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2018.03】尼泊尔左翼联盟2017年大选获胜的原因、影响及其前景
2018-09-08 07:08:51 来源: 作者:袁群 【 】 浏览:727次 评论:0

2017年12月, 尼泊尔举行了新宪法颁布以来的首届大选, 由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1组成的左翼联盟在省议会选举和联邦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 并于2018年2月15日上台执政, 尼共 (联合马列) 主席卡德加·普拉萨德·奥利 (Khadka Prasad oli) 出任总理。此次选举的胜利是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自诞生以来, 共产党人首次通过团结合作所取得的胜利, 意义重大。本文将对左翼联盟获胜的原因进行分析, 并对其影响及发展前景进行探讨。

一、左翼联盟在2017年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

2017年是尼泊尔的大选年, 根据2015年9月20日颁布实施的尼泊尔新宪法规定, 在2018年1月21日前要完成地方、省议会和联邦议会三级选举。新宪法将全国划分为7个省, 77个县。省议会选举有330个选区, 联邦议会选举分165个选区。省议会选举和联邦议会的众议院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下院) 选举采取混合选举制度选出550名和275名议员, 选举先以简单多数制选举产生6 0%的议员, 再按照参选各党在简单多数制选举中得票多寡分配比例, 选举其余4 0%的议员, 省议会和众议院议员任期为5年。联邦议会的国民议会 (National Assembly) (上院) 共59名成员, 由选举团选出56名成员, 其余3名成员由总统根据尼泊尔政府的建议任命, 国民议会成员的任期为6年, 每两年有1/3的议员退休更换。1

尼泊尔新宪法的主要特色是重建地方政府, 将权力下放给省级和地方单位。2016年3月15日, 尼泊尔地方重建委员会 (LLRC) 成立, 其任务是一年内确定新的地方单位。2017年1月6日, 尼泊尔地方重建委员会向尼泊尔政府提议设立719个地方单位, 但遭到了马迪西政党的强烈反对。2017年3月15日, 尼泊尔政府决定增加25个地方单位, 其中22个放在特莱县, 这一决定在2017年5月26日得到尼泊尔最高法院的核准。2017年8月10日, 尼泊尔最高法院又推翻上述决定, 提出在2省再增加9个地方单位, 这样地方单位的总数就上升为753个。2地方选举通过简单多数制进行, 第一阶段选举于2017年5月14日在3、4、6省的34个县的283个地方单位进行, 第二阶段选举原本计划于6月14日在1、2、5、7省的43个县的470个地方单位进行, 但由于遭到新成立的马德西政党——尼泊尔人民党的抵制, 改为6月28日在1、5、7省的35个县的334个县举行, 2省的8个特莱县的136个地方单位的选举则推迟到9月18日举行。选举结果, 尼共 (联合马列) 、大会党、尼共 (毛主义中心) 分别获得了14099个、11456个、5441个职位, 分居第一、第二和第三名。3

尼泊尔省议会选举和联邦议会选举同时进行, 第一阶段选举于2017年11月26月在32个山区县举行, 选举产生37名众议院议员和74名省议会议员。第二阶段选于12月7日在其余45个县举行, 选举产生128名众议院议员和256省议会议员。在选举前, 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结为左翼联盟, 并按60:40的比例分配165个选区竞选, 两党在各自的选区相互支持。4在省议会选举中, 尼共 (联合马列) 、尼共 (毛主义中心) 、大会党分别以168席、73席、41席居第一、第二和第三名。在众议院的选举中, 尼共 (联合马列) 获121席 (直接选举议席80席, 比例选举议席41席) 、大会党获63席 (直接选举议席23席, 比例选举议席40席)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获53席 (直接选举议席36席, 比例选举议席17席) , 分居第一、第二和第三名。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组成的左翼联盟共获得总议席的63.27%, 5取得压倒性胜利。在国民议会选举中, 尼共 (联合马列) 获27席, 尼共 (毛主义中心) 获13席, 大会党获12席, 尼泊尔人民党和尼泊尔联邦社会主义论坛各获2席, 左翼联盟在国民议会的总席位超过2/3, 占绝对多数。6

