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2023.01】尼共(毛主义中心)面临的困境与克服
2023-06-07 14:52:25 来源:《社会主义研究》2023年第1期 作者:唐鑫 【 】 浏览:6143次 评论:0

【摘要】当前,尼共(毛主义中心)面临着面临着身份困境、组织困境、群众基础困境、外部压力困境等急需解决的问题和挑战。2021年12月底至2022年1月初召开的尼共(毛主义中心)第八次代表大会,瞄准理论路线问题,在分析国内国际形势和总结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的基础上,提出了“21世纪尼泊尔通向社会主义之路”的理论观点。尼共(毛主义中心)摆脱困境的努力取得了一定效果,但面对2022年的全国大选,仍需要将维持党的政治影响力作为首要任务,通过实现理论创新摆脱身份危机,在促进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广泛团结之中恢复党的生机活力。

【关键词】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心);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尼泊尔政治


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心)是如今尼泊尔最大的两个共产党之一,也是目前尼泊尔政坛的第三大政党。虽然尼共(毛主义中心)目前仍然是尼泊尔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但该党面临着诸多长期性困境,能否克服这些困难和挑战,决定着尼共(毛主义中心)甚至是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方向。

  一、尼共(毛主义中心)的发展困境

尼共(毛主义中心)曾被认为是能够根本改变尼泊尔国家面貌的政治力量,但2008年共和国建立以后,尼共(毛主义中心)总体上开始丧失优势,走上了下坡路。当前,尼共(毛主义中心)面临着身份困境、组织困境、群众基础困境和外部压力困境等问题和挑战。

(一)身份困境

身份困境,指的是尼共(毛主义中心)越来越丧失其区别于其他政党,尤其是同尼泊尔大会党和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这两大主要政党相比的独特性。

第一,尼共(毛主义中心)的革命色彩逐渐淡化。对于尼联共(毛主义)而言,2006年《全面和平协议》签署之后,该党逐渐参与构建国家新体制并成为其一部分,并且不再掌握武装力量,甚至在事实上否定了“人民战争”的正义性。经历蜕变后的尼共(毛主义中心)失去了其“反体制”特征,逐渐成为一个维护当前体制的“选举型”政党,党的全部活动基本上围绕着通过参加选举或议会斗争取得执政地位来展开,说明尼共(毛主义中心)基本成为一个遵循议会权力斗争规则运行的“体制内”政党。

第二,尼共(毛主义中心)的爱国主义特征备受怀疑。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成立后,尼共(毛主义中心)在适应和平环境的过程中,采取了一些被认为是违背爱国主义、甚至出卖国家利益的行动。例如,尼共(毛主义中心)对备受争议的美国千年挑战公司援助协议(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MCC)的口头态度是争取获得援助,但不能损害国家主权,不能将尼泊尔拉入世界争霸。然而,2017年9月14日,大会党领导的尼泊尔政府正式同美国千年挑战公司签署了协议,尼共(毛主义中心)作为参与政府的第二大政党,在明知条款存在争议的情况下,不仅没有采取有效抵制举措,反而同意了协议的签署;2022年2月20日,联合政府将协议提交众议院且该协议被通过,正文并未被修改,只是附上了一份没有实际约束力、表达针对协议有关条款的“解释性声明”。作为联合政府成员的尼共(毛主义中心)事实同意了大会党的要求。

第三,尼共(毛主义中心)的“毛泽东主义”特征也正在消失。共和国成立后,尼联共(毛主义)一步步放弃了党对武装力量的控制,归还了没收地主、资本家的资产;在尼联共(毛主义)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党的路线发生重大转变,不再提及“持久的人民战争”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经过这次重大转向,尼共(毛主义中心)的“毛泽东主义”理论色彩被极大淡化。2018年5月,尼共(毛主义中心)与尼共(联合马列)合并成立的尼泊尔共产党(Nepal Communist Party,NCP),将指导思想确定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客观上进一步削弱了“毛泽东主义”的身份。2021年3月尼共(毛主义中心)经最高法院判决后恢复时,已面临十分严峻的身份危机。

