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2020.02】尼共(联合马列)与尼共(毛主义中心)的合并:挑战与前景
2020-06-28 22:25:59 来源:《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2期 作者:唐鑫 【 】 浏览:193次 评论:0

    尼泊尔是一个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小国。2008年5月28日,尼泊尔制宪会议宣布废除长达二百多年的君主制,建立联邦民主共和国,引起了世界的关注;而共产党作为尼泊尔政坛强大的主导势力之一,不能不令这个南亚国家成为全世界共产党人的关注焦点。2017年底,由尼共(毛主义中心)和尼共(联合马列)共同组成的左翼联盟在中央和地方选举中均取得压倒性胜利,组建了该国自2008年实行联邦民主制以来的首个稳定政府;同时,两党领导人宣布开启合并进程,经过多轮谈判,新的尼泊尔共产党于2018年5月17日正式成立。尼泊尔最大的两个共产党的合并,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尼共(毛主义中心)与尼共(联合马列)合并的现实基础
    尼共(毛主义中心)和尼共(联合马列)是尼泊尔政坛之中影响力最大的两个共产党,自2008年共和国成立以来,两党之间既有合作又有斗争,造成了较大内耗,阻碍了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应该说,两党的合并,是符合其各自现实利益、符合尼泊尔人民群众期望、符合尼泊尔推进民族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需要的必然选择,具备了深厚的现实基础。
    首先,合并组建尼泊尔共产党,是尼共(毛主义中心)和尼共(联合马列)符合各自现实发展利益的明智选择。第一,尼共(毛主义中心)从2008年制宪会议首次选举以来,无论是实力还是影响力都在走下坡路,从独揽601个制宪会议席位中的229席的第一大党,变为2017年议会选举中仅占有275个席位中的53席的第三大党;在2012-2016年又遭遇两次较大的分裂,革命时期积累下来的群众基础大量流失,尼共(毛主义中心)已很难再凭一己之力决定尼泊尔政局,而同尼泊尔大会党相比,意识形态和政治主张相近的尼共(联合马列),是能使尼共(毛主义中心)在政坛上发挥最大作用的唯一潜在盟友。第二,尼共(联合马列)虽然早已是从事议会斗争的政党,但该党采取的和有着亲印度传统的、资产阶级性质的尼泊尔大会党联合的机会主义策略,使很多尼共(联合马列)的支持者感到失望,总书记奥利也希望借助毛派力量来制衡党内的反对派,同尼共(毛主义中心)的联合,也是尼共(联合马列)实现稳定执政的首选。第三,尼共(毛主义中心)和尼共(联合马列)各自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均有所变化,总的来说是毛派的立场“右转”,向尼共(联合马列)靠拢,而尼共(联合马列)的立场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左转”,两党的根本原则分歧正在弥合。尼共(毛主义中心)经历党内左派和右派的分裂后,承认当前尼泊尔已经是资本主义社会,主张“发展21世纪人民民主”,不再谋求通过武装斗争在较短时间内完成社会主义革命;尼共(联合马列)仍然继续主张“人民多党民主”路线,但也表现出对毛派武装斗争历史贡献和思想主张的宽容态度。
    其次,合并组建尼泊尔共产党,是尼泊尔共产党人长期稳定执政,对抗以尼泊尔大会党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政治力量,抵制印度干涉,维护国家独立自主的必然选择。一方面,两个共产党组成的左翼联盟在2017年中央和地方选举中大获全胜,取得了众议院(下院)275个席位中的174席,占63.3%,在国民议会(上院)的59席中占有42席,占71.2%,在全国7个省级行政区的6个之中执政。两党的合并,既是两党对选民作出的重要承诺之一,也是进一步巩固自身执政地位,建立一个有权威的稳定政府的基础。另一方面,印度对于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党政府十分警惕,担忧尼泊尔将走向“亲中”的道路,难以维持在尼泊尔的特权,通过各种渠道干涉尼泊尔内政,借口马德西民族自治问题对尼泊尔实行“非正式禁运”,企图对其制宪进程施加压力,对尼泊尔国内经济和人民生活造成了很大困难;有着亲印度传统的尼泊尔大会党虽处于反对党的位置,但其政治能量不容小觑,是尼泊尔共产党的强大对手。大会党作为一个资产阶级政党,绝不能指望它将尼泊尔民族民主革命进行到底,更不用谈向社会主义革命转变了。所以,尼共(毛主义中心)和尼共(联合马列)的合并,是解决尼泊尔共产主义力量内耗的手段,也为进一步整合全国其他共产主义党派及进步团体创造了前提条件。
