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2018.02】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的“新社会主义”理念及其影响
2018-05-31 13:15:03 来源: 作者:杜敏李泉 【 】 浏览:853次 评论:0

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的“新社会主义”理念及其影响

杜敏 李泉

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昆明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要:

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是斯里兰卡最年轻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2014年该党提出“新社会主义”的革命理念, 并在议会斗争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成为斯里兰卡第四大政党。“新社会主义”思想的提出有着深刻的历史与现实原因, 而它也会推动人民解放阵线在议会政治中的“革命运动”。

作者简介:杜敏 (1978—) , 男, 安徽合肥人, 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博士, 主要从事南亚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简介:李泉 (1980—) , 女, 安徽六安人, 昆明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硕士, 主要从事南亚左翼政党研究。


在斯里兰卡的民族解放与发展过程中, 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人民解放阵线”是社会主义运动的重要推动力量。人民解放阵线自1965年成立以来一直积极开展社会主义革命运动, 并于1971年和1987年两次发动试图夺取政权的武装斗争。21世纪以来人民解放阵线放弃了武装斗争的革命方式1, 进而通过现行的斯里兰卡民主议会道路, 不断拓展自己的影响力, 并开始转变自己的革命理念, 即立足于斯里兰卡的议会制度推动“新社会主义”的思想理念。

2014年2月10日, 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 (JVP) 第7届全国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科伦坡召开。会议选举了包括席尔瓦 (Tilvin Silva) 、迪萨纳亚克 (Anura Dissanayaka) 等六名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内的新一届人民解放阵线领导集体。这次大会完成了人民解放阵线的新老领导阶层的交接, 同时取得了一项重要成果, 即讨论通过了《我们的愿景》的政治框架, 提出了“新社会主义”国家政治理念, 开辟了人民解放阵线参与、影响斯里兰卡政治的新里程。

一、“新社会主义”理念的主要内容

人民解放阵线在《我们的愿景》提出“要将斯里兰卡提升为一个有尊严的和独立自主的国家, 就需要在新社会主义国家中实现人的解放。保护祖国不受帝国主义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侵略, 维护国家主权和经济、政治、社会、文化自由, 不让祖国的尊严和荣誉受到侵犯, 建设一个以国家所拥有的能力和价值为荣的社会, 是新社会主义国家的承诺和目标”2。人民解放阵线的“新社会主义”理念既丰富又具体, 它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民族等多个方面。其中最重要的内容包括以“人民治理”为主要方式的“人民主权观”;以反对当前行政总统制的修改宪法诉求;以工业化为主要路径的经济发展模式;以“人的解放”为旨归的文化建设思路。

(一) “新社会主义”的基础是“人民治理”

人民解放阵线的“新社会主义”政治理想以“人民治理”为基石, 不断寻求在现存政治框架下对政治格局进行系统性的变革, 建立“一个真正的经济发展、正义、民主、民族团结、独立、自由和善政的社会”1

人民解放阵线所主张的“人民治理”是相对斯里兰卡的精英治理而言的“人民主权”。斯里兰卡自1948年宣布独立以来, 政治生活都是由政治精英通过“统一国民党”和“自由党”两幅政治面孔主宰着。因而也产生了诸如“贾亚瓦德纳 (JR·Jayawardene) ”家族、“班达拉奈克 (S.W.R.D.Bandaranaike) ”家族和“拉贾帕克萨 (Mahinda·Rajapaksa) ”家族等政治团体。精英家族通过政治权利占有各种资源, 形成裙带关系, 造成了严重的社会腐败。前总统拉贾帕克萨通过家族统治, 在长期执政中官僚之风盛行。20 09年拉贾帕克萨将自己的兄长、两个弟弟、儿子等亲属安排在政府要害部门, 通过各种裙带关系, 仅其兄弟3人就直接控制着94个政府部门, 涉及到经费达到国家预算的70%。2在精英政治中, 人民不可能享有真正的民主。人民解放阵线的“新社会主义”是人民的“必需选择”, “其他的管理制度都被证明无法解决人民的问题”3