二、左翼联盟获胜原因

首先, 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不计前嫌, 团结合作是获胜的关键。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成立后, 由于理论上的分歧和实践上的差异, 两党关系总体上处于相互对立的状态。20 0 6年11月, 尼共 (毛主义中心) 和包括尼共 (联合马列) 在内的七党联盟签订和平协议, 结束了长达10年的武装斗争, 尼共 (毛主义中心) 和尼共 (联合马列) 的关系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改善, 双方都有进一步合作甚至合并的愿望。2008年5月, 尼共 (毛主义中心) 主席普拉昌达 (Prachanda) 对记者表示:“如果只有一个共产党, 我们能领导尼泊尔10 0年。”72011年11月, 尼共 (联合马列) 主席贾拉·纳斯·卡纳尔 (Jhal Anath K hanal) 在该党学生组织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说:“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这两个议会民主政党的合并将推动尼泊尔的共产主义运动达到一个新高度。”8但由于选举利益的冲突, 两党一直摩擦不断。20 08年第一届制宪议会选举后, 在新政府的总统选举上, 尼共 (联合马列) 提名该党前总书记马达夫·库玛尔·尼帕尔 (Madhav Kumar Nepal) 作为总统候选人, 但尼共 (毛主义中心) 先是支持而后又推出了自己的候选人, 尼共 (毛主义中心) 的这一做法激起了尼共 (联合马列) 的不满。虽然尼共 (联合马列) 于2008年8月加入尼共 (毛主义中心) 领导的新政府, 两党间的合作日益增多, 但是双方仍然因利益之争而互相指责, 最终导致了尼共 (毛主义中心) 联合政府的垮台。2016年5月5日, 普拉昌达与尼共 (联合马列) 主席奥利达成九点协议, 双方同意在未来全国共识政府成立后, 由普拉昌达担任政府总理。但由于奥利反悔不愿承认九点协议, 7月12日, 尼共 (毛主义中心) 中心决定退出奥利领导的联合政府。从20 08年以来的历届选举结果可以看到, 广大选民更倾向于投共产党的票。如20 08的第一届制宪议会选举, 尼共 (毛主义中心) 和尼共 (联合马列) 共获得了63%的选票, 2013年的第二届制宪议会选举, 尼共 (毛主义中心) 和尼共 (联合马列) 尽管相互之间矛盾在激化, 两党仍获得了59%的选票。1长期的纷争和相互诋毁不仅损害了各自的利益, 而且也导致了尼泊尔的政局动荡。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此次能够组建左翼联盟参加大选, 除了因为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外, 还有以下现实考量:一是地方选举的成绩已经证明, 此前与大会党组建联合政府, 是尼共 (毛主义中心) 的败笔。二是尼共 (毛主义中心) 只有与意识形态相同的、受到选民广泛支持的尼共 (联合马列) 联合, 才能挽救颓势。三是尼共 (联合马列) 也只有与尼共 (毛主义中心) 联合竞选, 才有可能得到绝对多数议席, 组建稳定的多数派政府。