(二)组织困境

组织困境,指的是尼共(毛主义中心)经历了元气大伤的分裂,党组织的作用被削弱,民主集中原则时常遭到破坏。

尼共(毛)在“人民战争”期间,发挥了空前的领导力和凝聚力,将尼泊尔各类左翼进步势力和民族解放运动吸引到了它的周围,成为了革命的领导核心。2008年以后,尼联共(毛主义)即改名后的尼共(毛主义中心)不断遭遇麻烦,经受多次分裂,严重影响了党的力量和组织的完整。

一是由于根本路线分歧,普拉昌达(Pushpa Kamal Dahal Prachanda)、巴布拉姆·巴特拉伊(Baburam Bhattarai)领导的一方同莫汉·拜迪亚(Mohan Baidhya Kiran)、拉姆·巴哈杜尔·塔帕(Ram Bahadur Thapa-Badal)等领导的另一方的矛盾冲突不断激化。拜迪亚、塔帕等党内反对派指责普拉昌达、巴特拉伊等人走上了“修正主义”道路,主张继续推进新民主主义革命,发动城市武装起义,建立尼泊尔人民共和国;而普拉昌达、巴特拉伊为首的一方则坚持沿着完成和平制宪进程,建设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的路线前进。2012年6月16日至18日,拜迪亚领导的反对派决定另建尼泊尔共产党—毛泽东主义(Communist Party of Nepa·Maoist,CPN-M),使尼联共(毛主义)至少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力量。

二是长期以来被视为“第二号人物”的巴特拉伊宣布退出尼联共(毛主义),是对该党的又一次打击。2015年9月26日,由于对制宪会议制定的新宪法中关于马德西民族权益的规定持有不同看法,巴特拉伊宣布退出尼联共(毛主义),同时辞去议员职务,不久后另组新政党。巴特拉伊曾是普拉昌达的关键盟友和该党党内的重要理论家,他的离开进一步削弱了该党的力量和声望。

三是尼共(NCP)合并整合的失败,对尼共(毛主义中心)造成较大影响。2018年5月17日,尼共(毛主义中心)与尼共(联合马列)合并组建尼共(NCP),成为尼泊尔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共产主义政治力量;但是,尼共(NCP)由于难以打破权力分配、指导思想、国家治理等方面形成的僵局,导致派系斗争激化和该党的实质分裂,又由于2021年3月7日尼泊尔最高法院对政党名称归属案件的戏剧性判决而在法理上正式宣布无效。面对尼共(NCP)被废除造成的混乱政局,恢复组建的尼共(毛主义中心)虽然整体上保持了完整性,但拉姆·巴哈杜尔·塔帕等部分该党的重要领导人及其追随者选择加入尼共(联合马列),该党各级组织及侧翼组织的恢复重建工作也困扰着该党。

尼共(毛主义中心)贯彻落实民主集中制也做得不够好。进入和平时期以后,尼联共(毛主义)和后来的尼共(毛主义中心)没有很好贯彻集体领导和民主集中制,其党的会议成了确认结果的图章,而不是展开坦率讨论的场所,取而代之的是个别领导人之间的讨价还价和各种“小圈子”。2021年3月,尼共(毛主义中心)被恢复后,普拉昌达领导的党中央虽然作了一定的自我批评,但仍没有根本解决问题;该党的八大闭幕后,党中央副主席、中央总书记、中央政治局等陷于“难产”,中央不能有效进行集体领导和贯彻民主集中制,其党内引起对普拉昌达“乾纲独断”的担忧。

(三)群众基础困境

群众基础困境,是指尼共(毛主义中心)管党治党出现问题,选举表现不断下滑,群众基础持续流失,存在着脱离群众的现实危险。

一方面,尼共(毛主义中心)的群众基础呈现日益流失的趋势。2008年,尼共(毛主义中心)参加了首次制宪会议选举,赢得制宪会议601个席位中的37%,体现出尼泊尔人民对该党的充分信任和强烈期望。2013年第二届制宪会议选举时,尼联共(毛主义)遭遇巨大挫折,滑落为第三大党;2017年新宪法颁布后的首次全国立法选举中,尼共(毛主义中心)赢得众议院275个席位中的53个席位(19.3%),虽然议席比例有所提升,但所获选票却没有增长,再加上该党同尼共(联合马列)组建了选举联盟,实际成果十分有限。从表1中可看出,尼共(毛主义中心)所获票数不断下滑,这比该党实际所获席位更能反映其群众基础和变化趋势。


