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2020.02】论当代“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运行特征、功能与挑战
2020-06-28 22:00:32 来源:《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2期 作者:余维海 陈姣 【 】 浏览:17次 评论:0

    19世纪40年代—20世纪90年代初,各国工人阶级和马克思主义工人政党在其发展的各个历史时期都采取了符合当时发展要求的国际联合形式。苏联解体后,在希腊共产党等的组织筹备下,50多个共产党和工人党在认真总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国际联合形式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形成了新的国际联合形式即1998年正式成立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The 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IMCWP)。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各成员政党围绕“资本主义危机、帝国主义侵略、社会主义是替代方案、共产党和工人党在斗争中的战略和任务、国际联合”等主题展开讨论,努力达成共同声明,制定联合行动计划,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进程。经过22年的发展,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运行日渐成熟,同时其功能也变得更加明确,它不同于苏东剧变前的共产党组织之间的联合性会议,主要体现为共产党之间的国际性年会,同时又发挥着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交流、政治、联合、学习等功能。然而,受到内外各种复杂因素的影响,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其上述功能未能得到完全发挥,其要想未来实现良好的发展并在振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依然任重而道远。
    一、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运行特征
    经过多年的运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呈现出以下特点。

    (一)与会政党成员构成具有广泛性和多样性
    在已经召开的21次会议中,与会政党数量起起伏伏,时多时少。从1998年第一次会议的52个与会政党,发展到2019年第21次会议的75个与会政党,特别是2017年第19次会议的与会政党数量达到103个,创造了历史新高。因此,从总的发展趋势来看,参加国际会议的政党数量在增加,呈现出螺旋式的增长态势。这说明国际会议经过多年的发展,其影响力和吸引力不断扩大,得到了世界上越来越多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关注与重视。
    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以争取和平、民主、进步和社会主义为政治目标的全世界范围内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为参与主体,其成员构成呈现出广泛性和多样性的特征。(1)在分布范围上,既有来自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党,也有来自社会主义国家和独联体国家的政党,其分布范围遍布了欧洲、亚洲、非洲、大洋洲、北美洲和南美洲。(2)在本国国内的社会政治地位上,既有执政党,也有非执政党。1999—2015年,前17次国际会议都是由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主办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只是参会方。而2016年,越南共产党在河内主办了第18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中国共产党、朝鲜劳动党也随后申请成为国际会议的工作组成员,至此,除了老挝人民革命党外,4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都成为工作组成员。(3)在党员的数量上,既有多到数千万的政党如中国共产党,也有少到数千人甚至数百人的政党如芬兰共产党。(4)在党的指导思想上各成员政党也存在着具体的分野,有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政党如希腊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南非共产党、加拿大共产党等;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政党如西班牙共产党、伊拉克共产党等;有以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的政党如日本共产党等。(5)在党的根本组织原则上,既有绝大多数坚持民主集中制的政党,也有少数放弃民主集中制的政党。(6)在斗争战略上,既有大多数坚持进行议会内和平斗争的政党,也有少部分继续坚持走议会和革命夺取政权道路相结合的政党等等。可以看出,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成员构成是十分复杂和多样的。而这种构成特点实际上允许了差异性的存在,摒弃了以往国际联合形式如第三国际一味追求各成员政党同质化的做法,体现了国际会议的开放性和包容性。
    (二)平等性和民主性是其运行原则
    同历史上的各国马克思主义工人政党的国际联合组织如第三国际、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相比,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呈现出了显著的不同。首先,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无权干涉各个成员政党的内部事务。在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与各个成员政党的关系上,国际会议不再像第三国际那样,对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没有绝对的领导权力,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也不是国际会议的支部,它们之间不存在上级与下级、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国际会议不能干涉各个政党的内部事务,必须尊重各个政党要求实现独立自主发展的权利。其次,在国际会议内部,各个成员政党都是处于完全平等的地位,不再有苏联共产党之类的拥有绝对权威的“老子党”;而各个成员政党也享有均等的权利,如每个成员政党都有自由选择参会与否的权利、以何种形式以及何种规格参会的权利、自由发言的权利、加入“工作组”的权利、自愿签署相关决议的权利等。最后,在机构设置和议程设置上,一方面,相比较第三国际的常设领导机构——“共产党国际执委会”所拥有的绝对权力,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工作组”作为国际会议的唯一机构,仅仅充当着工作机构和协调机构的角色,而不是权力机构,没有超出自己职责范围外的任何权力。
    (三)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国际会议持续发展的灵魂和纽带