    最后,合并组建尼泊尔共产党,是完成民族民主革命遗留任务和继续推动社会主义革命,进一步发展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客观需要。历史经验表明,对于尼泊尔这种被列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的国家,必须要有一个具备强大凝聚力和号召力的有为政府,才有可能实现独立自主,根本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走上现代化发展道路;而要实现这一点,必须要有一个有能力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完成革命与建设事业的领导核心。最早的尼泊尔共产党创立于1949年,但很快由于在重大原则和路线问题上的分歧而不断分裂。进入20世纪90年代,尼共(联合马列)(1991年1月合并而成)和尼共(毛泽东主义)(1995年3月改名成立)分别成为走议会斗争道路和武装斗争道路的、实力最强且最具代表性的政党。毛派在1996年至2006年期间发动了“人民战争”,2006年同包括尼共(联合马列)在内的“七党联盟”达成协议,建立了联邦民主共和国。客观地说,这一阶段尼泊尔民族民主革命的胜利,是以毛派领导的武装斗争为主,辅以尼共(联合马列)以及其他民主党派的议会斗争而共同取得的。然而,共和国成立后,制宪会议从2008年起,直至2015年才通过现行宪法,在同年9月20日生效,历时7年;尼泊尔一直难以建立一个稳定有效的政府,2008年至今共历经十任总理,其中7任由共产党人担任(毛派3任,尼共(联合马列)4任)。也就是说,这种“走马灯”式的政府更迭,很大程度上是两个共产党相互拆台,彼此倾轧的结果,导致宪法长期“难产”,国家机构不能发挥积极作用,更令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陷于停滞,资产阶级政党从中得利,打击了人民群众的政治积极性。这样的教训使得两党领导人开始考虑联合与合并,以建立一个强大的核心,整合国内进步力量,领导人民推进尼泊尔的共产主义运动。
    二、尼泊尔共产党合并的过程
    2017年10月3日,尼共(毛主义中心)和尼共(联合马列)正式宣布组建左翼联盟参加大选,同时也是第一次公开表示将开启两党合并进程;2018年5月17日,尼共(毛主义中心)和尼共(联合马列)宣布解散,成立尼泊尔共产党,在形式上完成了两党的合并。不过,合并工作还未完成,仍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从2017年10月3日至今,尼泊尔共产党合并的过程可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一)初步推进阶段(2017年10月3日至2018年2月19日)
    第一阶段,即2017年10月3日至2018年2月19日,是合并的初步推进阶段。由于两党都将全部精力放在了组织竞选和选举胜利后政府构成的席位分配上,无暇顾及合并工作,所以取得的进展有限。因此这个阶段的两党合并进程是作为大选承诺和政府权力分配的“附属任务”存在的。主要的成果有:
    一是公开宣布合并决定,成立专门负责合并工作的党际协调机构。2017年10月3日,尼共(毛主义中心)、尼共(联合马列)和尼泊尔新力量党在首都加德满都签署六点协议,正式宣布组成左翼同盟参加中央和地方选举,同时三党表示将在大选以后实现合并,决定成立一个包括8名成员的统一协调委员会(尼共(联合马列)4人,尼共(毛主义中心)3人,尼泊尔新力量党1人)。不过,新力量党很快因对选区分配不满而退出了联盟和合并进程。二是全力准备中央和地方选举,较好协调了政府机构和人员安排问题,为两党合并创造了坚实基础。新力量党退出后,两个共产党商定按照6:4的比例分配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的选区。左翼联盟在11月7日发布竞选纲领,提出了“在共产党领导下实现变革,在共产党领导下实现社会公正和繁荣”的口号,两党达成了更广泛的政治共识。在2017年12月举行的大选中,左翼联盟在中央和地方均大获全胜,两党工作重心立即转向新政府组建方面,以尼共(联合马列)主席奥利为总理的政府于2018年2月15日宣誓就职。但尼共(毛主义中心)并未立即加入政府,原因是毛派希望在政府组建之前实现党的合并。三是确定了合并谈判的基本方式,对双方的立场主张与核心分歧有了初步认识。选举结果揭晓后,两党开启了合并谈判,以两党主席、两党的中央机构、统一协调委员会为主导。从媒体报道中可以看出,两党领导人对合并进程过于乐观,但由于紧张的日程安排和对合并后党的组织结构的巨大分歧而无法实现;大选结束三个星期后,统一协调委员会仍未召开过会议。在这期间,三个核心的意见分歧逐渐清晰:确定统一党的意识形态和基本原则、确定统一党的组织结构和领导模式、以及确定统一党的人事安排。