人民解放阵线认识到精英政治弊病重重, 它名义上实行民主政治, 但实质上主宰着人民的只能是为追逐金钱和权力而形成的一个个利益“集团”。人民解放阵线认为只有“新社会主义”的“人民治理”才能带领国家走向没有压迫, 没有种族歧视, 共享经济繁荣的社会。为实现“人民统治”“新社会主义”目标, 人民解放阵线提出了“五大支柱”。这五大支柱分别是“平等”、“民主”、“公正”、“个人自由”和“安全共存”。4

人民解放阵线所主张的“人民”是全国各族人民, 而不仅仅是僧伽罗民族。由于在民族问题上, 人民解放阵线反对泰米尔人的独立运动, 所以经常被视为僧伽罗民族主义政党, 而不是社会主义政党。5其实, 人民解放阵线的社会主义运动是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 实现民族平等基础上的国家统一。斯里兰卡的社会现实却是资产阶级“政府没有在民主平等的基础上统一僧伽罗人、泰米尔人和穆斯林, 反而促成不平等的增加”6。因而在《我们的愿景》中, 人民解放阵线提出:国家权力安排绝不允许出现“人剥削人、种族征服种族”的情况7, 它要体现僧伽罗、泰米尔、穆斯林、伯格人、马来人之间平等、友爱, 而不是狭隘的僧伽罗民族主义8。国家通过民族问题的解决来促进统一, 以保障民主和平等基础上所有族群的权利。9

(二) 变革现行的“行政总统制”宪法模式

人民解放阵线的“新社会主义”理念没有完全否定当下的斯里兰卡政治制度, 而是在此基础上进行更加民主化的修正。他们主要改革目标是实现人民主权, 保障“健康、教育、就业、住房”等人民“基本权利”10的实现。人民解放阵线当下的斗争焦点直接指向现行宪法和“行政总统”制。

斯里兰卡的法国式行政总统制度源于1978年的斯里兰卡宪法。1977年, 统一国民党上台后, 获得了国家议会中的5/6多数, 即赢得168个席位中的140席。统一国民党领袖贾亚瓦德纳 (JR Jayawardene) 利用在议会中的绝对优势, 颁布了斯里兰卡成立共和国后的第二部宪法。1978年《宪法》第4条规定, 人民通过选举总统来行使包括国防在内的行政权力。形式上, 人民才是主权者。但《宪法》规定总统是政府和内阁的首脑, 同时也是国家首脑、三军总司令。《宪法》还规定总统每届任期时间为6年, 而对任期次数没有作出相应限制。从权力制约的角度来看, 总统的权力基本不受议会的制约, 如《宪法》第44条第1款规定总统在作出决策时应当不时地与首相“协商”, 但这种“协商”的前提是总统“认为有必要”。自1978年宪法出台后, 学术界、政界对其诟病颇多。甚至有学者认为斯里兰卡总统的“宪法权力”过大, 可以“为所欲为”, 根本无需向选民负责。11

近四十年来, 在斯里兰卡的精英政治背景下, “行政总统”制一直是国家政治的顽疾。2015年以来, 现总统西里塞纳 (Maithripala Sirisena) 着手修改1978年宪法, 并顺利通过了斯里兰卡宪法第19修正案。19修正案对总统权力作出了部分限制, 但没有根本改变行政总统的现状, 也没有能让各个政党满意。

人民解放阵线认为“新社会主义”是人民主权国家, 它必须废除现行的资本主义宪政模式, 建构起人民主权的政治模式。人民解放阵线提出把宪法改革作为突破口, 形成以废除行政总统为核心的政治框架体系:1、保卫人民主权;2、废除行政总统;3、设立议会管理体系;4、议会任期不得超过五年, 每期届满须在三个月之内进行选举;5、在宪法指导下设立个独立的委员会;6、立法委员存在变换党籍的情况, 应终止其立法委员资格;7、内阁部长人数不得超过25人;8、废除一切像《预防恐怖主义法》这样的压迫性法案;9、通过立法, 用人民委员会取代省议会。1