    早在1902年,列宁就曾指出,“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就其本质来说是国际性的运动”,而社会主义运动要想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成功,必须“用国际主义精神把无产阶级组织起来”。因此,在列宁看来,社会主义运动的国际联合形式应体现社会主义追求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则积极践行了列宁的理论遗产。在第一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希腊共产党总书记指出:国际会议必须“通过斗争,有效反击资本的攻势,赢得社会主义的明天”、“共产党和工人党如果不能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世界观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确定共同的意识形态特性和政治特性,那么各国共产党就不能有效地开展活动”。这深刻揭示了国际会议成立的目的就是实现社会主义的发展目标,阐述了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坚持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是保证国际会议有效运行的前提。在往后的历次会议中,“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社会主义才是未来”、“共产党加强合作与联盟的经验”、“当代工人阶级及其联盟”等主题一直贯穿历次会议的始终,国际会议对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谈论与探索从未停止。国际会议的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也正是基于社会主义追求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的共同特性而不断走到一起,因此,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国际会议保证其持续发展的灵魂和纽带。
    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功能
    要想全面地认识一件事物,必须先准确把握事物所具有的功能,但是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没有章程纲领来明文规定其功能,因此,只能根据各政党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国际会议的日常运作、发展情况以及实践活动等来定位其功能。事实上,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通过22年的发展,已经不仅仅具有普通的会议功能,还同时发挥着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交流、政治、联合、学习等功能。
    (一)交流功能: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进行多边交流的平台
    马克思主义自形成以来就十分注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国际联合。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曾指出:“联合的行动,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的行动,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而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各个历史阶段,各国的工人阶级和马克思主义工人政党也都采取了符合当时发展需要的国际联合形式。1847年成立的共产主义者同盟是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1864年成立的第一国际是全世界工人的国际性联合组织;1889年成立的第二国际是各国社会主义工人政党的国际联合组织;1919年成立的第三国际是各国共产党的国际联合组织;1947年成立的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是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国际性机构。这些国际联合组织大多采取了严密和威权式的组织形式,如第三国际对各国共产党具有绝对的领导权力,每个国家的共产党只是它的一个支部,而且苏联共产党在第三国际中具有不可撼动的领导地位;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后来也完全沦为苏联共产党输出该党意志、操纵他党、排除异己的工具。到了20世纪60年代,国际组织的联合形式退出了舞台,开始出现了以国际会议的形式来进行联合的尝试。但这一时期的国际会议形式如莫斯科会议和布加勒斯特会议仍然是苏联共产党实行大党主义的工具,短暂存在后便一度消失。苏联解体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但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之间的国际联合并没有停滞,以国际会议为特征的联合形式重新成为了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加强交流与合作的选择。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这种国际会议形式较之以往的国际联合形式有了很大的不同,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则是这种形式的典型代表。
    就国际会议的整个议程而言,主要包括各个政党汇报工作情况、交流各自对共同关注的重大问题的看法和观点、商讨应对资本主义的策略、在友好讨论和协商的基础上达成《共同声明》、签署相关决议、制定联合行动计划等步骤。由此可见,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不再是各个政党的领导中心,不再是诸如苏联共产党之类的政党操纵其他政党的工具,而是充当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进行多边交流的一个国际平台。“这个多边交流的平台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其运行的共同思想基础;以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国际垄断资本,争取和平、民主、进步和社会主义作为其共同活动的政治基础;以权利平等、尊重差异、不干涉内部事务作为其运行的基本原则;以加强联系、增进友谊、交流工作经验和思想观点、促进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为共同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少部分成员政党对国际会议充当各个政党进行多边交流的国际平台的功能持否定的态度。它们要求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向以往的国际联合形式学习,发展成为统一的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国际组织。这些政党认为,国际组织的形式不仅可以使各个成员政党在理论上保证高度同一,而且可以更加有效地指导各个政党开展联合斗争,如希腊共产党在第15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主张“将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进一步发展成为世界各国共产党的一个联合‘组织’,以便形成‘同质化’理论和‘单一革命战略’”;巴基斯坦共产党在第1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指出“国际会议成立初期,由于共产党对苏联时期‘大党主义’的恐惧,阻碍了将国际会议转变为国际组织的进程。但现在是消除所有疑虑,采取实际步骤建立国际组织的最好时机。只有这样,共产党和工人党之间的协调与合作才有可能有更好的进展”。