另一方面,尼共(毛主义中心)管党治党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加剧了党脱离群众的危险。理想信念丧失、官僚主义作风、个人投机主义、堕落腐化风气正在侵蚀党的肌体。2013年2月,经历公开分裂后的尼联共(毛主义)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代表们要求调查领导层的腐败状况,批评一些高级领导的奢侈生活方式,对党面临的腐化蜕变危险表示担忧。为了在选举中获得更多选票和席位,该党一定程度放松了对党员干部的理论教育培训和质量管理,通过职务安排和权力许诺招揽“政治明星”,一些机会主义者乘机混入党内,同时激起了其党内为席位或职务等政治权力而进行的斗争与投机活动。

(四)外部压力困境

外部压力困境,主要是尼共(毛主义中心)面临尼泊尔大会党和尼共(联合马列)两大主流政党的竞争,存在着失去政治影响力的危险。

一方面,尼共(毛主义中心)在同大会党和尼共(联合马列)的竞争中处于劣势。尼泊尔大会党和尼共(联合马列)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活跃于尼泊尔政坛的两大主要政党,具有比较广泛的选民基础和丰富的议会竞争经验。尼联共(毛主义)本是作为对国家进行革命性变革的政治力量出现的,为尼泊尔政治增加了新的选择,一度激发起广大劳动人民的政治热情;但随着政局发展,尼共(毛主义中心)在融入“主流政治”的过程中,政治地位不断下降,独特性日益淡化。作为左翼政党,尼共(毛主义中心)同尼共(联合马列)在争夺领导权的问题上逐渐处于下风;而由于根本理论路线的不同,该党也难以单独同大会党争夺选民。这种情况下,实现左翼团结是尼共(毛主义中心)在战略上的最现实选择。然而,尼共(NCP)合并尝试的失败与2022年大选的临近,使尼共(毛主义中心)不得不继续同两大政党展开博弈。

另一方面,尼泊尔“三足鼎立”政局长远上不符合尼共(毛主义中心)的发展。2008年以后,尼联共(毛主义)和之后的尼共(毛主义中心)成为第三支重要政治力量;由于2013年以后的力量削弱,尼共(毛主义中心)往往作为“关键第三党”发挥作用,即利用政局变化,选择支持右翼的尼泊尔大会党或左翼的尼共(联合马列),通过讨价还价获得政治利益,也就是说,当前的尼共(毛主义中心)已难以在国家发展的基本战略方面发挥主要作用,而是处于一种“政治投机者”的策略地位。尼共(毛主义中心)的政治光谱属于左翼,且应比尼共(联合马列)更加激进。但该党的现实政治地位与其理论政治身份发生了矛盾,尼共(毛主义中心)时常违背承诺,与尼共(联合马列)结盟时可能服膺于其温和思想,进一步丢失革命性;与大会党结盟时会在客观上削弱左翼力量,并成为亲西方政策的协助者,使该党的革命左翼身份遭到打击。

  二、尼共(毛主义中心)对问题的分析与应对

2021年12月26日至2022年1月2日,尼共(毛主义中心)召开了第八次代表大会。这次大会是在尼共合并失败造成的动荡政局下,以及其处于内外交困时召开的。在大会通过的政治报告中,对该党当前面临的问题作了分析和回应,提出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并对该党在下一个时期的行动规划了方向。

(一)分析国内国际形势

对于国际形势,尼共(毛主义中心)认为当前处在全球化的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金融资本主义的特点是将集中在资本家手中的过剩资本投资于金融部门而非生产部门,在短时间内获得巨额利润。生产领域的投资、获利、再投资的盈利方式已被通过直接投资获利的方式取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以“保护主义”为幌子发展本国经济,而要求最不发达国家实行“私有化”“自由化”,以便榨取其自然资源和廉价劳动力。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造成如今自然界和人类社会面临越来越多问题的主要原因,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运动的激化使世界遭遇危机。作为共产主义者,应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决揭露和批判全球化的帝国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的本质,切实维护和保障人民的权利,将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推向新高度。