第二, 左翼联盟的竞选纲领迎合了选民对政局稳定、经济发展的期盼。自20 08年以来, 共有10任总理上台执政, 政治不稳、政府更迭频繁, 严重影响了国家的安定和进步。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2016年度《人类发展报告》涉及的188个国家中, 尼泊尔25.2%的人口生活在国家贫困线以下, 15%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低于1.9美元, 其人类发展指数 (HDI) 为0.558, 居第144位。2在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列出的全球47个最不发达国家中, 尼泊尔名列第30位。3在省议会和联邦议会选举前, 大会党于10月31日率先出台了自己的竞选纲领, 虽然大会党在竞选纲领中提出要大力发展地方企业、现代农业、旅游业、社会福利事业和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等, 但它把重点放到了攻击和诋毁左翼联盟方面。大会党主席德乌帕也攻击左翼联盟是“反民主”的势力, 其目的是在国家建立“专制政权”, “如果共产党执政, 人民连反对不公正的权利都没有。”4针对大会党的诋毁, 左翼联盟在11月7月发布的联合竞选纲领中首先提出了“在共产党领导下实现变革, 在共产党领导下实现社会公正和繁荣”的口号, 然后提出了在工业、农业、旅游业等领域的发展规划。针对大会党对左翼联盟的攻击, 联合竞选纲强调, 左翼联盟是根据新宪法第269款第一条的规定“信奉共同的政治思想、哲学和纲领的人有权组建和支配政党”而建立的, 并无阴谋可言, 而两党的联合具有历史的必然性, 有助于结束自20 07年以来的政治不稳定。左翼联盟并不是要在尼泊尔建立专制政权, 而是要建立尼泊尔特色的社会主义, 这种社会主义的核心特色是多党竞争制度、三权分立、宪法至上、法制、福利国家、定期选举、比例代表制、世俗主义, 人民享有新闻自由、人权、宗教信仰自由等各种基本权利。与大会党避而不谈国家未来发展道路和规划不同。联合竞选纲领指出, 我们旨在建立一个基于社会公正和平等的有教化的、繁荣的社会。左翼联盟将通过社会主义来取代新自由主义所推动的、非生产性的、消费主义的资本主义, 制定建立在国家生产性资本、劳动和就业基础上的工业化和发展战略。5与大会党相比较, 左翼联盟的竞选纲领立场鲜明, 其通过稳定求发展的战略更符合民意, 更能吸引选民的支持。

第三, 左翼联盟充分利用了国内不断高涨的反印民族主义情绪。反对印度对尼泊尔内政的干涉一直是尼泊尔共产主义政党长期坚持的政治立场。鉴于尼泊尔独特的地缘政治地位, 印度一直谋划在尼泊尔同时推行三大策略。第一是“斐济过程”, 大力鼓励印度人移民尼泊尔并尽可能快地成为尼泊尔公民。这样的话, 若干年后印度裔的人数就会超过尼泊尔本土人数。这个过程更多集中在特莱地区。第二是“不丹化过程”, 试图全面控制尼泊尔的安全和外交政策, 迫使尼泊尔接受印度的宗主国地位。第三就是像1975年对待锡金那样, 以欺骗和武力的方式吞并尼泊尔。1印度对尼泊尔事务的全面干涉, 导致了尼泊尔国内的反印民族主义情绪高涨。2015年9月尼泊尔南部与印度接壤地区的马德西人因不满新宪法举行示威, 进而爆发冲突。印度以此为由对尼泊尔实施了近5个月的非正式禁运, 这次禁运使尼泊尔几乎处于封锁状态, 燃油、药品、生活必需品短缺, 经济濒临停滞。时任尼泊尔总理的尼共 (联合马列) 主席奥利坚决不向印度屈服, 并在2016年3月访华期间与中国签订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贸易和过境协议, 以解决面临的困境。左翼联盟在竞选纲领中也鲜明提出, 要废除所有与邻国和其他国家签署的不平等的、羞辱性的条约和协定, 2而在印度对尼泊尔封锁期间, 大会党的不表态、不评价也让广大民众看清了大会党对印度干涉主义行径的绥靖态度, 他们谴责大会党对于印度的封锁没有采取强硬立场, 而特莱地区的马迪西人则抱怨大会党没有满足他们修正宪法的要求, 这也自然对大会党的选情产生了负面影响。