(三) 以工业化发展“新社会主义”的经济

斯里兰卡自从1948年独立以来政治风云变幻, 尤其是三十年的内战使这个国家元气大伤。2009年内战结束后, 在前总统拉贾帕克萨 (Mahinda Rajapaksa) 的领导下, 经济发展略见成效。2010年斯里兰卡GDP增幅超过了8%, 2012年达到了9.2%;2贫困率也从20 02年的22.7%下降到2012年的6.7%。3不过这些发展并没有带来人民生活水平的实质性改善。据人民解放阵线官方报纸《红色政权》的相关统计显示:在拉贾帕克萨执政期间, 斯里兰卡人民的居住成本从20 05年的25, 334卢比上升到2014年的50, 792斯卢;人民的生活质量随着消费指数的不断提升而有所下降, 以1000斯卢的实际购买力来看, 2014年比2002年下降了96斯卢。4

人民解放阵线如何去实现“新社会主义”, 改变斯里兰卡人民生活状况成了“新社会主义”理念的一项重要内容。人民解放阵线认为斯里兰卡社会经济立足于21世纪的“全球化”和“开放经济”。在这种背景下, 斯里兰卡经济非常容易受到“再殖民化”影响。5所以, “新社会主义”经济必须强化自身发展能力, 维护人民福祉。

人民解放阵线提出了通过“工业化”发展“新社会主义”经济的思路。这一思路主要包括“手段”和“目的”两个方面内容。

“新社会主义”工业化以科技发展为“手段”。斯里兰卡是一个依靠种植业和渔业的农业国家, 社会生产力水平低, 超过50%的劳动力从事农业和渔业生产。人民解放阵线认为, “新社会主义”需要立足于当代新的科技发展水平, 依据法律和制度来塑造避免浪费的消费模式。这要求政府的管理者具有高效率的管理方式, 通过“电子政务”、“电子商务”等现代新技术条件来提高效率。对生产企业来说, 也可以提升生产效率、增加产品附加值, 从而增加国家的外汇储备, 促进科技进步。6“新社会主义”工业化是“适度的工业化”, 它拥有广大的工业生产体系和过程。“适度的工业化”虽然还没达到全面的工业化水平层次, 但工业在整个产业体系中还是应占据突出的地位。

“新社会主义”的工业通过国内外的技术利用来弱化斯里兰卡不得不去面对的环境、社会、经济问题。在提升生产力的同时, 注重生态发展理念, 防止工业污染, 因而每一个工业生产部门都需要考虑回收加工的环节。1国家政策的制定中, 要制定相关保护自然资源方面的法律, 同时对现有环境保护相关法律进行审查。2

“新社会主义”工业化以保护国民经济, 维护人民利益为“目的”。“新社会主义”在政治上要坚持人民主权, 用“人民议会”代替斯里兰卡目前的“省议会”体制。3经济上, “新社会主义”工业化允许私营经济的存在, 人民解放阵线甚至提出给予私营经济为期五年的免税方案, 不过“新社会主义”并不鼓励私营经济, 尤其是在国有银行、公共设施等重要部门是不能进行私有化改革。4除此之外, “新社会主义”还主张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公正地分配, 这样才能让工业化带来的利益惠及所有斯里兰卡人。在社会发展问题上, 要让斯里兰卡劳动者受到技能训练, 增加他们的收入和就业, 通过立法防止生产企业中损害人民权益的独裁行为, 扩展社会福利, 维系妇女、儿童、老人的权益。5

(四) “新社会主义”要促进“人的解放”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把现实的人置于“自由人的联合体”中, 主张实现人类解放和全面发展作为社会发展的归宿。人民解放阵线坚持了马克思主义消灭剥削, 实现人类解放并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宏伟目标。6当然, 马克思主义所理解的“个人的全面性不是想象的或设想的全面性, 而是他的现实联系和观念联系的全面性”7。“新社会主义”理念认为即使是在物质富足的情况下也存在着“解放”的问题, 更不用说是斯里兰卡这样的人民生活并不富裕的发展国家。“新社会主义”理念提出在提高人民收入的同时, 还应当促进人的全面发展。8当斯里兰卡人民还在为生存担忧, 在胁迫下劳动时, 是无法实现“人的解放”, 更无从谈起“新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目标”——创造“一个解放的人”、一个“为自己和国家感到自豪, 对自己的职责、责任和权利有一个良好的认知, 拥有一个受过教育、敏感的头脑的人”9。所以, 发展生产力是基础条件, 另外还可以借助“观念联系的全面性”打破人类的精神枷锁。