对于国内形势,尼共(毛主义中心)认为当前的主要任务是捍卫宪法和巩固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报告回顾了尼泊尔的自然和历史条件,肯定了尼泊尔民族民主革命对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建立联邦民主共和国的历史进步意义和尼泊尔共产党人在革命进程中发挥的重要领导作用。尼共(毛主义中心)认为,当前的政治形势是围绕着捍卫和推翻宪法所确认的进步成果而展开的,党要加强自身建设,抵御外部势力干涉,同一切捍卫宪法、联邦民主制度和民族独立的力量组成统一战线,制定社会主义导向的经济社会发展政策。

(二)分析尼泊尔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

尼共(毛主义中心)认为,生产力在科学技术的推动下不断发展,促使资本主义固有矛盾的激化和社会主义客观物质基础的形成。当前,科学技术的进步促进了生产力的大发展,对世界的深入了解印证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正确性;不过,科学技术如今被作为资本赚取利润的工具,而不是直接地服务于人类文明,大多数人的贫困和极少数人的暴富之间、发达国家和广大最不发达国家及发展中国家之间形成鲜明对比,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日渐成熟。共产党人要制定革命的思想政治行动路线,从保护自然、社会和全人类利益的角度出发来推进社会主义事业。

尼共(毛主义中心)对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进程和经验教训进行了总结。报告肯定了党在尼泊尔民主革命与和平时期的积极贡献,并对和平协议签署以来的问题作了自我批评,主要有:一是党的民主集中制没有很好落实,缺乏明确的政治方向指引。二是由于未能明确政治路线,导致党内出现派系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以及破坏和平协定的企图;而推动完成宪法起草与和平进程的剩余工作,是党当时的唯一选择。三是对于“普拉昌达道路”等理论主张,在和平进程开始后没有在党的会议上认真讨论,引起了党内的思想不统一。四是在尼共(NCP)合并整合进程中,自由散漫思想为奥利派系实行其“阴谋诡计”提供了机会。

尼共(毛主义中心)对尼泊尔未来的革命战略作了阐述。

首先,制宪会议和制定新宪法都是尼泊尔和平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尼泊尔民族民主革命的成果集中体现为2015年制定完成的民主宪法,尼泊尔人民第一次能够行使自己的权利,切实参与到宪法起草的过程中;革命结束了作为封建制度代表的君主制,建立起共和政体,制度化的联邦制结构取代了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制度化、世俗化的民主精神取代了宗教神权;革命推动制定了具有发展空间的民主宪法,推动了土地改革,教育、医疗、居住、食物等公民基本权利得到应有保障,包容性民主制度得以建立,明确规定了人民选举及多党竞争的政治体制和发展以此为基础的社会主义;革命对尼泊尔国家作出了新的定义,宣布尼泊尔将在捍卫本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以及维护本国利益的基础上,秉持自由的外交政策。

其次,尼泊尔民族民主革命具有两方面局限性,一是革命并没有从根源上铲除封建残余势力,二是革命不可避免地受到官僚资本主义和外部势力干涉。国家并未根据人民期望和历史必要性建立健全相应选举体系和治理方式,也没有完成对被压迫阶级、民族、地区和社群的界定以及建立权利保护机制。因此,党必须要在社会主义革命政策的引领下完成人民民主革命的剩余任务。

再次,由于尼泊尔资产阶级在革命中也被赋予部分领导权,它始终希望将革命限制在资产阶级范畴内,而随着资产阶级革命基本完成,资产阶级一部分分化为爱国、民主、维护宪法的进步一方,另一部分分化为官僚资产阶级和外部势力资助的右翼分子反动一方。尼泊尔人民同外部势力扶持的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之间的矛盾已成为当前的主要矛盾。

最后,报告指出了尼泊尔社会主义革命的原则、政策、战略和发展方向,主要有:一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二是明确尼泊尔处于特定的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党要将建立科学社会主义作为方向;三是在阶级斗争深入发展、政治力量趋向平衡的条件下,党要制定服务于社会主义革命的战略,致力于实现社会主义导向的社会正义和繁荣发展;四是通过加强党的思想、政治、组织、群众关系和发展建设等有关工作,坚决捣毁反动势力的一切阴谋诡计,从而坚决地、有计划地完成社会主义建设的所有准备工作。