    2018年2月19日,经过艰苦谈判,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终于签署了“七点协议”:合并而成的新党名称为尼泊尔共产党;党的指导思想留待合并后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予以确定;在首次党代会以前,马克思列宁主义将作为合并后的党的指导思想和政治原则;合并后的党中央将建立规模相对较小的常务委员会、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奥利和达哈尔将轮流担任政府总理并平分任期;总统和联邦议会副议长由尼共(联合马列)党员担任,副总统和联邦议会议长将由尼共(毛主义中心)选派;部长人选由双方协商确定。至此,两个共产党的合并谈判总算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二)实质合并阶段(2018年2月19日至5月17日)
    第二阶段,即2018年2月19日两党签订“七点协议”至2018年5月17日尼共(联合马列)与尼共(毛主义中心)同时宣布解散、成立尼泊尔共产党为止,可以称作实质合并阶段。由于“七点协议”将解决指导思想这一难题的任务留给了新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因此这一阶段两党主要就合并后党的组织结构、中央机构的规模、人选和分配等问题进行谈判。
    由于涉及权力分配和人事安排等最为核心的问题,谈判比第一阶段更为艰难,两党正式合并的日期一再推迟,对三个重要问题的争执是导致合并日期一拖再拖的根本原因。一是党的中央机构权力分配问题。尼共(联合马列)曾希望两党按6:4或7:3的比例分配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常务委员会的人数,并由该党主席奥利单独出任新党主席,引起尼共(毛主义中心)的强烈不满,毛派要求两党需要保持合并进程中的“平等地位”,提出按照5:5的比例进行分配,党内也产生“若达哈尔不能担任新党主席,就停止合并进程”的呼声。二是重大意识形态和历史问题。在第一阶段的会谈中,两党对于各自所主张的“毛泽东主义”、“21世纪人民民主”、“人民多党民主”均不作让步,但毛派要求必须在临时党章中肯定“人民战争”的历史贡献。三是党的选举标志问题。尼共(联合马列)认为新党应沿用该党的红日标志,而尼共(毛主义中心)则希望新党采用红日加镰刀锤头的标志。两党针对上述三个问题的谈判进展并不顺利,一度引起破裂的担忧。
    不过,谈判在5月7日前后取得关键突破,合并后的尼泊尔共产党终于在2018年5月17日正式成立,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也于同日宣布解散,并取得以下成果:
    在政府权力分配上,“七点协议”签署后,尼共(毛主义中心)不再坚持把完成合并当作组建政府的条件,于是两党在2018年2月22日敲定政府部长的人员安排,尼共(联合马列)党员分得11个部长职位,尼共(毛主义中心)获得7个部长职位。尼共(联合马列)主席、政府总理奥利也表示在任期的最后两年,将总理职务和政府权力交给尼共(毛主义中心)主席达哈尔。
    在组织结构设置上,两党商定,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须同时解散,重新注册成立新党,设立中央、省、地区、基层自治机关、选区共五个层级的执行机构,以同本国的联邦制度相适应。在中央层面,设置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常务委员会;在省级行政区层面设立省级委员会和书记处。在合并后的两年之内召开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