第四, 大会党党内派别斗争加剧和竞选策略失当。长期以来, 德乌帕派在大会党内一直受到当权派柯伊拉腊派的打压, 在大会党前主席苏希尔·柯伊拉腊 (Sushil Koira la) 去世后, 拉姆·昌德拉·保德尔 (Ra m Chandra Paudel) 成为柯伊拉腊派的首领, 柯伊拉腊派也就变为保德尔派。2016年3月谢尔·巴哈杜尔·德乌帕 (Sher Bahadur Deuba) 战胜保德尔成为党主席后, 就开始伺机对保德尔派打击报复, 党内的派系斗争愈加激烈。在地方选举和省议会、联邦议会选举中, 德乌帕利用手中的权力打压保德尔派, 更多地推举自己的亲信作为候选人, 其中许多人是无能之辈, 而对保德尔派的候选人, 德乌帕则全然不顾党的利益, 乐见其在选举中失败, 这也导致了包括保德尔在内的许多保德尔派候选人在大选中落败。在左翼联盟成立后, 大会党也试图邀请两个实力较为雄厚的马德西政党——尼泊尔人民党 (Rastriya Janata Party Nepal) 和尼泊尔联邦社会主义论坛 (The Federal Socialist Forum, Nepal) 组建民主联盟以对抗左翼联盟的挑战, 但是由于大会党嫌两党要价太高而未果, 这也使大会党丧失了可能赢得选举的最后机会。

三、左翼联盟获胜的影响

首先, 左翼联盟的获胜将推动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出现新一轮的大整合。尼泊尔共产党自1962年第三次代表大会分裂之后, 尼泊尔就再也没有出现一个统一的共产党组织。尼泊尔共产党人第一次在理论和组织上整合各派共产党的努力是在1971年12月, 当时曼·摩汉·阿迪卡里 (Man Mohan Adhikari) 与沙穆布拉穆·什雷斯塔 (Shambhu Ram Shrestha) 、莫汉·比克拉姆·辛格 (Mohan Bikram Singh) 等尼共原领导人成立了一个名为“中央核心”委员会 (“Central Nucleus”Committee) 的组织, 试图将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所有派别组织起来以重建尼泊尔共产党, 但没有取得成功。后来尼共各派中信奉马列主义的和信奉毛主义的分别于1991年1月和1995年3月整合成了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自诞生之日起都是作为有着明确的党章和鲜明的身份特征而存在的, 但在成为议会政党后, 他们的理想信念逐步让位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 开始转型为以争权夺利的实用主义为导向的“选举党”, 这也导致了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多次在联合执政时互相拆台, 并不顾原则立场, 都曾与意识形态相左的大会党联合执政。2017年10月3日, 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组建左翼联盟, 双方领导人都表示在大选获胜并执掌政权后, 两党将合并成为一个共产党。两党商定, 将于2018年4月22日实现合并。因为原尼泊尔共产党于1949年4月22日在印度的加尔各答建立, 这个日子对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具有重大意义。3即将成立的尼泊尔共产党将使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迎来期盼已久的大整合, 共产党长期执政的局面也将在尼泊尔出现, 这将对尼泊尔的政治稳定、经济繁荣和社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第二, 左翼联盟的获胜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具有重大影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自1848年兴起以来, 一直在分分合合中曲折发展。苏东剧变后,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重大挫折, 许多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又分裂成多个共产党派别, 处于各自为战, 甚至相互内斗的状态, 这也是导致各国共产主义运动长期处于低迷状态的重要原因。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各国共产党人的团结合作问题,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曾指出:“如果不就内容而就形式来说, 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首先是一国范围内的斗争。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1恩格斯在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教训时强调:“巴黎公社遭到灭亡, 就是由于缺乏集中和权威。……为了进行斗争, 我们必须把我们的一切力量捏在一起, 并使这些力量集中在同一个攻击点上, 如果有人对我说, 权威和集中是两种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加以诅咒的东西, 那么我就认为, 说这种话的人, 要么不知道什么叫革命, 要么只不过是口头革命派。”2列宁也指出:“在现代社会中, 假如没有‘十来个’富有天才 (而天才不是成千成百地产生出来的) 、经过考验、受过专业训练和长期教育并且彼此配合得很好的领袖、无论哪个阶级都无法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3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通过联合组建左翼联盟并取得大选胜利, 这一成就令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运动欢欣鼓舞, 4它们的团结合作也必将对各国共产党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