“新社会主义”理念把“人类解放”定位在发展“文化艺术”上。马克思主义认为“艺术形式”是人掌握世界的“实践精神形式”10。人民解放阵线认为文化艺术可以帮助解决斯里兰卡社会中存在的物质匮乏以及各种有关“金钱”的问题, 所以可以通过文化艺术形式来实现“人类解放”, 进而提出“教育、文化、艺术、法律改革、大众媒体以及种族都要将‘人类解放’作为发展的目标”11

人民解放阵线在“新社会主义”理念中提出了四个方面的举措:其一, 设立由各领域文化专家构成的保护文化艺术的委员会;其二, 建设艺术剧院、艺术实验室等方面的基础设施, 发掘民间艺术;其三, 通过教育提高人民的审美;最后, 通过弘扬各民族的民族文化艺术, 促进民族团结。12这些努力的最终结果将会提高斯里兰卡文化品牌的世界地位, 维系国家尊严。

二、新社会主义的实质——坚持议会道路

人民解放阵线之所以用“新社会主义”来概括议会民主制度下无产阶级政党反对帝国主义、自由主义, 追求共产主义奋斗目标斗争而付出的努力, 其实质是对自己进行的社会“革命方式”的再次重申, 对议会民主制度框架下提升自己的政治影响力, 并通过和平的“革命方式”来实现政治目标的肯定。

人民解放阵线是斯里兰卡左翼政党中最为年轻的一个政党。它的革命历程大致可以分为:“成立初期”、“武装斗争时期”和“议会道路革命时期”。13上世纪70年代初期、80年代末期, 人民解放阵线共两次拿起武器, 进行武装斗争革命, 在斯里兰卡的无产阶级革命历程中留下了重要的历史痕迹。尤其是第二次即1988年至1989年武装斗争严重动摇了当时统一国民党贾亚瓦德纳 (JR Jayawardene) 政权, 扩大了人民解放阵线在群众中的影响力。

1987年至1989年暴动失败后, 1990年2月, 流亡海外的苏玛瓦萨 (Somawansa Amarasinghe) 开始重新组建人民解放阵线党组织。1994年以后, 人民解放阵线开始尝试进入议会政治生活。2004年1月, 人民解放阵线加入了自由党领导的统一人民自由联盟 (UPFA) , 并赢得了225个议会席位中的41个席位, 人民解放阵线4名政治局委员担任了联盟政府的内阁部长。当年的省议会选举中人民解放阵线也获得了80个省议会席位。1但是很快人民解放阵线就与自由党决裂, 并在前总统拉贾帕克萨 (Mahinda Rajapaksa) 两届执政时期充当反对者角色。

2015年斯里兰卡总统大选拉贾帕克萨输给了自己的同僚, 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 (Maithripala Sirisena) 。西里塞纳胜出后领导自由党与统一国民党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 (Ranil Wickremasinghe) 组建“善政”政府。2015年大选人民解放阵线独立参与竞选, 并且做出保证不会“再拿起武器”, 它的“斗争将只是在思想领域进行”2。2015年议会选举中人民解放阵线获得6个席位, 成为议会第四大党, 也是议会中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政党。3