但这些少数成员政党所提出的将国际会议发展成为国际组织的建议遭到了其他大多数成员的反对。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这些少数成员政党没有采取正确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没有将马克思主义与本国具体实践相结合,忽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多样性特征,而是一味地照搬照抄马克思主义,罔顾各个国家、政党发展的特殊性而试图去构建所谓的“同质化”理论和“单一革命战略”;另一方面是因为国际组织的形式不符合当今时代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实现独立自主发展的要求。苏联解体后,各个政党都要求摆脱苏联共产党的大党主义的束缚,对内能独立发展本党内部事务,对外能自由发展党际关系,而过去那种国际组织形式无疑会成为阻碍各党实现独立发展的桎梏。因此,少数政党试图将国际会议发展成为国际组织的做法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是不会被其他成员政党所接受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开创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国际联合的新形式。
    (二)政治功能:当前国际共产主义力量集体发声的政治舞台
    第一,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遗产,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传播。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坚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思想基础,将其作为制定各项政策必须遵循的理论依据,并不断根据时代的变化赋予马克思主义新的内涵,在实践中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同时,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始终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工具来深刻分析现实中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帝国主义武装侵略、法西斯主义势力的滋生、无产阶级政党建设、社会主义斗争的策略和战略、生态危机等关系全人类命运的重大问题,并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这不仅为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开展社会主义斗争提供了理论上的指导,而且还向世人昭示了马克思主义至今仍具有科学性和有效性,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传播。
    第二,控诉资本主义的反动本质和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始终坚持人民立场,多次在相关声明和决议中控诉并强烈谴责资本主义剥削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反动本质以及帝国主义所发动的各种威胁他国主权和人权的侵略行径,而且每次会议都会把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体系的分析和批判作为核心内容之一来加以讨论。可以说,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已经成为国际上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先锋力量。
    第三,声援各国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为争取社会主义而进行的斗争。从成立伊始,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就通过发表声明、举行游行示威等方式积极声援各国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为争取社会主义而进行的斗争,并多次对在人民运动中被捕的革命人士和进步力量实施救援行动,如国际会议曾多次采取行动以要求美国释放和遣返被关押的5名古巴爱国战士等等。这些声援和救援行动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基本权益,同时也提升了国际会议在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中的知名度和声誉。
    第四,支持各种国际反帝进步组织的发展,致力于建立广泛的反帝民主统一阵线。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充分肯定世界工会联合会、世界和平理事会、世界民主青年联盟、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等国际反帝民主组织在反对帝国主义、维护世界和平等方面所起到的作用,坚定维护并巩固这些组织的发展,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致力于建立广泛的反帝民主统一阵线。第18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印度共产党就曾指出:“扩大和加强国际民主大众组织,如世界工会联合会、世界和平理事会、世界民主青年联盟、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等尤为重要。我们坚信,这些组织在应对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双重夹击中会产生重要作用。我们国际会议应该尽最大努力去巩固这些组织”。
    (三)联合功能:当前凝聚和团结共产党和工人党的最大机制
    22年来,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之所以能够实现稳定发展,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本身具有凝聚功能,有效地将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团结在了一起,为国际会议实现长足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内在动力。
    首先,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国际会议凝聚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思想基础。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以马克思主义作为其思想理论基础,其中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国际联合、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无产阶级政党建设、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理论不仅是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必须坚持的理论原则,而且也成为其开展实践活动必须遵循的理论依据。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始终坚持国际主义原则,无疑有利于在思想层面上将各国马克思主义工人政党凝聚在一起。