第三, 左翼联盟的获胜有助于“一带一路”倡议在尼泊尔乃至南亚的推进。2 013年,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促进沿线各国经济繁荣与区域经济合作, 加强不同文明交流互鉴, 促进世界和平发展, 是一项造福世界各国人民的伟大事业。因此, 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便获得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欢迎和积极参与。而印度由于其狭隘的地区霸权观作崇, 一直视中国为其最大的安全威胁, 因而从一开始就对“一带一路”倡议持怀疑甚至反对态度, 并对南亚其他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倡议进行阻挠。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在执政时不惧压力, 对“一带一路”倡议都表示了积极响应和公开支持。2016年3月20日—3月27日, 尼共 (联合马列) 主席、尼泊尔总理奥利受邀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 并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奥利在与习近平主席会谈时表示, 尼泊尔致力于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继续推进尼中关系深入发展, 高度评价并愿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期待着加强双方在贸易、金融、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旅游等领域合作, 密切在国际事务中的沟通协调。5在中国人民大学出席中尼“一带一路”智库对话时, 奥利表示:“我们相信沿着‘一带一路’的投资和发展, 必将把‘一带一路’建设成为繁荣之路, 发展之路和贸易之路, ‘一带一路’这一重要桥梁, 可以让我们共同获得发展和成功。”62016年10月15日尼共 (毛主义中心) 主席、尼泊尔总理普拉昌达在印度果阿与习近平主席会见时表示:“尼泊尔视中国为可靠的发展伙伴, 愿同中国发展更加全面的伙伴关系, 积极参加‘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框架下互联互通建设。”7左翼联盟上台后, 鉴于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与中国共产党的传统友谊, 以及出于维护国家利益和平衡印度对尼泊尔影响的考量, 必然会加快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在尼泊尔实施, 这也必将对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孟加拉国等在印度压力下认同“一带一路”倡议的南亚其他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产生积极影响。

四、左翼联盟的未来前景

第一, 能否解决两党面临的理论分歧是左翼联盟面临的首要挑战。列宁指出:“没有革命的理论, 就不可能有被压迫阶级的即历史上最革命的阶级的世界上最伟大的解放运动。”1尽管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两党领导人对合并的可行性充满信心, 但是合并涉及到理论、组织、政治和其他相关问题, 而这其中理论方面的问题最为关键。目前尼共 (联合马列) 以“人民多党民主”作为自己的的思想路线, 主张接受多党政治, 通过和平斗争的方式消灭封建主义、官僚买办资本和帝国主义的剥削和压迫, 逐步向社会主义过渡。2而尼共 (毛主义中心) 以“发展21世纪民主”作为自己的思想路线, 主张通过和平手段但不完全放弃革命道路来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未尽事业, 并为社会主义革命做准备。3虽然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都认同议会道路, 但对待暴力革命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尼共 (联合马列) 副主席高塔姆指出:“除了在少数国家, 暴力革命都没有取得成功。在世界上, 我们属于第三代共产主义运动, 我们能通过参加竞争性民主实现社会主义。”针对高塔姆的观点, 普拉昌达指出, “如果我们回顾尼泊尔的历史, 人民是热爱那些在某个时段拿起武器发动武装斗争的党的。我们看看大会党, 以及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的历史都是如此, 这表明共产党是不能拒绝使用暴力的。”普拉昌达强调:“我并不是说要再次发动暴力革命, 我的意思是在共产主义运动中拒绝使用暴力和拒绝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就会背离马克思主义。”4而对于议会道路, 列宁曾指出:“资产阶级议会制是有历史局限性的, 是有历史条件的。在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国家里, 被压迫群众随时随地都可以碰到这个惊人的矛盾:一方面是资本家的‘民主’所标榜的形式上的平等, 一方面是使无产者成为雇佣奴隶的千百种事实上的限制和诡计。”5对于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来讲, 共产主义政党的原则立场目前还只是停留在党的身份标识层面上, 而对于怎样利用资产阶级民主来实现社会主义还没有在理论上作出明确解释。因此, 如何求同存异, 在马克思主义的框架内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思想路线, 并对未来尼泊尔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作出理论阐释, 将决定左翼联盟以及即将成立的尼泊尔共产党的合法性和持久性。6