人民解放阵线在2 0多年的议会道路取得了其他左翼政党难以想象的成就,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没有完全依附于自由党, 所以也不会因自由党的兴衰而起起落落。21世纪以来, 人民解放阵线一直坚持议会革命道路, 放弃暴力革命的斗争方式。由于在斗争方式、对泰米尔人的态度以及与其他激进左翼联合等“社会主义”思想上的差异, 导致了其自身组织的内部分裂。2 01 2年4月9日, “阵线社会主义” (t h e Peratugami Samajawadi Pakshaya) 从人民解放阵线中分裂出去, 吸收了其他一些激进左翼人事后成立了一个更为激进的新左翼政党。4这次分裂反映出人民解放阵线在思考如何才能在斯里兰卡资本主义政治中, 在自由党和统一国民党长期执政的情况下去实现无产阶级主张的“社会主义”政治理想, 即“怎样实现社会主义”和“什么是社会主义”问题上理解的差异。所以2014年新一届的人民解放阵线在自己的革命纲领中确定了社会主义革命的目标和方式:“将资本主义所有制度转变为社会主义共同所有制度, 政治革命是必不可少的。建设社会主义的前提条件是资产阶级的阶级统治的丧失和无产阶级统治的诞生。如果没有把国家政权确立在无产阶级手中, 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就无法完成。因此, 社会主义的首要目标是夺取国家政权。即使无产阶级愿意和平的方式获得, 这将由掌权的资本家决定。”5进而, 人民解放阵线把现时代的社会主义革命目标称为“新社会主义”, 它是对之前暴力革命的否定, 也是对其他无产阶级政党议会革命道路的扬弃。

三、“新社会主义”理念的影响

(一) 提升了人民解放阵线的影响力

人民解放阵线成立之初的主要构成人员都是斯里兰卡的有志青年, 许多年青人还是大学生, 2015年大选人民解放阵线的胜出也得益于“新社会主义”理念在青年学生中的传播。虽然传统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并不认为人民解放阵线是马克思主义或社会主义政党, 但它的确受到了“渴望未来美好生活”的青年人的青睐。62014年是人民解放阵线执政理念提升的一年。与2009年地方议会选举的成绩相比较而论, 人民解放阵线影响力获得了提升。从南部省的选举来看, 获得的席位有所增加, 得票率也上升了3%, 西部省的选举中得票率更是增加了3.6% (见表1) 。

表1:     下载原表

表1:

2015年7月23日, 人民解放阵线在宣传中提出:通过建立议会体制废除行政总统, 改革选举制度, 主张资讯权利法案、国家审计法案, 人民代表的道德准则, GDP的6%用于教育等等主张。在“新社会主义”执政理念指导下, 人民解放阵线展开了2015年8月份举行议会选举并取得了6个议会席位, 成为议会中第四大党, 也是议会中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第二大反对党。1这是人民解放阵线第一次在议会中的影响力超过其他左翼政党, 为其议会道路方式推进“新社会主义”运动打开了良好局面。

(二) 促进了斯里兰卡的宪法修改

前政府的腐败问题是以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为代表的议会反对派在议会制度中斗争的焦点之一, 而这些腐败问题的根源恰恰在于行政总统制。行政总统制是贾亚瓦德纳 (J.R.Jayewardene) 总统在1978宪法引入的。该宪法几乎赋予总统不受约束的行政权力。无产阶级早期的领导, 如兰卡平等社会党的领导佩雷拉 (N.M.Perera) 博士和席尔瓦 (Colvin R.de Silva) 博士都意识到了它对民主制度的破坏, 因而一直致力于反对行政总统制, 主张修改宪法, 恢复民主。实际上, 自1978年斯里兰卡宪法出台后, 包括自由党在内大多数政党都在倡导废除行政总统。1994年自由党领导人库玛拉通加 (Chandrika Kumaratunga) 夫人上台提出废除行政总统, 2005年前总统拉贾帕克萨总统上台也提出同样的主张。但是在拉贾帕克萨执政期间, 行政总统非但没有被废除, 权力还得到了加强。尤其是宪法第18修正案, 废除了第17修正案所设立的各种独立委员会, 而且还扩大了总统权力, 把总统任期从两届扩大到三届。除了人民解放阵线公开提出反对外, 其他左翼政党在18修正案出台时选择了“附和”。2014年人民解放阵线在《我们的愿景》中提出要实现“新社会主义”国家, 必须起草“公平”、“公正”的宪法。2