    在中央组织规模和权力分配上,两党同意前尼共(联合马列)主席奥利和前尼共(毛主义中心)主席达哈尔为党的联合主席,两人权力相同;中央委员会由441人组成,前尼共(联合马列)选派241名中央委员,占54.5%,前尼共 (毛主义中心) 选派200名中央委员,占45.5%;中央常务委员会由43人组成,其中26名常委为前尼共(联合马列)党员,约占57.8%,另外19名常委为前尼共(毛主义中心)党员,约占42.2%。双方同意暂不设立中央政治局,由9人组成的中央书记处处理党的日常事务,前尼共(联合马列)籍的毕斯努·普拉萨德·保德尔(Bishnu Prasad Paudel)出任中央书记处总书记。
    在临时党章和选举标志的确定上,统一协调委员会设置了两个工作组,分别负责临时党章和必要政治文件的起草工作以及两党的地方委员会和姊妹组织的合并工作。双方同意在临时党章的序言中肯定1990年民主运动、1996-2006年“人民战争”的历史作用,树立马克思列宁主义为党的指导思想。新党将沿用尼共(联合马列)的红日图案作为选举标志。
    (三)整合巩固阶段(2018年5月17日至今)
    从形式上看,两党的合并进程在2018年5月17日已经完成,可事实并非如此,地方机构和姊妹组织仍然维持着分立状态,党章和其他党内规范还很不完善,最为棘手的党的指导思想和政治路线问题还被搁置,仍然存在着陷入僵局甚至再度分裂的可能性。因此,从2018年5月17日直到未来召开尼泊尔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完全解决党的指导思想问题之前,应属于合并进程的整合巩固阶段。这一阶段的重点在于合并两党的地方机构和姊妹组织,成立中央各个职能部门,以及确定党的指导思想和政治路线。
    尼泊尔共产党成立后,合并进程实现了从党际合作到党内整合的质变,主导权也落到以两名联合党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手中。但这时的党很大程度上仍然只是形式上的合并,原先两党的固有区别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才能逐渐消除,仍然存在逆转的危险。因此,尽快推动合并的最终实现,是新的党中央的迫切愿望。在新党成立的第二天,中央书记处书记保德尔就表示要在三个月内确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的人选,建立规模在135人左右的中央政治局,以及完成地方委员会和姊妹组织的合并工作。
    不过,事实又一次证明尼共中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低估了合并进程的困难。尽管两党姊妹组织的合并工作取得了一定进展,但在地方党委的合并与人事任命工作方面却陷入僵局,甚至将这个仅成立数月的党拖到再次分裂的边缘。据尼泊尔媒体报道,尼共联合主席奥利和中央书记处成员马达夫·库马尔·内帕尔及其支持者之间的矛盾和分歧,是地方委员会合并工作停滞不前的根本原因。争论的焦点在于地方委员会和部门领导人的选拔标准和人选问题。2018年9月,中央书记处在讨论地方委员会人选的选拔标准时,内帕尔与书记处总书记保德尔之间发生争执。9月21日,尼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确定了党在七个省级行政区委员会的主要人选,引起当时正在中国访问的内帕尔的强烈不满,他认为书记处故意绕开他作出决定。11月21日,内帕尔同21名中央委员递交了一份备忘录,要求提早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并在确定中央委员分工之前组建中央政治局。进入2019年,在多次抗议碰壁后,内帕尔及其支持者单方面提出了另外一份地方委员会负责人名单,反对中央在内帕尔缺席的情况下推动合并进程,甚至声称将成立“平行的”委员会;而奥利及其支持者有意将内帕尔排除出决策圈,双方裂痕进一步加深。
    纷争使已经基本合并的15个地区委员会无法得到中央批准并开展工作,还导致负责地方委员会、职能部门和姊妹组织合并的9人工作组被解散。该工作组在2018年12月20日成立,本应于2019年1月向中央汇报合并进展情况,但由于分歧严重,2月22日,中央书记处会议决定解散工作组,由两名联合主席和书记处直接领导这一进程。4月21日,尼共中央书记处会议通过了地方委员会主要负责人的最终名单,标志着合并与统一进程又向前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在联合主席达哈尔及其他中央领导人的斡旋下,奥利和内帕尔达成谅解。在党的77个地区委员会中,45个由前尼共(联合马列)党员担任主席,前尼共(毛主义中心)党员担任书记;32个由前尼共(毛主义中心)党员担任主席,前尼共(联合马列)党员出任书记。尼共中央于22日(尼泊尔第一个共产党成立纪念日)正式任命了全部77个区委的负责人。8月16日,尼共公布了中央32个职能部门的部长、副部长名单,又解决了整合道路上的一大组织人事难题。