第二, 如何妥善处理特莱平原的马迪西人问题将是左翼联盟政府面临的又一挑战。特莱 (Tera i) 在尼泊尔语里的意思是“低洼地、平原”, 主是指夹在喜马拉雅丘陵和印度河——恒河冲积平原之间的低洼地带, 这一地带从西到东沿着贯穿尼泊尔南部。7特莱平原面积约为34, 109平方公里, 约占尼泊尔国土面积的23.1%, 分布着尼泊尔75个县中的20个县, 人口约占尼泊尔人口的一半。818世纪末以来, 由于大量印度移民从印度来到特莱平原开荒定居, 这些印度裔的移民就被称为马迪西人 (Madhesis或Madhesi people) 。1814年11月, 英国驻印度总督赫斯廷斯勋爵 (Lord Hastings) 以边界问题为借口向尼泊尔宣战, 尼英战争爆发。在尼英战争中, 一些马迪西人因对廓尔喀沙阿王朝的残酷剥削和压迫感到不满而站到了英国侵略者一方, 因此马迪西人也被沙阿王朝统治者视为“英国的走狗和尼泊尔的敌人”9。此后历代统治者都延续了对马迪西人的不信任政策, 马迪西人在身份、语言以及政府机构的代表性等方面都受到了歧视。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 随着拉纳家族专制统治的终结, 马迪西人的民族意识也开始觉醒, 马迪西民族主义也由此兴起, 一些马迪西人自己的政党也逐渐形成, 并成为马迪西民族运动的领导力量。在马迪西政党的领导下, 马迪西人的争取民族权益的斗争也由自发走向自觉。马迪西运动的主要诉求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一是在联邦区划中设立两个特莱—马迪西省, 一个从贾帕 (Jhapa) 到奇特万 (Chitwan) , 叫做马迪西省 (Madhes) ;另一个从奇特万 (Chitwan) 到坎昌布尔 (Kanchanpur) , 叫做塔鲁省 (Tharuhat) 。二是选区的划分应该根据人口多少而不是根据地理方位。三是在所有省级机构中实行比例代表制。四是保证所有由尼泊尔籍母亲生出的孩子享有平等的公民权。1上述诉求的核心是实现马迪西人独立建省, 完全自治。虽然马迪西人捍卫自身权益的诉求有一定的合理性, 但是鉴于马迪西人与印度的亲缘关系, 以及印度对尼泊尔所推行的“斐济过程”战略, 尼泊尔各界担心, 一旦马迪西人的上述诉求得以实现, 尼泊尔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就会遭受破坏。因此, 对于马迪西人提出的修改宪法的要求, 尼泊尔主要政党, 特别是尼共 (联合马列) 给予了坚决的抵制。由于马迪西人问题已经成为当前影响尼泊尔政局稳定的主要因素, 左翼联盟执政后, 如何妥善处理这一问题将是其面临的又一挑战。