    其次,稳定的一年一度会议召开机制是国际会议凝聚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有效前提。自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1998年召开首次会议以来,会议进程从未中断过,形成了一年一度的会议召开机制。这种固定的年会制形式,既有利于国际会议对国际形势出现的新情况及时地进行分析,有效地调整斗争方向,也有利于国际会议与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之间建立长期、稳定的联系,加深各政党对国际会议的了解。
    最后,积极对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发展提供帮助是国际会议凝聚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关键手段。第一,国际会议为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表达其政治诉求提供了机会和平台。第14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通过的《贝鲁特宣言》指出:“这次会议为共产党和工人党表达他们对阿拉伯国家工人阶级和人民一如既往的声援和支持提供了机会。”第二,国际会议为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给予了直接的物质鼓励和帮助。英国共产党曾指出:“每年召开一次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对于像英国共产党这样的小型的共产党特别重要,一个世界性的共产党国际会议的存在向我们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物质鼓励和帮助。”第三,国际会议提升了与会代表的见识,提高了政党的斗争水平。在第18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孟加拉国工人党强调:“像IMCWP这种类型的国际会议使与会各方和个人增长了见识,丰富了思维,提高了斗争水平,我们党也认同每年都举行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国际会议”。因此,国际会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巩固成员政党自身的发展,提高它们的工作水平,从而使国际会议获得了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普遍认同。随着这些联合行动的开展,不仅有利于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在实际工作中加深相互之间的了解,而且在“工作组”与各个成员政党协调有关联合行动的过程中,也加强了国际会议与各个成员政党之间的联系,加深了各方之间的信任。
    (四)学习功能:为加强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自身建设提供了重要学习渠道
    在国际会议召开期间,各个成员政党积极分享自己对国内外形势的看法,相互交流各自的工作情况,讨论共同关注的重大议题,使得国际会议交换到了大量有关各个政党发展情况、资本主义发展形势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动向的信息。反过来,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又可以为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提供一些共享的信息,特别是对于那些实力较为弱小的成员政党来说,它们在信息收集的技术和渠道上存在着很多的不足,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凭借自身收集信息的优势,能够成为它们获取信息的重要场所。而且这些信息可以为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所利用,保证它们对世界形势做出进一步准确的判断,以此制定正确的工作战略。在第15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就曾表示:“在之前会议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强调国际会议在处理地区和国家事件中是重要的和必要的,因为它不仅能使我们交流信息,而且这些信息有助于我们对世界事件和现象做出正确评估”。在这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很好地发挥了信息收集和服务功能。
    从会议主题上,党的建设问题也是国际会议的重要议题。2009年以来,国际会议越来越重视共产党和工人党在争取社会主义斗争中的作用、承担的任务以及采取的战略和策略。如第11次国际会议、第16次国际、会议的主题都强调了共产党与工人党在反对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剥削制度斗争中的作用;第12次国际会议、第17次国际会议和第20次国际会议的主题均强调了共产党和工人党在反对剥削和帝国主义战争、争取社会主义斗争中的任务;而第18次国际会议则以“共产党和工人党为争取和平、工人和人民权利、社会主义而斗争的战略和策略”为主题。这些会议主题议题集中,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交换自身政党建设经验,取长补短,为加强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自身建设提供了重要信息渠道。
    三、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面临的挑战
    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虽然自成立以来不断地走向发展和成熟,但是受到内外各种复杂因素的影响,国际会议依然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其上述功能未能得到完全发挥。
    (一)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自身存在的问题
    1.从会议本身来看,不少政党没有能力承办或参加会议,会议安排有待改进,效率有待提高
    虽然每次会议都提前发布通知,明确会议主题。然而,22年来,每届会议的关键词和主题较多,参会政党的发言议题宽泛,内容较为庞杂,存在各说各话的现象,降低了会议的凝聚力。从纵向和横向上看,许多会议内容和发言有较大的重复性,“老调重弹”的方式使会议失去了活力。而一些涉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些核心问题,特别是基础理论的时代化、本土化的发展问题,没能引起会议的足够重视。有些政党按部就班发言完毕,没能就促进国际会议的进一步发展、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提出对策建议,对他国共产党提出的合理建议和呼吁没能积极回应,国际会议成为轮流发言的舞台。
    在会议议程设置上,各个政党的发言时间紧张,不利于各个政党深入讨论相关理论和实践问题。第17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加拿大共产党在评价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时明确指出:“在大会上,每个参会党通常都是非常简短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且大会既没有安排时间,也没有安排合适的形式允许各参会党就我们运动中所面临的最为紧迫的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进行真正深入地交流、讨论甚至辩论”。因此,由于发言时间有限,各个政党无法就许多重大问题进行深入而有效地探讨,无法及时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使得国际会议的实际效力大打折扣。同时,这种简短的发言形式也容易使各个政党以一种消极、随意的态度对待国际会议,从而使国际会议的整个议程陷入流于形式的危险。
    2.国际会议的召开仍然有非常明显的国际性年会特征,后续的联合行动缺乏有效机制保障