(三)回应理论问题与制定党的方针政策

尼共(毛主义中心)的八大政治报告用了一整章的篇幅,回应了党内关心的七个理论问题。第一,从历史经验看,通过立刻举行选举来建立社会主义基础是不可能的;基于尼泊尔建立包容性的、各比例均衡配置的联邦民主共和国是在共产党作为主要领导下建立的、面向社会主义的政治体系,其变革的基本性质使得通过和平竞争和法制为建设社会主义做好准备成为可能,但也要保持随形势变化进行调整的灵活性。第二,要建设一个由高素质领导集体带领下的共产主义革命政党,坚持无产阶级世界观,坚决同任何反革命思想作斗争,使全党了解既定发展计划和关键节点,在党内对如何推进思想、文化和社会主义建设问题展开讨论,为党的下一步工作指明方向。第三,马克思主义是根据斗争形势和政治力量对比的情况,来具体决定何时采取和平行动和武装斗争的;目前来看,向社会主义过渡期间可能会采取二者相结合的方式。党当前主张以和平方式建立统一战线,走好社会主义建设的第一步,并时刻注意形势的变化发展。第四,共产党人应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但建立共产主义的革命国际组织的可能性和必要性最终取决于共产主义运动的具体立场和国际阶级斗争的具体情况;当前,各国尚未为建立起一个能被全世界人民所接受的革命国际组织进行准备工作,党要持续推进反对全球化帝国主义的联合斗争,深入学习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正反两方面经验,重视从别国共产主义理论和实践中汲取智慧。第五,社会主义基础的具备离不开科学技术进步与生产力发展,但并不能取代人类劳动的根本地位,科技发展本身就是人类劳动的产物,也将继续服务于人类文明发展的要求。第六,在建立社会主义基础的进程中,有必要通过不同形式来广泛联合各社会阶级、群众组织和一切有可能联合的政党,重视和巩固统一战线的发展水平。第七,虽然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已基本结束,但尼泊尔仍然没有解决外部势力干涉和国家独立问题,党要执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政策和建设繁荣的社会主义的方针,坚决扫清封建残余势力和反对外部势力干涉,维护国家独立。

报告对党将要采取的政策、计划和工作大纲作了规定。党务方面,要在全党开展理论学习和培训,确保代表大会通过的路线方针政策得到正确贯彻;要改善党的组织工作,突出民主集中原则;要在党中央到基层的各级党委恢复批评与自我批评机制;各级党委应制定、贯彻、落实具体工作计划,推动党的干部充分同社会生产劳动和人民群众相结合;党的各级组织和所有党员干部应特别注意财务纪律,保持财政事务公开透明;加强党员干部的文化素质提升和生活作风的规范。部门机构设置和统一战线组建方面,党要强化思想政治工作对党的机构和统一战线的引领作用;通过缅怀革命先烈、抚恤烈士家属等方式,传承革命精神和思想;要设立专门机构,关注并做好前人民解放军战士的后续安置工作;要根据和平协定的精神,彻底完成和平进程;各级党组织应推动各级议会、政府高效运作,提升党的工作质量与水平。生产发展建设方面,要将经济从官僚买办手中解放出来,把发展经济牢牢掌握在人民手中作为根本目标,通过发展独立自主的国有经济来推动生产和开展建设;要制定全新的土地利用政策,重视在农产品供给领域实现自力更生;开展社会生产和发展运动,为创造更多就业岗位营造良好氛围,摆脱劳动力外流和靠国外汇款支撑国家运作的窘境。人民教育、健康和社会保障方面,党要明确教育是文明进步和社会繁荣的基础,将制定科学的国家教育政策作为促进教育改革的首要任务;应坚持从唯物主义立场和观点出发,制定国家卫生和健康政策,保护人民的健康权益;要重视自然灾害防控,制定科学的土地利用政策和实施长期的灾害管理计划,党、联营部门和统一战线要成立防灾减灾管理部门,采取具体的政策、计划和措施,推动构建防灾减灾制度。

  三、尼共(毛主义中心)克服困境的初步效果和展望

面对2022年全国大选的考验,尼共(毛主义中心)能否保持并恢复政治影响力,推进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捍卫尼泊尔的主权独立和实现经济社会繁荣发展?这取决于尼共(毛主义中心)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困难和挑战。