第三, 如何处理与印度的关系也将是左翼联盟政府面临的难题。尼泊尔位于中印之间, 其地缘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为了防止尼泊尔倒向中国, 操纵和控制主要政党就成为印度控制尼泊尔政局的主要手段。尽管长期以来中国对尼泊尔一直严格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党际关系四原则, 从不插手尼泊尔的内部事务, 但印度却认为尼泊尔共产主义势力与中国有着特殊的关系, 为此竭尽所能对尼共 (毛主义中心) 和尼共 (联合马列) 进行打压, 并支持大会党、马迪西政党上台执政。2015年10月, 尼泊尔大会党主席过渡政府总理苏希尔·柯伊拉腊 (Sushil Koirala) 在印度的授意下, 漠视大会党在此前与尼共 (联合马列) 达成的支持尼共 (联合马列) 主席奥利担任尼泊尔政府总理的“君子协议”, 决定与奥利竞争总理一职。印度的目的是通过支持亲印的苏希尔·柯伊拉腊当选总理以继续掌控尼泊尔政局, 以便在以后的新宪法修订中有利于马迪西人。在左翼联盟组建后, 印度政府还向普拉昌达施压, 告诉他这是一个不好的选择。2随着左翼联盟上台执政, 印度决不会坐视, 它将会操纵尼国内的亲印势力扰乱尼泊尔政局, 并伺机离间和拆散左翼联盟及其组建的政府。由于尼泊尔对印度的经济依赖度目前达到65%以上。两国间年贸易总量约50亿美元, 占尼泊尔外贸总量的三分之二。尼泊尔与第三国贸易进出口货物的约98%要经过印度。燃油等一些关键商品供应, 尼泊尔几乎百分之百依赖印度。3因此, 印度也会利用经济手段对左翼联盟政府进行威胁和干预。加之特朗普上台以来, 出于遏制中国的考量, 美国加强了与印度的双边关系, 确认印度作为美国“主要防务伙伴”地位, 强调要“深化与印度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 支持其在维护印度洋安全和更广泛的地区安全方面的主导作用”4, 这也必然导致印度在干预尼泊尔内政方面有持无恐。鉴于上述因素, 左翼联盟上台后不会贸然与印度翻脸, 如何在坚决维护民族独立、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前提下, 维持与印度的正常关系, 也将是左翼联盟政府面临的难题。

注释

1 2009年1月11日, 尼共 (毛) 与尼共 (团结中心—火炬) 合并成尼联共 (毛) (Unified Communist Party of Nepal (Maoist) 。2016年5月20日, 包括尼联共 (毛) 在内的10个毛派政党合并成立尼共 (毛主义中心) (CPN (Maoist Centre) ) 。

2 "Nepal's Constitution of 2015" (https://www.constituteproject.org/constitution/Nepal_2015.pdf?lang=en.)

3 "Observation of Nepal’s Local elections 2017" (http://democracyresource.org/wp-content/uploads/2017/11/DRCN_Local-Election-Final-Observation-Report_Eng.pdf.)

4 "Results of local elections in Nepal, 2017" (http://nepalresearch.com/charts_tables/local_election_results_2.pdf.)

5 "78%UML, 58%Maoist candidates won polls", My Republica (http://www.myrepublica.com/news/32593/.)

6 "Nepal Observer" (http://nepalobserver.nepalresearch.org/archive/0044.pdf.)

7 "Left Alliance sweeps polls to upper house of Nepal’s Parliament" (https://www.hindustantimes.com/world-news/left-alliance-sweeps-polls-to-upper-house-of-nepal-s-parliament/storyFeaMlgQ5XEBfpv6LukNp2N.html.)

8 章建华:《普拉昌达谋求尼泊尔共产党大联合》, 新华网 (http://m.xinhuanet.com/world/2009-01/22/c12990/469.htm.)

9 "If Nepal Maoist abide by demo norms, UML-Maoists merger possible:khanal", Telegraph Nepal, November 28, 2011, .

10 Hari Roka, "Left alliance bound by democratic norms, no question of dictatorship" (http://election.nagariknews.com/news/29531/en.)