    三、合并后尼泊尔共产党面临的挑战与发展前景
    至2019年底,尼泊尔两个共产党的合并进程已完成绝大部分工作,已经作为一个统一的政党进行政治活动。不过,如上文所述,这一进程还没有彻底完成,再度分裂的风险依然存在,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失去的可能。与此同时,处于执政地位的尼泊尔共产党,要如何履行对选民的承诺,带领国家和民族走向完全独立、彻底改变落后面貌;如何推动民族民主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进一步整合尼泊尔共产主义力量;如何应对资产阶级政党的挑战和外部威胁,实现党的长期执政;如何防范党内宗派主义、山头主义、修正主义的倾向,巩固党的团结和统一,是未来尼泊尔共产党面临的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难题。
    (一)实现思想统一,确定党的指导思想
    目前看来,尽管仍存在不确定的因素,尼共中央已经基本形成共识,预计将很快组建146人组成的中央政治局(前尼共(联合马列)党员81人,前尼共(毛主义中心)65人),其他姊妹组织的合并工作也应会比较顺利。如何最终确立党的指导思想和政治路线,统一全党思想,将是一个核心问题。2018年4月22日,一些毛派党员在两党举行的列宁诞辰纪念活动上提出抗议,认为由尼共(联合马列)准备的活动横幅上没有体现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形象,却展示了尼共(联合马列)创始人们的头像。在讨论中央下设各部门负责人的过程中,党内对于组织部、宣传部、党校等关键部门的人选亦有争论,都担心对方因此掌握了意识形态方面的话语权,而将“人民多党民主”或“21世纪人民民主”强加于全党。
    目前,就指导思想和意识形态方面,全党形成的共识是:承认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和一般原则,确认前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在尼泊尔革命之中的历史进步作用,主要是对毛派领导的“人民战争”加以肯定。主要的分歧在于,前尼共(联合马列)坚决不愿放弃自己所主张的“人民多党民主”理论,前尼共(毛主义中心)也坚持“毛泽东主义”和“21世纪的人民民主”等思想主张。尽管大选时期的左翼联盟竞选纲领和谈判中形成的“七点协议”为解决理论问题奠定了基础,但政纲的规定过于具体,策略性较强,缺乏理论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般原则尚未被严肃认真地结合尼泊尔具体国情进行运用。也就是说,尼共要在其首次党代会上,进行重大理论创新,统一全党思想,预计不会单独选择“人民多党民主”或“毛泽东主义”,而是经过深入的理论分析和讨论,发展出一个符合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包含“人民多党民主”、“毛泽东主义”和“21世纪的人民民主”合理部分的,符合尼泊尔国情的指导思想,回答尼泊尔社会性质、发展阶段、主要矛盾、基本动力、革命对象、主要任务等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指明尼泊尔推动民族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路径和方向,为尼共打下坚实的思想基础。
    (二)加强党的自身建设,维护党的团结统一
    具体而言,尼共亟需解决宗派主义、腐化变质两个党内难题。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都是1949年以来尼泊尔共产主义各党派不断分化整合的产物。两党合并后,旧有的宗派并未自动消失,而是交织在一起,变得更加复杂。党内的宗派斗争一直在干扰着合并的实现。2018年2月22日,尼共(毛主义中心)将三名反对合并的中央领导人开除出党;奥利和内帕尔关于地区委员会负责人的意见纷争,导致合并进程停滞了数月之久,甚至将党拖到分裂边缘;达哈尔和奥利也分别在不同场合提到党内外的反对势力试图阻止合并进程,破坏党的统一。而在完成政治局、中央机构和其他姊妹委员会的整合组建工作中,以及未来党的首次代表大会召开时,围绕党的人事安排、指导思想和政治路线,极有可能又一次引发党内的斗争,甚至使党重新分裂。应该说,如何避免宗派主义,统一全党思想,消除党内“山头”,是尼共最需要全力解决的问题。
