues/security/reports/2014/04/03/87049/tunisias-struggle-for-political-pluralism-after-ennahda/.)

9 杨鲁萍、林庆春:《列国志?突尼斯》,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 第89页。

10 Ettakatol (http://www.tunisia-live.net/2011/10/10/party-profile-ettakatol-forum-democratique-pour-le-travail-et-les-libertes-%D8%A7%D9%84%D8%AA%D9%83%D8%AA%D9%84/.)

11 聂运麟:《新时期新探索新征程——当代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的理论与实践研究》, 经济科学出版社2014年版, 第3页。

12 严庭国、廖静:《阿拉伯国家共产党的发展历程及影响》, 载于《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0年第4期。

13 2013年2月6日, 统一民主爱国党领导人肖克里·贝莱德 (ChokriBelaid) 被暗杀, 同年7月, 人民阵线领导人穆罕默德?布拉米 (Mohamed Brahmi) 也被暗杀。

14 Khalil Kalfat, Mapping of the Arab left, North Africa Office, 2014, p.27.

15 Anne Wolf, Can Secular Parties Lead The new Tunisia,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2014, p.19.

16 曹倩:《阿拉伯地区社会主义的发展现状与前景——阿拉伯左翼政党考察团谈自身发展及左翼合作》, 载于《当代世界》2016第5期。

突尼斯; 左翼政党; 发展演变; 阿拉伯地区;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18.04】南非共产党对现阶段南.. 下一篇【2018.03】老挝人民革命党意识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