11 "Hu m a n Develop ment Report 2016:Hu m a n Develop ment for Everyone"United Nations Developnet Programme (http://hdr.undp.org/sites/default/files/2016_human_development_report.pdf.)

12 "UN list of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 (http://unctad.org/en/pages/ALDC/Least%20Developed%20Countries/UN-list-of-Least-Developed-Countries.aspx.)

13 "NC unveils election manifesto" (http://kathmandupost.ekantipur.com/printedition/news/2017-11-01/ncunveils-election-manifesto.html.)

14 Ritu Raj Subedi, "Left Alliance’s Poll Manifesto Socialism With Nepali Characteristics!" (http://therisingnepal.org.np/news/20607.)

15 Yubanath Lamsal, "India's hawkish policy in South Asia", The Red Star, Vol.4, No.2, Jan 16-31, 2011.

16 Ritu Raj Subedi, "Left Alliance’s Poll Manifesto Socialism With Nepali Characteristics!" (http:/therisingnepal.org.np/news/20607.)

17 "UML-Maoist to unite on April 22" (http://kathmandupost.ekantipur.com/printedition/news/2018-03-12/uml-maoist-to-unite-on-april-22.html.)

18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 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412页。

19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 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第375-376页。

20 《列宁选集》第1卷, 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第401页。

21 "Welcome the Victory of Left Alliance in Nepal" (http://cpiml.org/report/welcome-the-victory-of-leftalliance-in-nepal/.)

22 《习近平会见尼泊尔总理奥利》, 新华网 (http://w w 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3/21/c_1118397661.htm.)

23 《尼泊尔总理首访人民大学:“一带一路”让全球受益》, 环球网 (http://world.huanqiu.com/exdusive/7016-03/8751658.html.)

24 《习近平会见尼泊尔总理普拉昌达》, 人大新闻网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6/1016/c1001-28781284.html.)

25 《列宁专题文集》, 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第298页。

26 刘洪才主编:《当代世界共产党党章党纲选编》, 当代世界出版社2009年版, 第100—101页。

27 "UCPN-Maoist's Views On The World:Yuba Nath Lamsal" (http://www.gorkhapatraonline.com/trn/op-ed/367-ucpn-maoist-s-views-on-the-world-yuba-nath-lamsal.html.)

28 "Senior leaders divided over use of force in communist movement" (http://www.myrepublica.com/news/11916.)

29 《列宁选集》第3卷, 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第601页。

30 Dr.Narad Bharadwaj, "Left Ideological Vacuity" (http://therisingnepal.org.np/news/21685.)

31 Jason Miklian, "Nepal’s Terai:Constructing an Ethnic Conflict", South Asia Briefing Paper#1, PRIO Paper, 20 July 2008, P.4.

32 Bishnu Raj Upreti, Suman Babu Paudel, SafalG himire, Ignored or ill-represented?The Grievance of Terai-Madhes Conflict in Nepal, Adroit Publishers, New Delhi, 2012, P.12.

33 J.K.Goait, "History of Tarai in Nepal", Nepalese Rule in Terai (Https://madhesi.wordpress.com/2007/04/04/history-of-terai-in-nepal/.)

34 "The Secret to Resolving Madhes Andolan Ⅲ Demands" (http://www.madhesiyouth.com/opinion/secret-toresolving-madhes-andolan/.)

35 Nandalal Tiwari, "Prachanda Taking Another Stride?" (http://therisingnepal.org.np/news/21855.)

36 《尼新总理访问中国签大单印媒:我们正失去尼泊尔》, 中华军事网 (http://military.china.com/important/11132797/20160327/22314735_1.html.)

37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https://www.white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17/12/NSS-Final-12-18-2017-0905-2.pdf.)

左翼联盟; 尼泊尔大选; 印度;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18.03】老挝人民革命党意识形.. 下一篇【2018.02】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