(一)维持政治影响力是尼共(毛主义中心)的首要任务

2022年,尼泊尔将举行地方、省级和中央三级选举,这也是新宪法颁布以来的第二次大选。解决生存危机、维持政治影响力是尼共(毛主义中心)的首要任务。

左翼联盟的获胜和尼共(NCP)的合并成立,将尼共(毛主义中心)从日益边缘化的困境中拯救了出来。尼共(毛主义中心)在2017年大选中同尼共(联合马列)组成了左翼联盟,以压倒多数赢得选举。2018年尼共(NCP)合并成立后,尼共(毛主义中心)主席普拉昌达成为该党共同主席之一,党的重要领导人拉姆·巴哈杜尔·塔帕、纳拉扬·卡吉·什雷斯塔成为中央书记处成员,在中央常务委员会、中央委员会等机构中也占有一席之地。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尼共(NCP)形成了普拉昌达—尼帕尔派系和奥利派系两大势力,前者逐渐在党内取得了多数优势,要求奥利派系在权力分配和国家治理方面作出让步,双方的矛盾日益激化。

由于尼共(NCP)的解散,尼共(毛主义中心)重新面临失去政治影响力的生存危机。2020年12月,在得知普拉昌达—尼帕尔派系准备通过党和议会程序采取行动后,奥利派系决定解散众议院,导致尼共(NCP)的实际分裂;又由于2021年3月最高法院的判决,尼共(NCP)被宣布无效,尼共(毛主义中心)和尼共(联合马列)被恢复,此后两党都陷入窘境。尼帕尔派系决定回到尼共(联合马列),普拉昌达失去了重要盟友,尼共(毛主义中心)虽然没有进一步引发派别斗争,但它不得不重新面对在2022年大选中失去政治影响力的可能性。为解决生存危机,尼共(毛主义中心)向大会党靠拢,以推翻奥利政府为目标,以大会党主席德乌帕担任总理为条件,同时联合尼共(联合马列)尼帕尔派系和人民社会主义党(Janata Samajwadi Party)的亚达夫派系,形成了政治联盟,成功上台执政。

由反对奥利政府而产生的执政联盟具有很强的策略性。可以说,执政联盟是一个在尼共(NCP)被废除之后引起的特殊政治条件下的,瞄准2022年大选的战术联盟。大会党在同盟中居主导地位,掌握着政策制定主动权,其目的是利用左翼分歧和上台执政的机会打击尼共(联合马列),尽可能多地做出有利于该党的政绩,从而赢得大选;尼共(毛主义中心)则通过支持大会党,维持其作为尼泊尔主要政党的政治地位,在争夺左翼领导权的斗争中取得优势,对政府施政方针能够产生一定影响力。2022年5月13日的地方选举中,尼共(毛主义中心)作为执政联盟成员参选,获得了全国121个市长职位和126个副市长职位,保住了第三大党的地位,可以预见尼共(毛主义中心)虽然还没有根本扭转影响力下降趋势,但在2022年的全国大选中应该可以继续在尼泊尔政坛占有一席之地。

(二)推动理论创新是尼共(毛主义中心)摆脱身份危机的必然选择

指导思想和根本路线问题是尼共(毛主义中心)摆脱危机和困境的根本出路,同时也是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继续发展必须面对的基础问题。

一方面,尼共(毛主义中心)在组织方面的比较优势为推动理论创新提供了基础。尼共(NCP)被取消后,尼泊尔政坛陷入混乱和动荡,各主要政党纷纷陷入麻烦。尼共(毛主义中心)虽然发生某些领导人的跳反,但党的组织总体上是完整的,没有发生严重的派系斗争和意见分歧。可见,尼共(毛主义中心)在党的组织上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这为全党认真思考理论路线问题创造了比较良好的条件。

另一方面,尼共(毛主义中心)已经意识到解决理论和路线问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该党的八大将中心议题确定在了理论问题上,大会的政治报告明确尼泊尔处于一种特殊的资本主义社会,这种特殊性源于共产党发挥主要领导作用的尼泊尔民族民主革命的固有特点及其成果——新宪法及其所确立的联邦民主共和制度;确认了当前尼泊尔已进入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尼泊尔人民同外部势力扶持的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之间的矛盾是当前社会主要矛盾,主要体现为捍卫新宪法和新制度、反对复辟和倒退的斗争;党在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完成和平进程和民主革命的剩余工作,在社会主义革命方略引领下,为建设社会主义建立基础;党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可能采取武装斗争与和平斗争相结合的形式,目前采取和平斗争,保留随形式变化发展的灵活性;党的目标是在尼泊尔实现科学社会主义。