2015年西里塞纳上台进行“百日改革”, 2015年4月斯里兰卡宪法第19修正案在议会通过, 设立了司法服务委员会、警察委员会、公众服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打击贿赂和腐败委员会以及一个人权委员会, 3但“第19修正案”还只是部分的分割了总统的行政权力, 它也没有彻底地改变斯里兰卡政治选举这种“领先者当选制” (first-past-the-post systems) 选举制度的缺陷。大多数政党希望能够建立一种比现在的“优先投票制” (preferential voting system) 更加合理公正的选举体系。4人民解放阵线认为19修正案是应选民要求仓促修订, 没能改变行政总统制度, 所以人民解放阵线于2015年5月向总统提交了一份关于《宪法》第二十修正案草案的意见清单, 其中包括旨在废除行政总统和斯里兰卡当前选举制度的选举改革方案。12015年9月17日, 人民解放阵线通过媒体公开向政府提出20项诉求, 并要求政府立即落实。针对宪法第19修正案的不彻底性, 该党要求政府再修改宪法, 彻底废除行政总统、身份交叉的议员等等斯里兰卡政治问题。2

虽然议会大多数政党并不反对制定第20修正案, 但是斯里兰卡目前议会中政治派别林立, 对如何修订宪法, 如何改变“比例代表制”, 意见分歧较大, 因而宪法第20修正案并不能达成一致, 更不能诉诸全面表决。

(三) 对新政府发展走向形成了政治制衡

人民解放阵线是目前西里塞纳 (Maithripala Sirisena) 政府中的第四大党, 也是最大的反对党, 它的政治影响力远远超过了传统左派, 在推行“新社会主义”过程中, 日益成为取代人民自由联盟的反对右派的左翼力量。3

在斯里兰卡, 由统一国民党和自由党建立的西方民主制度长期主导政坛, 以“马克思主义”和“新社会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人民解放阵线近年来以极具“亲民”的执政理念, 吸引了众多民众的支持。斯里兰卡《卫报》称人民解放阵线关心“价格、失业、移民工人和政府腐败”, 与“各种群体保持良好的关系”, 他们开启了斯里兰卡“创造性”的政治。4从前总统拉贾帕克萨执政以来, 人民解放阵线一直就是反对政府腐败的“急先锋”。2015年西里塞纳上台后, 人民解放阵线一方面要求彻底清算前政府的腐败问题, 另一方面不断揭露现政府对民众的欺骗和腐败。此外, 人民解放阵线结合“议会内外”两个斗争空间反对西里塞纳政府的各种有损民众利益的政策。如2016年反对增加人民生活负担的增值税法案 (VAT Bill) , 支持联合反对派对财政部长卡鲁那亚克 (Ravi Karunanayake) 的不信任议案, 以及2017年7月22日在维哈马哈德维 (Viharamahadevi) 开始的旨在推翻现政府的抗议活动。5

尽管人民解放阵线的“新社会主义”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指责, 如认为人民解放阵线的“新社会主义”理念不具备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观所应有的阶级压迫的现实根基, 也没有1972年斯里兰卡的公有制社会主义改革的经济基础建构的类似性。6但是在斯里兰卡当代的政治模式之下, 人民解放阵线依旧坚持议会斗争、甚至进行街头抗议, 并公开向执政者宣扬“争取在2020年夺取政权”, 从而期望改变国家运行方向。7其斗争锋芒不仅指向资产阶级的政党, 同时也指向斯里兰卡的资本主义制度。

注释

1 20世纪70年代初期和80年代末期, 人民解放阵线发动了两次武装斗争, 由于种种原因最后都归于失败。参见杜敏、李泉:《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的历史、理论主张与现实图景》, 载于《社会主义研究》2016年第5期。

2 Our Vision, Policy Framework, Niyamuwa Publications Press, 2014, p.36.

3 (4) (7) (8) (9) (10) Our Vision, Policy Framework, Niyamuwa Press, 2014, p.VIII, p.3, pp.3, pp.3-4, p.6, p.5.

4 杜敏, 李泉:《斯里兰卡新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及挑战》, 载于《南亚研究季刊》2015年第4期。

5 JVP calls for socialism and a political culture, (http://www.dailymirror.lk/108880/JVP-calls-for-socialismand-a-political-culture.)

6 杜敏, 李泉:《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的历史、理论主张与现实图景》, 载于《社会主义研究》2016年第5期。

7 参见:《人民解放阵线纲领》, (第40条) , 人民解放阵线官网, (http://www.jvpsrilanka.com/english/about-us/party-programme/.)