    要造就一个团结统一的马列主义政党,至少须具备三个基本条件:统一的指导思想,团结且有权威的党中央,以及对民主集中制的真正贯彻。遗憾的是,对于尼共来说,这三个条件都还在逐渐形成之中,短期内还不可能消除前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及其内部派别的分野,在实质上成为一个统一的党。这对于党中央,尤其是党的两名联合主席的政治智慧,是极大的考验。尼共联合主席达哈尔在2018年6月15日的一次讲话中谈到,党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央,以同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无政府主义、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作斗争。他指出,集体主义的原则在党内已经有所旁落,他呼吁全党发扬牺牲奉献与奋斗精神,恢复共产党人的集体主义价值观。尼共需要在党内落实民主集中制,严肃党的纪律,确定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政治规矩;充分发扬民主,听取党内各方意见,保障党内选举的公平、公正、透明。中央领导人要从党和共产主义运动的长远利益出发考虑问题,利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手段解决党内分歧,而不能简单地“分道扬镳”、“一走了之”,重复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史中的错误。
    另一方面,尼共需要保持自身的革命性、先进性、纯洁性,同一切腐化、变质、蜕变倾向进行坚决斗争。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从其他国家的经验上看,在和平与多党民主制中的共产党,更容易发生丧失自身革命性,成为追逐选票和眼前利益的“选举党”,堕入改良主义和“议会迷”的泥坑之中的倾向。只有保持党的革命性、先进性和纯洁性,提出一个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清晰战略,提供一套可以替代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社会主义理论主张,才能将议会斗争和群众运动结合起来,把多党制和议会选举“由向来是欺骗的工具变为解放的工具”。
    (三)巩固执政地位,推动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左翼联盟的获胜和尼泊尔共产党合并工作的基本完成,为建立2008年共和制确立以来的首个稳定政府创造了良好条件,处于执政地位的尼共,需要履行对选民的承诺,应对来自各方的挑战和干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促进尼泊尔经济发展。
    第一,尼共面对着来自反对党的直接压力,其中尤其以资产阶级性质的尼泊尔大会党为主。大会党是尼泊尔政坛老牌政党,政治经验丰富,在尼泊尔拥有众议院(下院)63个席位和联邦议会(上院)的13个席位,具有比较大的话语权,也是目前国内唯一有能力挑战尼共执政地位的政治力量。该党党首德乌帕和其他领导人利用各种场合抨击尼共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必将令其不能容忍一切反对派的存在,走上颠覆联邦制和“极权主义”的道路。南方邻国印度为了保持自己在尼泊尔的既得利益和影响力,必然将采取一系列干涉尼泊尔内政的措施,培植境内非政府组织、反对党甚至尼共党内的反对派,充当其代理人。尼共在未来五年中如何应对来自大会党和其他反对党的挑战,适应联邦民主制的政治环境,应对来自印度方面的外部压力,将是合并成果能否巩固的重要因素。
    第二,能否促进经济发展,改变国家落后面貌,是尼共能否实现长期执政的基本前提。尼泊尔仍然是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实行共和制后,由于政局不稳,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作用并未发挥。尼共执政后,一直致力于实现经济快速增长,采取了两个代表性的举措。一是加强同中国的关系,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尼泊尔总理奥利、尼共中央领导人达哈尔、内帕尔都曾多次访问中国。