当前,尼共(毛主义中心)仍需进一步推动理论创新。尼共(毛主义中心)八大明确了尼泊尔当前的社会性质、主要矛盾、革命性质、革命形式、革命任务、革命前途等基本理论问题,但依然有许多需要进一步阐明的重要内容。例如,尼共(毛主义中心)和尼共(联合马列)在尼泊尔社会性质、主要矛盾、革命前途等方面虽然有不同判断,但尼共(毛主义中心)八大报告所提出的理论内容并没有鲜明体现出独特性,报告没有展开论述“建立科学社会主义”的目标,没有明确要经过哪些步骤达到目标,也没有解答是否要建立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制度,是否要建立以生产资料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是否要实现经济的有计划按比例发展,是否要确立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等问题,而尼共(联合马列)的“人民多党民主”理论则有着更清楚的回答;报告对尼泊尔当前社会阶级状况、基本特点和主要矛盾的分析,仍需加以严谨分析检验;报告提出的具体方针政策也没有展现出其独到之处。

(三)推动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广泛团结是尼共(毛主义中心)恢复生机活力的必要举措

作为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最大政党之一,尼共(毛主义中心)承担着实现团结的重大责任和义务。2018年5月17日尼共(NCP)合并成立时,人们一度认为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空前团结很快会变成现实;然而,这种团结几乎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困境,尼共(NCP)的失败为尼泊尔政局带来了巨大动荡,严重挫伤了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令民众倍感失望。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尼共(NCP)的失败及其后所发生的全部事实反复证明,只有形成并巩固尼泊尔各共产主义政党和政治团体的团结,才能使尼泊尔共产党运动取得实质进展。

当前,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同样面临着许多问题。

一是根本理论分歧。以尼共(联合马列)提出的“人民多党民主”理论和尼共(毛主义中心)的“21世纪尼泊尔通向社会主义之路”主张为代表,涉及到尼泊尔是否为资本主义社会,如何认识当前尼泊尔的联邦民主共和制度,何为尼泊尔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共产党人现阶段的主要任务,采取怎样的斗争形式等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然而,这些分歧并非不能弥合。尼共(毛主义中心)既要鲜明地提出自己的理论观点,同时应积极搭建共产主义党派的理论研讨平台,对尼泊尔当前社会与革命方略作出科学判断,发展出符合尼泊尔国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

二是尼泊尔各共产党之间和党内的派系斗争。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存在派系传统,绝非是个别政党和朝夕之间能够解决的,只能在各党各派的真诚对话合作的努力之中克服。尼共(毛主义中心)需要总结本党处理派系斗争的正反两方面经验,贯彻民主集中原则,坚持群众观点和群众路线,使其具备成为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团结的倡导者、组织者的能力;并同包括尼共(联合马列)在内的各共产党广泛接触,致力于首先在一些具体问题上达成协作,建立统一战线,合理管控分歧,逐步实现各党派的整合团结。

三是维护国家主权和捍卫民族独立的力度仍需加强。尼共(NCP)瓦解以后,大会党为代表的右翼利用左翼的分裂领导组建了联合政府,体现出亲美、亲西方倾向。即使面临艰难困境,尼共(毛主义中心)也应鲜明地站稳爱国主义立场,在涉及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重大原则问题上,联合全国共产党人进行坚决维护,反对一切有损尼泊尔民族独立的行为主张。

四是继续坚持和发扬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国际性是马克思主义的固有属性,共产主义事业是关乎全人类解放的事业,发扬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是作为共产党人的必然要求。尼泊尔的独特自然地理和地缘政治条件,以及国家仍未彻底摆脱贫穷落后面貌的现状,也为尼泊尔共产党人通过参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争取世界一切进步力量支持提出了客观要求。尼共(毛主义中心)应加强同世界各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国家的联络,特别是扩展同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作交流,共同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尼泊尔社会主义革命事业。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23.01】巴西劳工党“劳工社会.. 下一篇【2022.05】社会党国际民主观的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