8 Executive Presidency is anti-democratic and it should be abolished (http://www.sundaytimes.lk/091220/News/nws_19.html.)

9 Our Vision, Policy Framework, Niyamuwa Publications 2014, pp.3-4.

10 参见《2016全球经济展望报告》 (https://www.gfmag.com/global-data/country-data/sri-lanka-gdp-country-report.)

11 Poverty headcount ratio at national poverty lines (%of population) (http://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I.POV.NAHC?end=2012&start=2002&view=chart.)

12 Cost Of Livingexceeds Rs.50, 000, 参见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官方报纸RED POWER, Registered as a News Paper Volume 15 No.12, August 2014.

13 参见:人民解放阵线纲领, 第60条, 人民解放阵线官网 (http://www.jvpsrilanka.com/english/about-us/party-programme/.)

14 Our Vision, Policy Framework, February, 2014, p.15, p.17, p.22, pp.4-5, p.24, pp.30-32, p.15, p.34, Publisher:Niyamuwa Publications.

15 (2) (3) (4) (5) (8) (9) Our Vision, Policy Framework, February, 2014, p.15, p.17, p.22, pp.4-5, p.24, pp.30-32, p.15, p.34, Publisher:Niyamuwa Publications.

16 参见人民解放阵线纲领第55、56条, 人民解放阵线官网 (http://www.jvpsrilanka.com/english/about-us/party-programme/.)

17 (10)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 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第172、39页。

18 (12) Our Vision, Policy Framework, Publisher:Niyamuwa Publications, 2014, p.34, p.35.

19 杜敏、李泉:《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的历史、理论主张与现实图景》, 载于《社会主义研究》2016年第5期。

20 杜敏、李泉:《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的历史、理论主张与现实图景》, 载于《社会主义研究》2016年第5期。

21 W.A.Sunil:Sri Lanka:JVP election manifesto woos big business (https://www.wsws.org/en/articles/2015/08/04 /jvps-a04.html.)

22 杜敏、李泉:《斯里兰卡西里塞纳政府的政治形势与前景探析》, 载于《学术探索》2016年第12期。

23 Will launch of Frontline Socialist Party lead to revival of‘Left’in Sri Lanka? (http://dbsjeyaraj.com/dbsj/archives/5592.)

24 参见:人民解放阵线纲领第58条, 人民解放阵线官网 (http://www.jvpsrilanka.com/english/about-us/party-programme/.)

25 Election sees Rajapaksa fail to make a come-back (http://lankasocialist.com/2015/08/25/election-seesrajapaksa-fail-to-make-a-come-back/.)

26 杜敏、李泉:《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的历史、理论主张与现实图景》, 载于《社会主义研究》2016年第5期。

27 Our Vision, Policy Framework, Niyamuwa Publications, 2014, p.28.

28 杜敏、李泉:《斯里兰卡新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及挑战》, 载于《南亚研究季刊》2015年第4期。

29 杜敏、李泉:《斯里兰卡西里塞纳政府的政治形势与前景探析》, 载于《学术探索》2016年第12期。

30 JVP suggests amendments to 20A draft (https://www.newsradio.lk/2015/05/24/jvp-suggestions-amendments-to-20a-draft/.)

31 Marxist JVP presents 20 proposals for immediate implementation (http://www.lankabusinessonline.com/marxistjvp-presents-20-proposals-for-immediate-implementation/.)

32 (6) The Miscarriage Of The JVP Signals The End Of The Socialist Idea In Sri Lanka (https://www.colombotelegraph.com/?s=Shyamon+Jayasinghe&x=15&y=6.)

33 Creative politics of JVP Today, Aug 13, 2015 Sri Lanka Guardian (https://www.slguardian.org/2015/08/creativepolitics-of-jvp-today/.)

34 JVP to launch protest campaign to topple the Govt. (http://srilankanewslive.com/news/sri-lanka/item/15079-jvpto-launch-protest-campaign-to-topple-the-govt.)

人民解放阵线; 新社会主义; 民族解放;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18.03】尼泊尔左翼联盟2017年.. 下一篇【2018.02】黎巴嫩左翼政党: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