2019年4月29日,尼泊尔总统、尼共中央领导人比迪亚·德维·班达里首次访问中国,并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同年10月12-13日,习近平主席访问尼泊尔,会见了尼泊尔总统班达里、总理奥利和尼共联合主席达哈尔等重要领导人,双方签署了旨在全面加强两国交流合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联合声明》。值得注意的是,在习近平主席访尼前,中共中央联络部部长宋涛于9月底先行到访,参加中共和尼共共同举办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宣介会暨两党理论研讨会,并同尼共领导人亲切会晤。会后,两党签署了《中国共产党与尼泊尔共产党交流合作备忘录》。二是发挥政府作用,制定发展规划。2019年5月3日,尼泊尔政府向议会提交了财政规划,被称作是“最具野心的”经济发展方案,规划中提出,政府的目标是使2019-2020年度成为“史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年份”,在未来四年保持两位数的经济增长;方案提出要完成多项公路、铁路、水电站等重点基础设施的建设,为引进外资提供便利条件,加大商品出口,长远目标是使尼泊尔在2030年成为中等收入国家。
    第三,尼共政府在保障人民生活和民主权利方面面临着考验。2019年初,尼泊尔公立医院职员发动大规模罢工,要求政府提高生活待遇;马德西民族自治问题和公民的国籍确定问题也持续困扰着政府;对于联邦政府和各地方政府的矛盾,也在省级行政区名称、省会的确定工作之中酝酿着。如何妥善解决这些问题,提高政府效能,打击贪污腐败,是对尼共执政能力的严峻考验。
    (四)整合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形成革命与建设的强大领导核心
    尼共的合并与建立,对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具有巨大示范作用,它能否担负起整合尼泊尔各个共产主义政治力量、妥善处理理论和路线问题的分歧,以形成一个统一的尼泊尔共产党,履行尼泊尔革命和建设的领导核心的历史使命,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纵观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史,各党各派的分裂整合可以说是一大“传统”与“特色”。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这两支最大共产党的合并,第一次具备了尼泊尔共产主义力量空前团结统一的现实可能性。尼共联合主席奥利和达哈尔在2019年3月4日的一次活动上,呼吁全国所有活跃的共产党都参与到合并进程中来,建立一个强大、团结、统一的尼泊尔共产党。但是,目前这一进程并不顺利。具有影响力的几个立场偏左的共产党都对尼共的政治路线持反对立场,其他中小党派也仍持观望态度。集中体现在尼泊尔共产党(Nepal Communist Party,NCP)和内特拉·比克拉姆·昌德(Netra Bikram Chand)领导的尼泊尔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Nepal,CPN)的对抗与斗争。昌德领导的尼共是目前尼泊尔共产主义极左派中影响较大的政党,该党主张继续采取武装斗争的方式,推翻政府,将革命进行到底;该党声称自己拥有一支武装力量,在许多地方建立了政权机关,并拒绝同政府派出的谈判小组见面。2019年初,尼共政府认为发生在纳塞尔的爆炸事件与昌德领导的尼共有关,政府在3月12日夜间召开内阁会议,宣布昌德领导的尼共为“非法组织”,政府安全部门开始逮捕该党骨干。这一举措引起许多共产党派别的指责。可以看出,在尼泊尔共产党还没有明确落实其指导思想、彻底完成合并任务之前,其他中小党派对尼共是缺乏信心的,只有加强尼共的自身建设,树立起一个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的、客观分析尼泊尔国情和推动革命进程的科学方案,才能打消其他党派的疑虑,吸引它们加入到党的整合之中。

尼泊尔共产党 尼共(毛主义中心) 尼共(联合马列)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民主集中制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20.02】海因茨·迪特里希与委.. 下一篇【2020.02】论当代“共产党和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