    落实后续联合行动是国际会议凝聚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重要保障。在整个会议的议程中,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不仅要发表共同声明和相关决议,而且还需要制定共同行动计划,并在休会期间,由“工作组”协调各政党完成后续联合行动。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虽然在会议召开期间,制定了诸多的联合行动计划,但是在实践过程中,联合行动却存在着被延误和难以开展的现象,没有得到有效落实。第16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葡萄牙共产党就曾指出:“开展联合的或集中的行动是我们召开会议的一个关键目标,在这一方面我们现在仍然明显存在不足”,“在确定和实行联合行动或集中行动方面存在着延误现象”。目前后续的行动缺乏联合的机制,主要依靠各政党的自觉,这就使得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改变世界的意义上大打折扣。“这些决议大部分都是对各国人民的号召,对于怎样吸引全世界工人阶级和人民加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如何创造一个繁荣、公正与和平的未来世界,会议并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具体对策。”
    3.国际会议受希腊共产党的主导,具有一定程度的宗派主义,矛盾和分歧威胁到了会议的团结与发展
    纵观历次国际会议,一方面,欧洲的成员党举办了14次会议,占会议召开总数的66.7%;亚洲的成员党举办了4次;拉丁美洲的成员党举办了2次;非洲仅由南非共产党举办了1次;北美洲和大洋洲的成员党至今仍没有举办过国际会议。可以说,国际会议是以欧洲的成员党为骨干力量,受欧洲政党的影响较大。另一方面,希腊共产党一共主办了10次国际会议,成为主办次数最多的成员政党,展示了其力图维护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国际联合的强烈愿望以及强大的组织能力。可以说,希腊共产党在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创立和后续的正常运行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事实上,希腊共产党多年来对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产生和发展始终发挥着主导作用。希腊共产党在自身理论认识上,革命传统主义色彩浓厚,对当代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发展问题上,易于用经典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批评他国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时代化的努力。受此影响,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共产党的革命性和现代性、国际主义和民族主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社会主义革命发展阶段与革命路径等基本理论问题上存在较多争论。同时,由于国际会议内部各个成员政党都有自己的历史经验,所处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环境也不相同,因此,各个成员政党在分析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制定实现社会主义的斗争策略、国际会议功能的界定、对国际会议的现实期待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存在着不同看法。在2013年会议召开期间,国际会议内部的矛盾和分歧达到了公开化的地步,各个政党难以形成有效的政治共识,分别由希腊共产党和葡萄牙共产党发表了各自的《新闻公告》,被迫中断了自2002年形成的发表《共同声明》这一固定工作程序。2014年,国际会议的矛盾非但没有得到消弥,而是愈演愈烈,出现了厄瓜多尔共产党、希腊共产党、巴西共产党、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等多个政党各自发表一份《新闻公告》的局面。这些内部矛盾和分歧的公开化和表面化,不仅严重损害了国际会议的整体团结和稳定,影响了国际会议的国际声誉,而且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作为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其内部凝聚力的削弱也会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振兴进程产生不利影响。
    (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面临的外部挑战
    当今时代,“资强社弱”的国际政治大背景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给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发展带来了诸多的挑战与困难。一方面,资产阶级政府通过实施各种社会福利政策来收买工人阶级,以此削弱了工人的阶级意识。上个世纪末以来,科技和生产力的进步给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面对新变化,资产阶级政府开始采取更加隐蔽的压榨手段,通过各种福利政策来收买工人阶级,以便使他们安于现状,极大地弱化了他们的政治意识和斗争意识。“资产阶级精心编制了各种谎言和借口,减轻了人们对新自由主义、独裁、军事侵略等行径的反感程度”,从而达到了维护自身统治的目的。另一方面,资本主义给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在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府利用政权的力量,无情打压共产党和工人党,甚至还无端囚禁、迫害其党员,使得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力量不断被削弱。同时,资产阶级政府还利用其政党政治发展的特点,给本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进入议会设置异常严苛的标准,使得它们几乎难以跻身执政党行列甚至是获得议席,导致这些共产党和工人党在本国的政治影响力甚微。而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共产党也面临着外部资本主义世界带来的冲击:资产阶级政府不仅通过经济上制裁、政治上孤立、军事上封锁、思想上实施“和平演变”等手段来制约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以此造成社会主义国家的混乱,动摇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而且还大肆污蔑和抹黑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带领本国人民所进行的各具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使共产党的国际形象受损。因此,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要想继续实现稳定的运行和良好的发展,要想在振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进程中有更大的作为,仍然需要长期艰苦的奋斗。

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功能 国际联合形式 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20.02】尼共(联合马列)与尼.. 下一篇【2020.01】21世纪以来美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